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讀者喜歡此故事,希望你能正評+留言,或到penana點「喜歡」,謝謝你的支持!
 
https://www.penana.com/story/90093/輕鬆-校園-只有一年回憶嘅高中生涯
 
==================================

2章 – 放假放到唔知醒
 
(2020年)
 




我係胡耀輝,牛頭角政府津貼書院中六理科班,距離DSE仲有…只係剩番幾個月。
 
鈴鈴──鈴鈴──
 
「乜春呀?」
 
鈴鈴──鈴鈴──
 
「嗯?朝早啦?瞓多陣先啦…」
 




拍熄咗鬧鐘,我又走番上床瞓。
 
嗶嗶嗶嗶──
 
鬧鐘響完就到電話。
 
邊撚個咁早打俾我呀?真係甲乙丁架喎。
 
「喂…?」我瞓到十下十下咁應聽電話。
 




「喂輝記,未瞓醒呀?」
 
晨咁早最臭寸嗰個打俾我,做乜春呀?
 
「屌…書銘…想點呀…?」
 
「又話溫書,仆你個臭街,就快DSE啦!仲問我想點。」
 
咦,係喎,今日約咗溫書,怪唔之得較咗咁早嘅鬧鐘!
 
「我好心俾morning call你,仲問我想點。」
       
「唔知醒呀。」我打住喊露講。
 
「你琴日好夜瞓呀?」




 
「唔係好夜啫,三點。」
 
「嘩,三點都叫唔夜?!過幾個月考DSE入試場啦!你咁嘅樣點入呀!」
 
「屌,咁多年嚟我都係咁架啦。」
 
「唔理你,你今日快啲出嚟,唔係你以後都唔好嚟。」
 
「得得得,而家換衫。」
 
眼都未擘大就俾人屌,真係唔開心。
 
「原來就快DSE,我琴日仲玩到咁夜,過幾個月點算…」我對住琴日未撕嘅日曆嘆咗一口氣。
 




唉,唔理啦,見步行步,不嬲都係咁架啦。今日有進步架喇,咁早起身。
 
「雖然要friend morning call 先起到…」
 
屌,起到咪得囉,諗諗諗,陣間大把嘢要諗呀。
 
我攞咗幾本書、文具,放晒落袋就出發。
 
今日,係最後一個中學冬天嘅一個早上。
 
==================================
 
兩年前,我哋學校牛頭角政府津貼書院無啦啦話停課,我仲好記得收到消息嗰日我都係遲到,嗰日好朋友書銘同我講「聽日你唔會再遲到啦,因為全港停課幾個月」,我梗係好開心啦,終於唔洗日日同鬧鐘戰鬥、日日企喺學校門口俾人捉遲到罰企,仲可以玩幾個月、日日夜瞓唔洗擔心。
 
點知,個假期愈放愈長,由本來嘅兩個月,到半月、一年、兩年,其實中間都唔係完全冇番過學嘅,番幾日又停成個月咁囉。番吓又停吓,完全冇咗原來番學嘅感覺︰例行公事,但係好似厲鬼咁追住你唔放。而家係以前好想嘅無限放假狀態。




 
爽嘅嘢,一直爽落去,就唔會覺得係咩一回事,好多friend甚至想攞苦嚟辛、想番學。以前,我好憎拎起書包,覺得學校好無聊、好乞我憎,我會搵一萬個理由去遲到逃課;但係今日,如果有人問我︰仲憎唔憎學校,我諗我未必答得出,或者,我會答其他嘢。
 
「嘩輝記,乜咁早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