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學校有第八層架08
「不可能的,老師你是否搞錯了,昨天明明還好好的!」阿烈站了起來,激動的衝往林SIR那兒。正當他的手要抓着林SIR襯衫的衣襟時, 那名督察伸手一推,被把烈推後了半步。

「同學,我們不容許這裏有暴力的問題出現,請你冷靜點聽我說......」何督察語重心長地道。

「冷靜你叫我怎冷靜!我的......同學死了!」阿烈作勢想把他推開,何督察立刻大喊回應道: 「你不要碰我!我告你襲警!」

「香港有言論自由於我要跟老師問清楚!」阿烈仍然不死心,狠狠地瞪着何督察。

「呀!很痛,你打我!我要叫救護車!」何SIR驀地掩着自己的手臂,咪着雙眼,痛苦地道。



這是我眼花了嗎,那道阿烈懂得超能力。在我印象中.阿烈動也沒動過,但何SIR既然「受傷」了,很的大開眼界了。「我那有碰你,你瘋了嗎?」

他「痛」得坐了在地上,道:「我們香港不容許你們這些暴民在放肆,請你自重一下。」

儘管他很「痛」但他也能拿出電話,打給他的同事。這個真的忍得痛,果然是真男人!

「大SIR,現在我想叫白車,有名小子襲擊我,我的手臂受傷了。嗯......好吧!」

林SIR見狀立刻把阿烈拉出課室,應該也是那些「道理深遠」的訓話吧。



老師走了,大戲照做。

他面上仍然是一個痛苦的表情,在地上不停的掙扎着。

全班同學的焦點都放在他精湛的演技上,想笑,卻笑不出來。平日說話多多,建設少少的輪哥也忍不住喊出來:「這裏沒有老師了,你可以不用再裝了。還有,你的演技,比千語BB還要好,支持你。」

「我不做戲又怎得你們笑呢。」突然,有人敲了敲門,走了進來。原來是一個穿了制服的警員,他道:「何SIR,救護車到了!」

他頓時伸了一個賴腰,跟我們冷冷的說了一句:「唉......又是時候驗傷了.....都是提一提你們,你們最好還是生生性性,免得有什麼麻類吧。再會。」


. . .
何SIR走了之後,剩下的所有堂都是自修的,真的很溽悶。

被拉走了的阿烈過了不久也回來了。那一回來,就受到大堆同學的安慰,因為大多的同學都以為他和子晴是男女朋友關係,所以都覺他會十分傷心,雖然這個也是事實。
有時候,我也覺得比人傳誹聞也是個不錯的體驗。但當你連誹聞也沒有時,這就代表,他們覺得你連女朋友也不可能有。
而我正正就是一個好的例子。其實有時我也不知道,是我太自卑,抑或是大家很討厭我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