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幼苗
 
三個少年不斷圍著中間身型矮小瘦削的小男孩施暴,拳打腳踢。
 
「哼!我呸!這麼樣的小孩子有什麼資格來到我們諾尼爾市接受魔力教育。」
 
「對呀!只會那丁點兒的魔法,說什麼能夠召喚強大的生物!?」
 
「最終是怎麼樣?還只不過是讓地上的一粒種子發芽。」
 
「哈哈哈哈……這還不是重點,那棵幼苗…一瞬間……哈哈哈哈哈哈哈……便枯了!」


 
「媽呀,你這樣還好意思來到這裡說你懂魔法?滾回去你的出生地吧!」
 
「那個……那個叫什麼……迷舜村,總之就是那些東部的窮鄉僻壤吧!」
 
「我想那條村也不會想有這麼樣的人回去吧,那麼丟臉,直接叫他滾去最東的文非斯沙漠呀!好讓他在那裡自生自滅!」
 
…………
…………
…………


…………
 
「夠了!!!!!!!!!!!!!!!!!!」
 
數十條巨型的荊棘突然間在艾克瑞床的冒了出來。
 
「轟轟……」
 
陽光從屋頂數十個的缺口位灑在艾克瑞的床上。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發這樣的惡夢了。準確來說,這是一段回憶,一段不堪回首的回憶,那名矮小瘦削的小男孩正是十四年前還是七歲的他。
 


他恨自己的懦弱;他恨自己的能力;他恨自己的愚鈍。
 
當然,這只是曾經而然。他恨過,但他沒有放棄過。即使是當初的幼苗,經過十多年的歲月,也茁壯地成長至一棵長滿綠葉的大樹。
 
「對了!今天還要替婆婆工作。再不早點出門的話,待會兒又會讓她嘮叨我的!」
 
他趕忙的起床,梳洗,換衣服。然後拿起一塊已經過期一個月有多的麵包放入口中。吃畢,便拿起袋子沖到玄關穿鞋子。
 
「『土』魔法。『地遁』」艾克瑞雙目閉合,雙手合十。轉眼間,地板溶化了,出現了一個洞口。
 
迦密市的中心地帶,艾克瑞正在那個在瑪乍爾享譽盛名的砂利莎莉花圃裡工作。他的主要工作便是為花圃中的每一棵植物檢查健康,施肥,令牠們能夠在這數十日內不斷有鮮花搬運至迦密花墟售賣。
 
老實說,艾克瑞不是很喜歡這份工作,但無奈生活艱難,為了維持自己的生活迫不得已要到市裡的魔法局分局接一些工作。這一份工作的工作量或是魔力消耗雖然都不是很高,但適合的人選卻很少。只有那些能精於運用「土」魔法的魔法師才能「勝任」這份高薪厚職工作。
 
「!*@#&$@*#$&……………… 」


 
「說什麼魔法局讓自由魔法師去接一些工作…如果沒有自己所屬的魔法師聯會,那些魔法師便會被人以為自己是被趕出來或沒有人收留的魔法師。唉…時不與我,究竟我何時才能有出頭天?」
 
其實艾克瑞的實力是不俗,要去成為魔法師聯會旗下的魔法師是很容易的,但奈何自己身處的北方迦密聖言大陸到處都是上級或特上級魔法師聯會,這些聯會那會看得起艾克瑞這些只有二十出頭乳臭未乾的魔法師。
 
「『萬花盛開』」
 
艾克瑞眼前這十幾盆本來只是剛剛扦插的紫羅蘭,現在便開得極盛,花上的紫色美得令人看見陶醉不已。
 
「是令植物盛開的魔法嗎?這還真是罕見呀。」一名在花圃外邊經過的老人家喃喃自語。
「老頭子,你也懂魔法嗎?」艾克瑞興奮的隔著籬笆問那個老伯,興奮的原因無他,純粹是終於有一個人點綴這份無聊至極的工作,這位老伯是這一天第一個人與艾克瑞說話的人。
 
「哎唷。老朽可是什麼都不懂,只是記得數十年前曾經目睹過這種罕見的魔法。想不到在這人生中會有第二次機會看到這種生機勃勃的魔法…」說罷,這名老伯步履蹣跚的離開了。
 
「呀~~~!」


 
艾克瑞滿足的望著天上的火燒雲,他終於完成今天的工作。只需多數十日,他便可以領取那份能夠讓他豐衣足食好幾個月的工資,去到他一直想去的春納市聖言市旅行,順道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魔法師聯會願意錄取他成為會員。
 
他拍一拍衣上的泥土,便輕快的走去室內的休息室拿回自己的物品,想著一會兒到那兒吃晚飯好。
 
「砰砰嘭嘭……」
數聲巨響在花圃中響起。
 
艾克瑞心中打了一個冷顫。這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對上一次都已經是十四年前最後一次遭受欺凌前的時候感受過。
 
他拿起自己的手織袋子,然後慢慢的往門口走出去。
 
寫著砂利莎莉花圃的牌匾裂成了兩塊,攤在凌亂的地面上。所有盆栽都倒在地上,木架都碎得散滿了一地,凌亂不堪。甚至圍著花圃的籬笆都被壓碎,幾塊木碎都插在婆婆的頸上,血,不停地流著。
 
唯獨是休息室,牢牢地被一棵榕樹緊緊地包圍住,屹立在這一片亂子上。


 
他戰戰兢兢的行過去婆婆倒卧的地方,將右手的食指伸至婆婆的鼻孔外。
 
沒氣了。婆婆死了。
 
突然間,一個直徑約六尺血紅色的魔法陣在婆婆上出現。
 
血,不再以不規則的方向流動,反而流到地上時,呈現出「三•八•一•四」四個數目字。
 
「花圃內的人請聽著,舉高雙手,你們已被魔法局親衛兵所包圍,知趣便在十秒內快點投降。」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零……」
「噝噝噝噝噝噝噝………」幾百枚裝有吸收泰坦粒子「去粉」的子彈劃破了空氣,打到花圃裡。
 
「報告,花圃裡什麼人都沒有,發現了一具屍體及屍體旁有一個洞口,還有一所……一所藏於榕樹樹幹的屋……媽的,見鬼了…」
 
「究竟今天發生什麼事?」
「今天實在太多不尋常的事了……」
「三」
「八」
「一」
「還有那個是………」
「四!」
「什麼來的?」
「還有那個魔法陣到底是什麼來的?」
「文字魔法?」
「哪裡會有那麼嘔心變態的文字魔法!?」
「唉……真是倒霉的一天……」
 
此時此刻,艾克瑞坐在迦密市郊區的一個公園裡頭。他不敢回家,因為魔法局存有他在砂利莎莉花圃工作的紀錄。待會兒魔法局認定毀壞花圃及殺害砂婆婆的人是他哪該怎麼辦。
 
迦密市此地方斷斷不可再留,一定要逃至其他城市。雖說魔法局於各市內設有分局,於其他市內存有他的紀錄都是正常不過。但由於整個國家一都十六市都是行政獨立,除了迦密市外,其他城市最多只會於邊界設立抽查站。
 
但問題來了,究竟他如何可以通過迦密市的邊境地方呢?
 
偷渡?簡直是天方夜潭!
 
迦密市接壤的心北市涎龍市春納市的邊界早以被封印魔法定下的結界包圍著,自己亦沒有能耐在不被人發的情況底下破壞結界,甚至應該說,自己沒有這個能耐去破壞一個由城市行政機關所施展的封印魔法-第七十八式︰「疆界延綿」。這可真是一個令人感到煩惱的難題呀。
 
忽然間,一張飄浮在半空的卡片映入艾克瑞的眼簾。
 
沒有半刻的遲疑,艾克瑞立刻以「地遁」離開了公園。
 
那張卡片是名為「千里眼」的卡片,它能夠將方圓數十米內的可見的東西傳送至魔法師的腦中,抑或透過特別儀器,轉送至機器。而「千里眼」正正就是迦密市的特有的監察治安系統。因此,艾克瑞迫不得已逃離公園,前往另一個地方藏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