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你一定要幫我。」我用力箍緊關永樹的頸,強迫他幫我。

「唷......我也不懂,幫不了你。」關永樹痛苦地說。

「不要這麼黃,如果你不幫我,下次考試,我不會陪你修練。」我一手箍頸,一手用拳頭輕輕打在他天靈蓋。

「好吧,好吧,快放手。」關永樹用力推開我。「我不懂怎樣幫你。」





「明天我終於約到我的女神黃欣茵,我一定要成功破處。」我手搭在他肩膀,在關永樹耳邊小聲說,「你和那個巌本清美很要好吧,她們是好閨蜜,你去問她黃欣茵喜歡甚麼和愛吃甚麼。」

關永樹沒有回答,表情不悦。

「現在全班就只有我倆還沒有破處,你幫了我之後,我會撮合你和清美。」我邊說邊弄他的胸肌,「我知道她很喜歡你。」

他猛力推開我說:「你可以說少點話嗎?」表情更加不爽。







我和關永樹是十多年好友,自出生以來,便是鄰居,小學和中學也是同一所學校,除了常常一起返學放學、溫書和練功之外,還做過很多親密的事,例如:一起洗澡,睡同一張床,促膝把酒,長談通宵,知道大家所有秘密,最白痴的,還是我們試過用衣夾互夾對方的眼皮。

為甚麼會有修練,練功?先簡單介紹這個地方,這裏叫「C城」,是一個武俠世界,小學是學習武術基礎,中學的主科是學習不同類型的武術,大學是要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武館,成為入室弟子。而中文,英文,數學,當然也需要學習,但只是次要科目。

我們現在是「海文武術學校」的六年級,是C城最出名的中學,老師全是名門正派,出生顯赫,學生不是武林高手,便是名門望族。

———————————————————————————

放學後,關永樹在便利店巧遇巌本清美。





「清......美......這麼巧。」關永樹是一個說話不靈光的人。

「樹。」巌本清美立刻笑容滿面。「一定是緣分。」

其實是我和關永樹放學後跟蹤巌本清美,然後我強迫關永樹裝作偶遇。

「想問妳一個問題?」關永樹搔搔頭。「妳知道黃欣茵喜歡吃甚麼?」

「甚麼?你喜歡欣茵?」巌本清美很驚訝,「她和你好友傲雄,在這個星期六約會。」

關永樹沒有回答,又再搔搔頭。

「我明白了。」巌本清美走到關永樹身旁,挽他的手臂,「你幫好朋友問,我知你喜歡我的。」

「不要這樣。」關永樹輕輕甩開她,「可以跟我說嗎?」





「當然可以。」巌本清美雙手放背後,上身前傾,示意關永樹把耳朵靠過來,她的小嘴輕聲說:「不過......」

。。。
。。


十分鐘後。

關永樹走出便利店,我在便利店對面,示意他去另一個方向。

我們走到一個公園,坐在一張長椅上。

「她有沒有說?」我的手搭在關永樹的肩膀上。





「有。」關永樹低頭,小聲回答。

「那黃欣茵喜歡甚麼?」我非常期待他的回答。

「嗯......」關永樹在思考中,不知想甚麼,「她喜歡......」

「快點說,不要再那麼黃。」我看到他吞吞吐吐,有點不耐煩。

「她喜歡吃壽司和浪漫的地方,你可以帶她吃日本菜,再到海旁吹海風,然後送她回家。」關永樹突然說話流利,一口氣說畢所有說話。

「怎可以送她回家,我會送她到情侶酒店。」我猥瑣壞笑。

「不用送甚麼名貴禮物,送一束紅玫瑰便可。」關永樹仍然低頭說話,沒有望向我。

「對,不應該空手赴會。」我點點頭。





「還有,不要說那些無聊說話,約會前想想多一點有趣的話題。」關永樹舉頭轉向我,「例如『天龍八部』的阿紫為甚麼會盲。」

「你突然變得很粉藍,這麼多鬼主意。」我手在搔癢他肚皮。

我要去預備一下。

———————————————————————————

 Photo Credit: 天元突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