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峰,今天輪到你倒垃圾了。」一把甜美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

「啊,我忘了,現在就去。」我說。

我走進廚房把垃圾袋包起來拿出屋外扔掉,回到屋時碰到剛才那把聲音的主人…小涵。小涵是我現在同居的室友,她是個台灣女生,跟我一樣也是來澳洲工作假期。

小涵外貌與一般台灣女生的刻板印象差不多,天使的面孔配上性感的身材,基本上就是男人的夢想…

除了小涵外,還有一位室友,不過他經常早出晚歸,很少見面…



肥軒知道我有這位夢一般的室友時挖苦了我一句:

「峰哥,幾識玩喎,飛過澳洲就食台妹,幾時介紹個俾我啊。」

「屌你啦,我同佢係室友嚟咋,介紹俾你都得嘅,順便介紹俾Sandy好未?」

「饒命啊峰哥,我都係講下笑咋。」

我的確與小涵只是室友關係,縱使小涵外貌有多吸引,正常男人都想與她有進一步的發展,可是我對她好像沒有那種感覺…



「小涵,我等一下開直播,怕吵到你先跟你說。」我跟坐在沙發的小涵說。

「沒關係,你不用管我。」她搖搖頭說。

我走回房間把設備都調好就開始直播…我直播甚麼?當然不會是打遊戲,或是賣肉、閒聊…而是唱歌…

這個唱歌台是我幾個月前開的,在澳洲每天上下班,假期就跟一些新認識的朋友出遊,跟以前比確實截然不同。有時下班後沒事做,我就無聊的看別人開台直播,機緣巧合下我自己也開始直播起來。

一開始我也只是試著玩,反正都只是打發時間…幾個月後開始有一定人數觀看,我也不知道一個平平無奇的男人開台彈結他唱歌怎麼會有人來看…



人數雖然不多,但還算有固定的一群人收看,小涵偶爾闖進我的直播時,人數又會突然飆升…

我在澳洲的生活就是上班、直播、假日跟朋友出去玩…就這樣維持了一年。我也享受著這一年,慢慢的忘記香港的往事…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個邀請…

一位香港的製作人邀請我做伴奏樂手,我覺得奇怪,雖然我的結他是彈得不差,但要成為伴奏樂手也不是隨便就能當上,因為這行頭也太窄小。後來我才得知道那位製作人看過我的直播,正好他缺一位結他手,所以才找上我…

我見機會難得,而經過一年後我又想再次回香港看看,便答應邀約。

回到香港後,我當真成為了伴奏樂手,有時在演唱會奏樂,有時在錄音室錄音,算是個自由工作者,沒有工作時就開台直播。這種生活我從來都沒想過,尢其是在香港,因為在香港從事音樂真的慘過行乞…






這天我約了肥軒他們聚舊…

「峰哥,大忙人啦,返嚟咁耐先搵我地。」肥軒說。

「我得閒嗰陣你地又唔得閒,大家都咁忙啦。」我回應。

「阿峰,你成個人唔同晒喎。」Sandy說。

「咪又係咁,有咩唔同啫?」

「梗係唔同左啦,識左個台妹,直頭脫胎換骨添啦,個台妹冇跟你返嚟咩?」肥軒又說。

「阿峰,你係澳洲識左女朋友啊?」Sandy聽到又問。

「都話我同佢冇野咯,室友嚟架咋。」我無奈的說。



此時,有個嬌小的身影走過來…

「阿峰,好耐冇見啦。」一把熟悉的聲音…是蒂蒂。

我上次跟她見面已經是我喝醉的那天,事隔一年,她好像沒太多改變,仍是那張臉孔,但少了那份稚氣。

「係…係啊…成年冇見啦。」我帶點害羞的說。

「你地頭先傾緊咩啊?」蒂蒂問。

「我地講緊阿峰係澳洲識左個女朋友啊。」Sandy又繞回剛才的話題。

「我講左好多次,佢係我室友!」我不耐煩的說。



我稍為大聲的說,他們三個被我嚇到,靜默的望著我…

片刻後,蒂蒂才開口:

「阿峰啊,過左咁耐你仲放唔低佢啊?」

「唔係…我呢一年都好少諗起佢…」我搖搖頭說。

「咁點解你…」

「我只係對其他人沒嗰種感覺。」

「真係晒料,明明同條咁正嘅女同居都唔要,俾我就食左先講。」肥軒說。

「死肥仔,你當我死架?」Sandy怒瞪著肥軒,又捏他的臉頰。



「唔好講呢啲住啦,我今日嚟係…」我轉移話題。

我跟他們說我將會有個小型音樂會,想邀請他們出席。這個音樂會其實是我努力直播小小的成果。由一開始直播時小貓幾隻,到現在有幾百人觀看,我也感到意外,所以才辦個音樂會紀念一下。

「一定捧場。」

他們一口答應了,然後Sandy和肥軒說有事要先走,只剩下我跟蒂蒂…

「阿峰啊,你好似變左。」對面的蒂蒂呷了一口咖啡說。

「點解你地個個都咁講,我唔覺我有咩唔同喎。」

「個人變得開朗左,同一年前嘅你好唔同。」她說。

我自己倒是沒有這種感覺,在澳洲也是如常生活,只不過生活多了與朋友外出,下班後會開台直播而已。

「係咩,可能係嗰邊多左同人出去玩掛。」

「睇嚟你選擇去澳洲係啱架。」蒂蒂又說。

「咁都要多謝你同我講要試下改變,我先會有今日。」我向她道謝。

蒂蒂聽到後淺笑一下,然後我們又突然靜默了…

「係呢,蒂蒂你而家…有冇拍拖啊?」我攪拌著我那杯奶茶問她。

「我同而家個男朋友一齊左冇耐咋。」她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看到蒂蒂現在幸福的樣子,作為朋友感到安慰…

「咁就好,你終於搵到個愛你嘅人。」我祝福的說。

「你都要快啲搵到啊。」蒂蒂說。

「我而家淨係諗做野同開台嘅事,拍拖嘅事我暫時唔會諗住。」

「你唔係唔諗,係唔想諗啫…」

蒂蒂說到一半,她的電話響起來…

「嗯,你而家過嚟啦,我行過去差唔多架啦。」蒂蒂說畢就掛掉電話。

我見她臉上的喜悅,大概猜到甚麼事…

「男朋友搵你啊?」我問。

「嗯。」

「咁你快啲去搵佢啦,唔洗理我架啦。」我用手示意她先行離去。

蒂蒂臨離開前在我耳邊說了幾句話…

我愜意的喝著奶茶,望著窗外的景色,回想剛才蒂蒂說的幾句話,想著這又是巧合嗎,還是早就注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