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左咁耐,你都未講入嚟做乜喎。」

話語的主導權,永遠都會被淇淇先奪去,差點忘記我有問她幹嘛進來。

「傾掂未啊,我野都食完啦。」肥軒也走進來。

「傾咩啊?」我問肥軒。

「我同淇淇解釋完成件事,佢話誤會左你想同道歉啊嘛。」



雖然我大概猜到她已經知道來龍去脈,不過她是來道歉?她早就把話題扯到大西洋去了,道歉二字從沒提過…

「對唔住囉,邊知你地咁多野啊,由巴士到屋企樓下都見到你,仲要搭埋同一架lift,正常人都估你係跟蹤狂啦。」

這就是她的道歉?對不起還要加個囉字,問誰會接受這種道歉…

等等,原來在巴士她就發現我…

「你咁樣叫道歉左架啦?」我對她的道歉表示不滿。



「你唔好得寸進尺喎,頭先係lift到兇我都未同你計!」

她突然翻賬嚇倒我,該不會還記得我說她是"他媽哥池"吧。為免她重提有關他媽哥池的事,我急忙道:

「大家當打和囉咁。」

「傾掂數咪好囉,都係一場誤會啫。」肥軒衝出來當和事佬。

見肥軒的狀態應該病癒得差不多,我便拿出兩張照片完成最後的交易。



「嗱,你要嘅野,家下仲買一送一,不過原先傾好嘅條件要double。」我頓刻成為狡猾的商人。

「我淨係要淇淇嗰張就夠啦,蒂蒂嗰張你自己keep啦。」

除了原本的計畫被打亂外,還有肥軒裝專一的事,我整個人變得錯愕…

「吓,有孖妹你都唔要,你扮咩啊?」

「咁我淨係追開淇淇個台咋嘛,蒂蒂個台都係間中先睇,唔得咩?」肥軒又拋出一句。

那我支Martin怎麼辦,由一支又變回半支的狀態,我欲哭無淚。

「你估個個好似你咁咩,咁貪心,好心你學下你朋友咁專一啲啦。」淇淇忽然說。

專一?又不是拍拖,追實況台當孝子還須要專一,甚麼歪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