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再次走入風順堂,踱步朝向至聖所,並赫見祭壇上擺放著一碗放滿無醇面餅的金砵子以及一杯紅酒,在好奇心軀使之下悄然拿了一塊並放入口中,此刻味蕾中的面餅頃刻融化為汁液,如此獨特的麵餅,她再次拿了好幾塊,打算大快朵頤,孰料,在她身後傳來了一句「你在幹嘛!」的男子喊叫聲,她擰頭看,一羣身穿白色蕾絲長袍的輔祭們圍著她,她怔了怔,其中一個青年更面目猙獰的指著她道:「妳現在褻瀆上主,妳認嗎?」女孩愕然一句:「甚麼褻瀆上主?我可不知道你們在說甚麼?」
「妳還不敢認!」青年把她推倒在地上,並把香爐裡的乳香料燙她的頭髮,再用鞋低壓著她的後脖,至使她只能夠面向耶穌的聖像,而站在身旁的輔祭們不是鼓掌叫好就是緘默,而青年亦再次質問她一句:「妳現在肯認了吧?!」女孩想開口之際,身後又傳來了一句:「我不認」的男子喊叫聲,他們轉身一望,就是那個曾經制止女孩拿提子餐包的男生,他面帶著弔詭的笑容上前對著青年道:「這麼好玩的『絕罰』遊戲,為何不邀請我一份?」青年回道:「團長,誰叫你遲到?」
「但,這還是不夠刺激呢!」男生笑了一笑,從褲袋裡抽出9根香枝,隨之在附近燭台燃點,然後將其中3根遞給青年,「你想幹什麼?」青年問了一句,並接過香枝,而此刻男生卻猛然地把他推到在地,踎在他面前,燃點的香枝托著他的下巴道:「很好玩吧!你也應該來一把!」燒燼的檀香成為香灰,並燙傷了他的雙手,當他想站立之時,男生利用其餘6根香枝來拍打他的後脖。
女孩緩緩站起來,並倚在柱子旁目睹眼前的這埸「遊戲」,而此刻男生轉身望著她,對她喝道:「還站在這裡幹麼?難道妳也想跟他一樣?!」女子怔了怔,趁著青年尚未站起來便逃知夭夭

陌生男子就是修生利華,他將男生過往的一切向女子娓娓道來,女子亦在好奇心驅使下洗耳恭聽。
「那個男生,可説是一個魔鬼!」
「甚麼?」她愕然一句
「妳應該記得七年前他怎樣對妳呢!乳……香燙頭之類的!」
女子卻冷冷一句:「哦!已經是前塵往事了,何必再提呢!」




利華笑了一笑到:「但人家可不是這樣想呢!自從團長這樣對付他以後,心裡卻是如此不忿,怎會說了算!」
「那麼他現在怎麼了?」女子懵然問道
「我可不知道,不過你還是小心點好,怕他會有甚麼報復呢!祝你好運!」利華説完便轉身離去
此刻,黃經理握著女子雙手,溫柔的一句:「不要緊,若果妳再次遇上他,就算再忙,我也必定會保護妳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