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學校有第八層架09

事情發生了之後,阿烈再沒跟我說過一句話,面對同學的問候,都只是默默點頭回應。平日雀躍萬分的阿烈已經不在了。

一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我的精神也面臨崩潰的狀態。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我想知道子晴現在在哪,但卻不敢要知道......有可能她已經........

可惡!昨天明明什麼事也沒有,大家也明明在開開心心的胡鬧,本來今晚還會一起去吃飯......但今天卻不見了蹤影!你很自私,為什麼你要令我喜歡你之後卻跟我玩捉迷藏!?

我回到家後,見到一張四方的字條貼在桌上:



阿仔
老豆今晚唔返黎食啦,夜晚果餐你自己搞掂佢啦 

老豆

唉......連老豆也走了,注定了本身我就是一個孤獨的人。我走進了我凌亂的房間,就這樣躺在我的床上。

突然,我感覺到我的褲子在震動,原來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在褲袋拿起了電話,原來是阿烈打來。我想也沒想就接聽了!

「喂,阿烈......找我什麼事?」



「阿華.....我很無助,也很迷茫,明知自己愛的人在受苦但自己卻什麼也做不到,真的很痛苦!」

「阿烈.....你哭了?」

「不准嗎?男兒流血不流淚?」他啜着泣道。

的確, 男兒流血不流淚這句話是真的,但當男兒真的流淚了,你不要取笑他,因為他現在可能比流血更難受。

「不......我剛才也哭過來。」



「如果給我知道是誰捉了子晴,我一定要把他的四肢都撕碎掉!」我聽得見他的聲音有點顫抖,但卻表露出他的憤怒。

「不止,還要把他的小弟弟捏碎!」

當我說完此話,我倆停了說話。

在這死寂的氣氛下,阿烈再次打起話匣子:「是啊,上次我問你是否喜歡子晴,你是對我撒謊嗎?」

「你......你怎麼知道的。」我尷尬地道。

「我看到當同學傳我和子晴的誹聞時,你總是沈着臉子,好像有什麼心事般!」果然是「情聖烈」,看透人的表情的意義,對佢來說根本易如反掌。

「是.....但這樣不會損害我們的友誼嗎?」



「不會,因為我們還我們,子晴還子晴。更何況我們只是公平競爭,我也不覺得我會輸掉。」

「問我生日日期也是公平嗎。」我調侃他道。

「你這小子......」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的是想辨法,救回子晴......」

「沒錯,我們不能放棄,子晴在等我們,等我們三個人一起到那間意大利餐廳食飯,她一定不會有時的!」

「嗯。」口裏說得很動聽,但我心裏卻想着:希望如此。

「不如這樣,我們明天嘗試一下在香港仔找找看,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阿烈提議道。

「我認為不會有,因為警方方那邊好像有意隱瞞這件事,所有的線索可能都已經封鎖了。」我語重心長的解釋道。



「好吧.....你有你的道歉,我想再冷靜一下,待會再談吧bye!」

「bye」

「唉......」我嘆了一口很長的氣,躺在床上,雙眼望着天花板愣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