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清晨,一個十歲女孩來到一幢名叫「風順堂」的教堂裡,她環望四周,驟然間,一股麵包香,好奇的她隨著香味來到教堂旁的一個小屋,眼前是一個個剛剛出爐的提子麵包,她逕自的納了一個,卻遭一個生硬的男聲「喂!」了一句攔下來了,她抬頭一望一個身穿蕾絲邊輔祭袍提着乳香爐的男生,隨之他猛然地扯著她的手臂並將她撇到一旁,女孩既愕然又驚慌,問了一句:「你想幹嘛?」男生只是冷冷一句:「這些麵包没有你份兒!」此刻女孩的怒意湧上心頭,悻悻然從男生手中的香爐奪去並把它摔下,此刻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位輔祭喝道:「你竟然毀壞上帝的聖物!不怕遭天譴嗎?」女孩指着他們便歇斯底里一句:「怕甚麼?你們不給我麵包就是魔鬼!全部都是!」,隨之泣著轉身而去,男生一直緘默地凝視著她......

爾後下午,她回家之際,住在她旁的一個鄰居男孩來到她面前道:「你餓了吧!」隨之把一個麵包塞在她手裡,女孩愣了愣,哽咽一句:「這.…不就是我最想吃的提子包?……難道……你……」男孩笑了一笑道:「聽說你喜歡吃,刻意買給你的,不要再去風順堂吧!」女孩會心一笑,再回眸這天早上與輔祭男生的對峙無疑有種天堂與地獄的感覺。

「黃經理,謝謝你!」女子腼腆一笑道,黃經理亦笑了一笑道:「謝謝甚麼?一首歌詞而已!」
「如果沒有你的填詞,我想這一晚不會那麼精彩!畢竟我們二人這麼多年感情了,算是憑歌寄意吧!」女子的繞着他的手臂道
「說的也是吧!」
「那麼一齊吃個宵夜?」
「喫杯咖啡?可以的!」





夜闌人靜的街道上,女子一直繞着黃經理的手臂,來到一間尚在營業中的咖啡店,驟然間「是妳嗎?」的一句男聲傳入她的耳裡。

她擰頭望了一望,卻是一個陌生的臉孔,他頭髮黝黑泛短並帶點微瀏海,膚色微褐,他腼腆的笑容卻讓她覺得有點蹺蹊,此刻他又開口一句:「我可見過你!」
「這,何曾的事了?」
「七年前了!你不是跟那個男生吵過嗎?」
「那個男生?」女子愕然一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