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起1964年澳門荷蘭園的一個雲吞麵檔,在熬出湯煙的繚繞下,一個眉目清秀,泛白的皮膚透了點紅潤,身穿汗衣短褲的女侍應哼着小調遞着餐。

  此刻,一個皮膚黝黑,五官端壯,濃眉大眼,綁着髮髻的年輕男子迎入她的眼簾,並坐在距離出口最近的一個座位,當女侍應走上他跟前,可他卻只是冷冷一句:「一碗細!」未幾,一碗讓人垂涎的雲吞麵端在他桌前,他拿起筷子便狼吞虎噬下去,並撇下了2塊便轉身匆匆離去。

   可在他離開之際,卻掉下了兩張樂譜在地上,女侍應逕自的把樂譜拾起來並細閱一番,譜上並沒有寫下任何標題,只有在左上方寫著18這個號碼,此刻她踟躕了,又見到那個男子身影尚未消失,她亟欲走上前把樂譜還給他,可她卻憂慮着男子會否一聲不吭,粗暴地把譜子搶回,只好悄然尾隨著他。

   
  大堂,一幢以灰磚搭成,並配上綠窗門的大教堂,門前一班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和戴上黑色頭紗的女人們,羣在一堆,不是搭訕就是小酌一口香檳。直到正門大開,那羣人魚貫般步入聖堂,其中一位名叫利雲白是兼職醫生的年輕修士,懵懂的他走到聖水池前把食指沾濕並在胸前,額前和肩膀劃上十字聖號。此前,那個從雲吞麵檔來的男子亦來到了聖堂,他瞟了利雲一眼,轉身進去。

   這是一埸隆重的葬禮,死者是少將,一位土生葡人,在安魂彌撒完結後,與會者簇擁而至的圍在少將棺木前,籍此機會見他最後一面,只有那個男子逕自的步出聖堂,來到前地之際有位主持葬禮的神父截住了他,把一杖基督十字勳章塞在男子手上隨之轉身而去。男子盯了勳章一回兒把它塞進褲袋裡。





    而女侍應冗自站在教堂旁的樹邊等候著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