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個女仔。」我背後有一人大叫,我回身看。

有一男子站在我們剛剛走來的沙灘遠處,他身型廋削,全身黑衣,右手拿著脫手鏢。

「救我,風」黃欣茵坐在地上大叫。

楊克風是我校的二年級生,雖然是二年級生,但已經是全校最出色的暗器天才,他一向和黃欣茵關係曖昧,常常一起返學放學,始終沒有承認過關係。





「你為甚麼在這裏?」我不解,為何一個男子在晚上會到沙灘獨自漫步。

「我跟蹤了你們一晚,我早知你會傷害欣茵。」楊克風沒有走過來,遠遠地盯著我。

「這裏沒有你的事,快走。」我轉身走向黃欣茵。

楊克風再次擲出脫手鏢,我聽到微弱風聲,輕輕轉身,閃開暗器。

「你對欣茵太無禮,今天休想放過你。」楊克風道,右手再拿出三枚脫手鏢。





我沒有回應,直接衝去楊克風處。

突然,在樹影後,有一飛刀直飛到我和楊克風之間,插在地上,我停下腳步看看樹影後說:「今晚怎麼這麼多礙事的人?」

我看看樹影,不見有人蹤影,同時間,楊克風擲出三枚脫手鏢。

三枚脫手鏢,在我的左上方到右下方,斜線飛過來,我只好向右上方跳起迴避,但右上方就正正是樹影的位置。

我心想:「先解決樹影後的人。」





耳朵一動,又聽到一脫手鏢飛過來,飛到我著地位置。

「他手中無鏢,為甚麼還有鏢可發?」我心想。

身體在半空,脫手鏢飛來,樹影後有人,這次一定難逃險境。

當脫手鏢正要插進我的胸膛時,又有一飛刀發出,打中脫手鏢,我幸而脫臉。

樹影中有一手伸出,用少林擒拿手,拿緊我的後心,把我拉到樹影後。

從樹影後看楊克風,原來左手也藏有脫手鏢,剛才是左右手同時發鏢。

樹後黑影單手一轉,把我轉到他背上,然後展開輕身功夫走上山路。

這個人懂得使用暗器,能隱藏氣息,就連楊克風也沒發現,我身型不輕,單手就把我擒住,還可以展開輕身功夫,快速跑上山路,此人武功不凡,並非等閒之輩。





十分鐘後,黑影背我跑到山頂,在一棵大樹放下我。

我低聲說:「原來你也跟蹤我們。」我坐在樹下,低頭,不敢看黑影。

這身功夫,又知道我的位置,就只有一個人。

黑影背向我,微微的月光,照向他背部。

「差一點,就差一點就可以破處。」我拾起一塊石頭擲出去。

「差一點,差一點就死了。」關永樹轉身,大聲喝罵。

我沒有回應,抓起另一塊石頭。





「那個楊克風,是瘋子來的,單戀欣茵,還以為自己和她拍拖,被她利用充當保鏢。」關永樹走近我一步,「你騷擾欣茵,那個瘋子不知還會對做甚麼?」

「對不起。」我抬頭看關永樹,「我第一次看到你是火紅色。」

「破處很重要嗎?生命也不要嗎?」關永樹繼續大罵。

「當然重要,不可以隨便找個人的。」我回應。

「你可以少說話多做事嗎?」關永樹憤怒地說。

「我有說錯嗎?你不想破處嗎?」我大聲反駁。

關永樹一拳打在我臉上,我立刻倒地。

「啊......」手按著臉部,大叫「你瘋了嗎?」





「我瘋了?」關永樹用力用手指指向自己,「我就是瘋了才跟蹤你。」

「那你不要理我,便不用做瘋子。」我大吼回答。

關永樹雙眼突出,頸上的青筋暴現,大聲說:「我以後也不理你。」

關永樹內功堅實,中氣雄厚,迴音盪迴山頭,迴音像正在收細聲的擴音機,慢慢靜下來。

雲朶慢慢遮蓋月光,餘下的微光亦逐漸消失。

這一刻,月光靜下來,世界靜下來,時間也靜下來.......







———————————————————————————

Photo Credit: iStoc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