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讀者喜歡此故事,希望你能正評+留言,或到penana點「喜歡」,謝謝你的支持!
 
https://www.penana.com/story/90093/輕鬆-校園-只有一年回憶嘅高中生涯
 
==================================
 
3章 - 終於到手嘅無盡假期
 
嚟到老同學──光秀屋企,主人家應門,佢一開門就潤人。睇住個男人名就以為係男人?鄭家純、李彩華呢啲名都好女人吖,你諗到邊個?
 




「平時呢個時間你起咗身未?」
 
「梗係未喇,我日不上三竿不起床呀,爽手開門啦!」
 
「係嘅!」光秀向我salute。「難得輝記早起身,我要快啲開門!」
 
咔啦啦啦啦啦───
 
「終於可以除口罩。」入咗門口,我即刻洗手除罩。「其實到今日都未慣。」
 




「成兩年喇,仲未慣。」另一個朋友,皮蛋講。
 
我︰「行多兩步路都覺得焗,勁辛苦。」
 
皮蛋︰「開頭真係唔慣嘅,成兩年,乜都慣喇。」
 
「其實我最唔慣係冇得番學。」今日最後一位書友,麗連食住百力滋講。「明明呢個時候最應該搵搣時阿sir教架嘛,而家又唔俾番學,乜都要自己諗,每日得下晝嗰兩個鐘有Google meet俾同學問嘢,夠鬼咩;對住部電腦問,邊有心機呀?Mewe,Facebook,IG一有嘢睇,個心唔知去咗邊。」
 
皮蛋︰「熄電腦咪有心機囉。」
 




「熄電腦點問呢?」
 
「…」皮蛋俾人收咗皮。
 
書鉻︰「阿皮蛋,你係咪食得多蛋膽固醇塞腦呢?不如食豬腦啦,以形補形。」
 
皮蛋俾人一句KO,又俾書鉻補多一腳,即刻面紅耳赤。
 
「同你哋班撚樣講︰我叫Peter,唔係咩皮蛋呀!」
 
聽完皮蛋條友九唔搭八,溫書枱傳嚟零聲笑聲。
 
咁先係中學架嘛,但係上一次咁樣有講有笑,竟然唔係琴日或者上星期五,而係好幾個星期前嘅溫書會。唉…我發現高中生涯,冇乜同同學Hea埋一齊嘅時間。如果唔係我哋五條友由中一就識,我諗都冇咩可能有知心朋友。有冇諗過︰插班,或者年年都調一次班嘅學生,今年畢業嘅時候有冇朋友寫紀念冊?
 
或者可以先問︰今年香港學生仲有冇機會寫紀念冊?




 
唉…點解中學生涯變成咁?
 
「屌你哋,趁啱啱瞓醒有精神,爽手做多幾題past paper啦!」
 
最正經嘅光秀一句喝令,我哋乖乖埋枱做嘢。
 

 

 

 
鈴鈴──
 




較好咗嘅做卷鬧鐘響起,五條友不斷發出疲倦嘅嘆息。
 
書鉻︰「正午時間,叫嘢食先。食乜撚嘢好?」
 
我︰「咪又係外賣,唔通而家有堂食咩?」
 
書鉻︰「有吖,落唔落去吖?」
 
我︰「肺炎咁勁,廢事,外賣算啦。」
 
而家出街食個飯都要左諗右諗,唔係諗食乜呀,係怕中病毒呀!萬一中咗,唔洗考試啦!
 
麗連︰「銘哥,靠你落柯打啦!」
 
「好嘅,我幫你叫雞子。」




 
麗連掘咗書鉻一眼,一男一女打情罵俏咁樣。
 
「大鑊喇,好多唔識呀…」皮蛋趴喺枱上面呻吟。
 
麗連︰「我都係呀,點考DSE呀?我唔想retake呀!」
 
「邊度吖?睇過?」成績最好嘅光秀自薦小老師,湊個頭埋去。
 
麗連︰「成頁唔知點填,搞唔掂呀!」
 
「我真係好想番學校,有個老師督促吓、鬧吓自己、我駁完嘴又教番我,你話幾好。」皮蛋望住半空,幻想緊有老師喺身邊係幾咁幸福嘅事。「而家每日做乜都係靠自己,都唔係考讀書能力嘅!」
 
「唔考讀書能力?你唔好讀吖!」我揭咗頁書講。
 




麗連︰「係考自學能力呀!而家度度都閂尻晒,搵邊個教呀?」
 
我︰「食自己囉,咪又係咁讀。」
 
「個個都係光秀嗰啲人咩?自學一啲都唔易囉唔該。」皮蛋塊面黑咗一下。「輝記你識咩?求先份卷你識做吖?」
 
皮蛋一手搶咗我份卷,揭咗兩頁,笑淫淫咁嘅嘴望住我。
 
「你個死基佬,對住我笑做乜撚!」
 
「你咪又係唔識,收皮啦!求先叫我『食自己』仲以為你好掂。屌,嘴炮。」皮蛋將份卷打落枱面講。
 
我︰「唔識就唔識架啦。」
 
「咁又係,輝記一直都係咁嘅成績,佢嚟讀書會已經好難得。」光秀同佢哋一齊笑我。
 
我︰「喺屋企溫唔入腦呀,喺學校仲好啲啲。」
 
「咪就係咁囉。永遠留喺屋企,圖書館、自修室、學校,乜春都閂晒,對住部電腦同四面牆,要溫書又冇得落街,鬼有心機溫咩?」麗連四圍望光秀屋企。「咁舒服,又有床,又有電視電腦,電話一響,個心唔知去咗邊;仲要得自己一個喺屋企,做乜都得啦。」
 
「你諗咩吖?」聽到麗連有弦外之音,光秀好似想澄清。
 
「你話呢?一個女仔,日日喺屋企,叫邊───個男仔上嚟都冇人知啦,你哋話係咪?」
 
皮蛋同我都點頭。
 
有位做你,你仲唔死?呢啲位真係女人問女人先有戲睇!
 
麗連︰「咁有冇啫?」
 
光秀︰「咩有冇呀?唔明喎。」
 
麗連︰「仲扮,有冇男仔上過嚟吖?」
 
「你仲問!」光秀作勢想打人。
 
「即係有啦!估唔到光秀都係咁嘅人。」麗連揞住半邊嘴大聲講,成條死八婆咁。「我成日聽︰網課啲學生有時間就一男一女入房,原來身邊已經有一個咁嘅人。」
 
呵呵…光秀表面斯文,內裡open,原來係「Semen人」!
 
「鬼有咩!你個『麗Lin』收爹!」
 
呢個稱呼麗連最憎,佢都唔明父母點解幫佢改個咁嘅名。
 
「屌你,又咁叫我!」麗連行埋去揞住光秀把口。
 
「麗Lin麗Lin!」光秀死命咁擰頭避開麗連隻手。
 
「講!個男仔邊個嚟!」麗連拎起支筆威嚇光秀。
 
呢個我都想知喎。
 
我︰「我哋識架?」
 
光秀︰「男人收爹!女人講嘢,男人聽嘢!」
 
嘩,惡撚到呢。
 
光秀︰「我邊有呀,你個麗Lin唔好亂講好唔好?陣間傳咗出去我點算?」
 
你咪跳落黃河囉,網課時期玩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一早出晒名啦。
 
「我今日要搵到入光秀房嘅男人嘅線索!」麗連跑咗入去光秀間房。
 
「喂!」
 
光秀追咗入去,兩個女仔喺間房入面,真係有啲唔恰當嘅幻想。
 
「喂吖!你上我張床做乜呀!」隔住面牆,光秀好唔滿意咁大叫。
 
「怕咩啫,我都成日上架啦!你咪又係成日上我屋企張床!」
 
兩個女仔,成日上對方張床…
 
「喂!唔好摷呀!裡面…」
 
裡面…?裡面有咩?
 
我慢慢行埋去房門嘅時候,打咗好耐電話嘅書銘終於番嚟。
 
書銘︰「光秀呢?」
 
「同麗連喺床上面玩。」我指住房門講。
 
書銘︰「玩?玩咩玩到上床吖?」
 
我都想知吖,正想去睇。
 
「喂,光秀,你呢度早幾日強制檢測過咩?」書銘敲門問。
 
「咩呀?」只係打開一條小門罅,光秀衣衫不整,個頭又亂晒咁探頭。
 
「啲外賣佬話呢度強制檢測過,唔送呢度喎。」
 
嘩屌,呢度封過樓?!
 
「晨早解咗封叫佢收皮啦!叫佢送落樓下!」
 
呯!
 
閂埋門,光秀又同麗連喺床上面「玩」,玩到兩個人喘晒氣。
 
原來網課期間係玩呢啲,第一次見。
 
我望住皮蛋,兩個不知所措嘅臉孔終於搵到知音。
 
「點睇?」好似惺惺相惜,我主動問。
 
「我…」皮蛋抖咗一大啖氣。「好想入去join!」
 
「皮蛋…」我都抖咗一大啖氣。「不如你照吓鏡先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