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學校有第八層架 07

第二天,我遲了起床,所以一切都變得十分趕急。

「幹!要遲到了!」我心急如焚地道。我衝出大廈,跑到巴士站。幸好,一跑到就有巴士站,所以很快我被回到學校,免了遲到的一劫,總算鬆了一口氣。我鬆容不逼的在那下完雨後,溼答答的走廊走着。但今天,我再沒有看到同學們在走廊上答訕,正確點來說是一個人也沒有……除了在籃球架上的小鳥在吱吱斟斟,周圍機乎一丁點聲音也沒有。

此時,我已意識到,應該有事情發生了……
不經不覺,我已走到了2k班房,課室的門關上了,更代表事情的嚴重性。我站在門前,咽了一下口水,扭動門把,踏進了課室。

同學們都已經整齊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班上好像除了我和子晴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回到校了。此外,課室有兩個男人,一名是林sir,他有着一張肥大的面孔,一對大大的眼睛。而且,令人最深印象的是,那兩旁白色的髮鬢,中間的卻是光脫脫,光亮亮的皮膚。



另一個是一張陌生的面孔,那是一個穿着警察服的警員。

平日活潑萬分的林sir,竟然嚴肅的站在教師桌旁,着眉頭的瞪着我,道:「王海華,請盡快回到自己的座位,我們有事要宣布。」

「哦!」到底有什麽事要弄得這麽嚴肅呢?

「好所有同學都到齊了……」

到齊?子晴呢?老師是否搞錯了甚麼?



「大家都可能發現今天吳子晴同學沒有回校,大家可能以為她只是病了……以下我要說的話,請同學們做一些心理準備才聽……」

她發生了什麼事?死了!不可能,昨晚我才跟她談天……不可以!求神不要這麽絕情!

「我要說了……昨晚凌晨,她的媽媽打電話來,告訴校方,昨晚9時,子晴和媽媽在香港仔吃完飯後,子晴在街上,被一名穿着黑皮外套,牛仔褲的男人抓走,至今警方還未找到她……」他停了一停,繼續道:「現在警方下了封口令,不准消失向外公開,只能對你們說了事情的發生……因為想給你們一個簡單的交代,基於有很多同學都和子晴十分友好。至於詳情卻不便向大家公開,此另,阿sir有些話想跟大家說。」

那名警察走上前來,道:「各位同學好,我是港島督察何文亮,昨天發生了這件事,警方都深表遺憾。但請同學不要公開出去,因為某些原因。如果發現有同學公開出去,他的結果將會是被踏出校和其他特別的刑罰……所以希望同學自重,我今天要說的話到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