講完啲傷感既野,分享返一啲比較奇情既故事先,雖然個故事講出黎好似好假咁,但大家都可以當我呢個講故佬吹下水就得。
 
早幾年我有玩大陸一個電話遊戲叫做王者榮耀,我諗好多人冇玩都有聽過啦,簡單啲黎計就係LOL既簡化手機版。本身我對呢類遊戲興趣不大既,但自從有一次有個大陸女仔飲完野之後叫我玩我就有啲入坑,係當年都可算係風靡全國既遊戲黎。我份人就比較爭強好勝,人大左呢種驕矜之氣先叫收儉返少少,但當年細個要打就打到最高段位,啲隊友垃圾就捉撚住佢黎屌。
 
有一日,打完一局之後發現有人想加我做好友,我第一反應就係唔知邊條契弟俾我屌完黎尋仇,通常我都係reject然後上一頁既。不過今次唔同,第一,佢第一句唔係NMSL而係話我打得幾勁之後可以一齊玩。第二,佢係一個有icon既女仔,望落都係一個食得落既少女樣,個名叫Candy,我呢啲淫魔就梗係accept啦,之後果三兩日都有keep住帶佢玩,唔係我自吹自擂,起碼我實力叫做OK先,都係贏多輸少既。
 
緊接黎果日,我公司有張單瀨左野,我老闆第二日就踼我上去工廠救亡。睇撚住班撚樣做,唔好俾佢地再出錯同蛇王,平時我會幾開心既,不過今次果個地方我知道鳥不生蛋,落火車都仲要坐2-3個鐘私家車入去,都唔好諗有冇野玩,有冇野食有冇網上都成問題啦屌,仲叫我去成4日,第一時間應該google人類不吃不喝可以生存幾耐先?唔係返到去連google都冇得你上。
 
果晚返到屋企,收搭行裝,同女朋友講聲,呻幾句就把握時間打兩舖機,唔係都唔知幾時先有得玩。一online,Candy就拉我叫我帶佢,我邊打就邊同佢講
 




「你要珍惜現在的機會呀,明天我要到湖南出差,可能網都上不了,帶不了你啦」
 
「你要去湖南哪裡啦?我是湖南人呀」
 
「好像叫郴州吧,我也不太記得了,沒去過」
 
「真假?我是在郴州的呀」
 
「有那麼巧嗎?聽說下火車還得兩個多小時的車才到?」
 




「差不多吧,其實也沒多遠」
 
屌咩,我屋企樓下就黨鐵,你叫我點想像落左火車再坐兩個幾鐘車叫冇幾遠?
 
「不過郴州也挺大的吧?」
 
「那也是,你明天要去哪?發我看看吧」
 
「XXXXXXXXXXX」
 




「那就離我不遠呀,好像才十公里左右吧」
 
我第一反應係十公里唔遠?唔知的士跳幾多次錶呢,你黎香港搭次的士就知十公里有幾遠。不過都覺得幾有緣,全中國咁大咁多工廠,而我好日都唔會加一個網友,點知原來我就係要去佢果頭做野,可能真係整定。
 
「那我們可以約一下呀,吃個飯喝個酒打打遊戲,你要上班嗎?」
 
「嗯,也不是不可以呀,我賣衣服的,時間也比較自由」
 
「那加個微信吧,明天到埗再說」
 
「好的,XXXXXXXXXXX,你加我吧」
 
忽然之間我有對呢次出差由反感變到有啲期待,唔知Candy係咪真係會應約呢,孤男寡女係咪真係打機呢?佢又會唔會叫埋佢啲機友出黎呢?
 
晨早出發,搖完火車再搖兩粒鐘的士,終於到左目的地,去到工廠第一時間就巡視下先,個sales就醒呀,知道瀨左野就話屋企有事唔得閒招待我,叫左個工程師黎同我研究點補飛。而佢最醒既係,佢搵左個廿幾歲既女工程師黎同我partner,咁,有好多地方可以「深入交流」架喎。




 
而大陸出差,第一件事當然係食飯,好在果個小城市都仲算有啲人煙,市中心幾條大街貫穿,都有幾間望落似樣既中菜館,佢揸車帶我去其中一間,坐低就梗係煙同菜單即時奉上。
「煙就不必了,我不抽煙的,湘菜我都喜歡,一個干煸四季豆,一個水煮牛肉,其他你點吧,不用點太多,我胃納不大」
 
「好的言總,那我看著辦,沒想到你不抽煙呢」
 
「別叫言總了,挺尷尬,我們看起來差不多年齡,你叫我阿言就好了。怎麼啦,我看起來像個老煙槍嗎?」
 
「沒有沒有,就是你們應酬通常都抽煙嘛,我在深圳打工的時候看到都這樣。」
 
「我是個例外吧,我也經常跑深圳,他們看我都像個怪咖一樣」
 
「你是常去深圳出差?」
 
「一半一半吧,會去酒吧」




 
「我們以前下班的時候都會去,喜歡玩嘛,但氣氛當然跟你們市內的沒的比了。你喜歡喝酒要不我們現在來一點吧?天氣冷,暖暖身子。」
 
呢個女工程師叫小露,都幾好吹,認真望下佢個樣,有啲似梁靜茹,及肩長髮,望落都係二十幾未到三十。原來佢係本地人,細個果陣貪玩嫌呢個小城市悶,要去深圳打拼下,鍾意玩又鍾意蒲,不過到左咁上下年紀 (大陸好早催婚) 就俾屋企人叫左返黎鄉下相親結婚,啱啱先黎左呢間公司做冇幾個月。由於佢係做工程,唔多接觸客,我係佢第一個要湊既客人,仲希望我多多指教佢。Well,我都想你多多包含我呀……
 
可能佢真係唔太識湊客,我話左我細食,佢竟然叫到六餸一湯,兩個人食……間餐廳啲野平都唔使咁離譜既其實。席間我地都有隊下啤酒,公事冇乜點講,私事反而就有交流下,比如話佢其實唔想返黎呢個地方,鍾意玩鍾意係深圳呢啲大城市,生左兩個小朋友但同老公都冇咩感情,為結婚而結婚,為生仔而生仔,一切都好似係跟住人地安排咁。我都有安慰下佢,btw,一見面你就同我講你地夫妻關係唔係咁好,唔通你……
 
之後我地就返工廠做野,我同Candy講話我已經係郴州,問佢今晚係咪一齊玩,佢就覆我問我想做咩?下,我想屌你塊閪呀,你出黎啦好冇呀?唔通咁講咩屌,咪話識個朋友,食下飯飲下酒打下機咁,面對面玩有feel啲嘛。字裡行間我感覺到Candy係有啲顧慮既,又想見下我,又驚我對佢做咩咁,不過最後佢都應承左我今晚出黎。
 
我係工場做到晚飯時間,正當我想同佢地講今日到此為止,明天再續既時候,小露就搶左我句對白,仲話同我好好傾,宜家帶我去食飯再繼續傾下閒計,好耐冇人陪佢傾計啦,晏晝果餐就話一陣仲要做野,宜家就可以飲多少少都唔怕。嘩,心急人上咩?問題係我得一個人,係陪少女Candy定係少婦小露好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