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既我就係會揀搵Candy既,有機打有女媾仲有青春肉體。不過,樓主有人妻控,我個人一向奉行工作時工作,今日我係黎出差既,同supplier食飯都好正路,打好啲關係都更便利我工作,所以我就欣然接受小露既邀請,佢又帶返我去下晝果間飯館,食飯果陣佢解釋話呢度佢都黎過幾次,因為佢既小朋友係樓上參加興趣班。我今次提醒多次小露,我地得兩個人食飯,真係唔使叫咁多餸,食唔哂真係好浪費,佢都有吸取到教訓,減到為五餸一湯……
 
同時我都send message俾Candy,同佢講我有工作應酬,可能要夜少少先OK,問佢介唔介意定係聽日先再約?出乎我意料之外,Candy話夜啲都可以,我做野要緊,加個分先,幾體貼。
 
食飯果陣我同小露都不停碰杯,佢講左好多佢自己既事我聽,佢話佢細個果陣比較叛逆,唔鍾意行屋企人安排好比佢既路,覺得唔甘心困住係呢個小城市,所以佢就算去深圳打工都係偷偷地走,係深圳做過唔同野,侍應呀、廠妹呀都有,做廠果陣因為太苦悶,成班女工會去酒吧飲酒,做女人就係呢度好,去飲酒真係化妝品錢同車錢,其他根本就係男人俾哂,免費娛樂咁滯,所以一個星期都一兩次起跳,其實同我都有得fight。
 
「可是慢慢久了而後,也沒什麼好玩了。離家久了,都會想家,剛蹓出去的時候爸媽肯定都要氣死了,後來也看開了,逢年過節都會發訊息打電話催我回家相親,說要介紹男人給我。有一年是實在想爸媽了,就回來一趟,他們硬是把我拉去相親,對方剛好是我一個舊同學,也算是青梅竹馬吧,挺老實的,那麼有緣份,我腦子一熱就從了他」
 
「他也不是不好,就是有點兒木納,沒什麼浪漫激情吧,再說那麼久沒見面,再遇上就是結婚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愛。如果讓我從頭來一次,我猜我不會選擇結婚了,老娘以前出去玩的時候沒幾個人追嗎?唉,想多了都是淚,後悔呀」
 




講真,都係一啲好成日聽到既故事,現代版盲婚啞嫁。不過咁,出去玩多人approach,都係猴住你塊西姐,又唔使諗得太美好。我話
 
「這哪有的後悔了,孩子都兩個了,難道帶著孩子離婚嗎?不就更累嗎?這種相親然後結婚我個人覺得挺不好的,能有多了解一個人?難怪現在大陸離婚率那麼高」
 
「是呀,現在精力和生活都專注在孩子身上了,他爸的事兒就算了。你們香港那邊好像都挺晚婚的吧?你結婚了沒?」
 
「還沒呀。好奇問一下,其實你覺得不愛那怎麼又弄了兩個娃出來啦?」
 
「那兩夫妻難道不做嗎?生孩子這事兒也是看緣份,沒想到那麼容易就中了,可能是天意吧」
 




「像你說的,這都是注定的呀,平淡生活也有幸福的地方」
 
「是的,可是哪個女人不喜歡浪漫?不想有一點生活激情?」
 
屌,和地方媽媽激情對話?說穿了就係爛玩從良嫁個老實人之後空虛寂寞凍。潮文話齋,做好男人都幾蝕底,啲女人將青春肉體俾MK仔玩夠之後就搵你埋單,得到既只係一個被玩弄透既肉體,付出所有金錢,而佢心中最重要果個都唔會係你。
 
飽餐一頓之後,由於小露都飲左唔少,佢冇開車,打的送我返酒店先,我叫佢返到屋企話聲我知,一個女仔飲完酒點都有少少危險。係車上面果陣我已經send左message俾Candy話我OK啦,佢問我地約去邊度好,但我識撚呢啲窮鄉僻壤有乜鬼咩,Candy都未諗到,就叫我send個地址俾佢,佢過黎搵左我先。
 
我返到上房執一執個儀容,噴返少少古龍水,電話就響啦,兩個訊息,第一個係來自小露既,純粹係報平安,同話我一啲都唔似客戶,之前assign佢帶我睇廠果陣佢仲驚自己handle唔到,或者我會係一個麻煩客,點知同我相處好似朋友咁,仲咁有風度。我心諗,呢個人母看似簡單又幾唔簡單咁,我草草覆左「哈哈,這客套話我愛聽,明天見吧,早點休息」
 




然後就係Candy既message,佢馬上就到我酒店,我就動身落樓。一落去已經見到一個女仔係門口,我記得佢係著住一件淺粉色既冷衫,下身黑短裙黑絲,面珠紅紅咁唔知係胭脂重手左定係凍到咁。我直接行去佢身邊
 
「Hi Candy」
 
「呀,你好呀,你就是阿言嗎?」
 
「是的,跟微信頭像不像嗎?」
 
「有一點吧,你照片看起來比較嚴肅一點」
 
「沒辦法呀,我看起來不正經一點那生意就可能不太好談了,人家看我不成熟沒經驗的還不欺負我嗎?」
 
「那也倒是,難怪你普通話這麼好」
 
「不敢當,就是平常說的比較多,還是挺多字不會念的」




 
「已經很好了,我還怕不知道怎麼跟你溝通,聽說香港人都不會說普通話」
 
「哈哈,要是我像古天樂那樣你怎麼辦?」
 
「會很尷尬吧哈哈」
 
「那你現在打算帶我去哪兒玩了?」
 
「這附近我也不太熟呀,本來想去行面走走逛逛,可現在外面好冷哦」
 
「是呀,我中午來的時候也沒那麼冷,這裡早晚溫差好大呀,還好我剛從房間下來挺和暖的」
 
「你倒是暖,我都快冷死了」
 




「要不在外面便利店買點小酒再去我房間打遊戲吧,這麼冷的天還是室內比較好」
 
「嗯……好吧」
 
咁,天口真係凍丫嘛,天寒地凍果度又鳥不生蛋咁,夜媽媽得果幾度係條街鳩行咩?上房就最理想架啦。我地買左啲啤酒如同小食,然後就上房。
 
「你這房間挺不錯的呀」
 
「工幹的人怎麼可能虐待自己呢,反正又不是自己出錢,剛買的吃的喝的肯定也是算公司的啦」
 
「真好,等下還有想吃的就讓你去買」
 
我心諗,仲有等陣?咁睇黎今晚有啲野玩喎。不過咁樣,人地啱啱上到黎,唔通即刻就叫佢除衫除褲抬起個屎忽俾我屌咩,應該有咩理由水佢落疊好呢?咁我地就開左兩罐啤酒,閒話家常下先啦,佢都係問下香港到底係咪真係電視咁樣,屋企係咪好細,係咪唔結婚,係咪好討厭中國呢啲十個有八個會問我既問題。飲左酒之後,Candy塊面再紅左少少之外,完全冇反應喎,身體語言同接觸都令我感受到氣氛唔啱,到底點先可以再進一步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