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秋,一個年輕的唱片公司職員來到檳城牛干東街一隅的一個小酒吧,老闆正清理着此前所收藏下來的唱片,年輕人對其一面狐疑,問道
:「把這些唱片翻來翻去幹嘛?」
老闆冷冷一句:「生意不好,執了吧!」
他來到一堆唱片前,赫然發現一張印上一個身穿灰黑色綢緞可巴雅的女子浸在玫瑰池裡,似是正沈思着,甚至像是溺斃封面所裝著的唱片,可搜來搜去也找不到唱片名稱或歌曲名字。
「老闆,這張唱片可以借給我播放一下嗎?」
「隨便。」老闆只是撇下一句
他將其放在唱碟機上,針子剛落,沙沙聲中,
起伏不定的女中音歌聲配上平緩的西樂,可說是揉合了殖民地色彩,頃刻縈繞了整個酒吧,而他亦被這首悠揚的歌曲淪陷。

此刻,他毫不猶豫地提問道:「我想收購這張唱片,可以嗎?」




老闆此刻怔了怔,語帶躊躇道.
:「你想收購?最少也要1000元令吉!」
可年輕人卻逕自的撇下了1000元在吧桌上,並道:「成交!」
老闆愣住了,不曉得他的打算,還是對他笑了一笑
年輕人回到唱片公司,再次播放此唱片的歌曲仔細的聆聽一遍,裡面的女歌聲是以越南語所唱出的,其涵義卻他感到費解,他再次嘗試翻找封套跟唱片上的女歌手資料,可除了封套右下角的18號碼便沒有其他文字了。

驟然間,另一個男人朝着年輕人面前衝來,語帶驚喜的匆匆一句:「大件事了!剛剛你播放的那首曲子傳到了好幾個顧客耳中,他們異口同聲詢問那首曲子的名字!」
年輕人只是冷冷一句:「我也不知道,封套上是沒有寫上任何文字,除非他們願意為我翻找一遍吧!」並把其封套塞在他手裡

男生回到櫃檯前,面對眼前一班客人的質問,只好答道




:「我也不知道。」而他踟躕着為何他們會對此曲猶感好奇之際,有位中年女子奪過封套道:「這不就是30多年電台所播出的第18首歌曲嗎!它可是唯一一張沒有出售的唱片,為何會在你們手上?」
「我也不知道,只是經理把這個封套給我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