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當天,我穿了黑灰橫間的上衣,全黑長褲,戴上帽子,加上我高大及健碩的身型,吸引不少途人的目光。

黃欣茵來了,她也是穿横間上衣,不過是櫻桃紅和白,同樣是襯上全黑長褲。



「你好,阿雄,我們去哪兒?」黃欣茵一把及腰長髮,齊劉海,蘋果臉型,微紅的面,加上天真爛漫的笑容,真是貌若天仙。





「去一個神秘的地方。」我自信滿滿的回答。

我帶黃欣茵到一間日本料理,待應送上的第一道菜,就是我事先預備好的紅色玫瑰花。

「美麗的花配上美麗的人。」我在耍帥。

黃欣茵笑容極為可愛,「謝謝,很香。」

「紫色的妳配上鮮紅色的玫瑰花,極為合襯。」我被這光景吸引。





待應開始上菜。

「你為甚麼常說甚麼紫色,紅色?」黃欣茵問。

「妳全身就被極浪漫的紫色包圍,極為吸引,全世界的男士也為你傾倒。」我非一般的讚美,她一定被我迷倒。

「口甜舌滑。」黃欣茵開始吃壽司,「你一定和很多女同學這樣說。」

「不是,全校只有妳一個是紫色。」我夾了一件海膽壽司給她。





晚餐吃得非常愉快,之後我帶她到海灘漫步。

「你中學畢業後會選那個門派?」黃欣茵問。

我想一想,「阿樹想入天拳派,我想我會和他一起。」

「你和他很親密,其實是你喜歡他吧。」黃欣茵取笑我。

「當然不是,我是喜歡可愛的女生。」我煞有介事。

「哈哈,現今這年代的世上人不理。」黃欣茵大笑。

而我則尷尬沉默。

她手放在我手臂上,莞爾一笑:「開玩笑,不用那麼認真。」





我點點頭,繼續漫步沙灘。

「妳還有驚喜給我嗎?」黃欣茵頭側了一下,樣子可愛。

「我帶妳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我嘴角上揚。

我不等她回應,二話不說,牽著她的手。

沿途大家也沒有談話,我牽著她走到沙灘盡頭,那裏有一條斜路,大約300米長,是通往一間位於半山海景的情侶酒店。

黃欣茵定住了,「這就是你的驚喜?」

「這間是高級情侶酒店,每天也爆滿,我用雙倍價錢,在網上投標得來。」我的樣子變得色迷迷。





黃欣茵撇開手,雙手交叉,別過臉。

「今晚是很難得的一晚,我預備了很久,不用變紅。」我不解她生氣的原因,就算不願上酒店,一口拒絕我也不會強迫她。

「和女生約會,禮物也沒有,只有一束玫瑰花,你應該用酒店的錢買個手袋或飾物給我。」黃欣茵臉色大變。

「這間是高級酒店,我儲了數個月錢才夠錢租,妳應該感到粉紅色。」我花了很多金錢和時間安排今晚的約會,想不到會換來她生氣。

「粉紅色?粉紅色?常常說這種奇怪的話,叫阿樹和你上酒店吧。」黃欣茵怒氣沖沖,衝口而出。

我莫名憤怒,「今天妳不能走。」我一手抓實她左手手臂,硬拉她上斜路。

「很痛。」

我用力拉扯黃欣茵,她用盡全力推開我。





「過來。」我大聲吆喝。

我身型比黃欣茵健碩,武功比她強,她根本沒有可能反抗。

「你瘋了嗎?你想怎樣?」黃欣茵大驚。

突然,她身體一沉,我拉不動她,她右手一轉,食指中指點在我手踭的小海穴。

我手臂一麻,鬆開了手。

這裏每個人也懂武功,可惜黃欣茵平時疏放練功,實力平平,即使只用一隻左手,她也不可能逃離。

我左手一轉、一推,一掌打黃欣茵身上,她立刻倒地。





我甩一甩發麻的右臂,怒目而視,黃欣茵被嚇得在地上不斷退後。

突然,聽到背後有破風聲,我往左邊一閃,有一脫手鏢擦身而過。

———————————————————————————

Photo Credit: Esquire 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