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空中的繁星

「爸爸,你最近過得安好嗎?媽媽與你的生活怎麼樣?」
「你說過,我在夜空中,向著繁星祈禱的話,我心裡的想法必定能夠傳到在天上生活的你們。」
「你女兒我過得很好,收到了來至心北市的信件,明天便會出發,請祝願我此趟旅程有所收獲。」
這是維倫尼嘉每一天晚上的習慣,在星空下為她早已去逝的父母祈禱。 

維倫尼嘉•墨奈爾本終於收到來至心北市的來信了,信的內容大概是說邀請她到她四叔在心北市家中舉行的家族聚會。聚會並不是一回新鮮事,每年墨奈爾本家族都會舉行。不過,在往年,維倫尼嘉從不出席這些聚會,她並不喜歡與人打交道。只是她今年十六歲了,按理說是她能夠成為一名魔法師的年紀。她要出席聚會,讓族裡最德高望重的曾祖父羅素•墨奈爾本為她祈福,並授予「天體的守護者」這個身份。
 
「天體的守護者」並非人人可以擔任,整個瑪乍爾只有墨奈爾本家族及萊克斯家族的後人才可以擔任。所謂的「天體的守護者」其實是指運用「天體」魔法的魔法師,成為天體魔法師時,必須與不同的行星、恆星或星座的契約者訂立契約,讓魔法師可以使用星體的力量去戰鬥。但是因為天體魔法限制太多,不少墨奈爾本家族和萊克斯家族的後人都寧願選擇修畢其他魔法,也不會使用天體魔法。
 


「我還記得爸爸臨終前告知過我些什麼,他……他希望我可以成為天體的守護者,讓我守護他與媽媽所屬的星體……嗚嗚…」
父親的遺言,令維倫尼嘉於明天開始踏上成為天體魔法師的道路。成為天體魔法師後,照理說,維倫尼嘉是會到一個魔法師聯會登記,這並非是難事,因為不少魔法師聯會,甚至是中級或上級的聯會對於天體魔法師是趨之若騖,即使是剛剛起步的天體魔法師,也會收歸之旗下。但在維倫尼嘉的心中,比起進入魔法師聯會工作,她更想到涎龍市羅萊大瀑布
 
羅萊大瀑布,是涎龍市最為出名的一個地方。但是並不是有很多人會前往這個瀑布,因為前往的路途不但崎嶇,更加是危機處處。一但有一個不小心的話,便會誤入天險。若是十分倒霉的話,更會遇上在當地作惡打家劫舍的「墜落魔法師聯會」「被折斷的籬笆」。所以,維倫尼嘉決定被賜予天體的守護者的身份後才啟程至羅萊大瀑布
 
在床上,維倫尼嘉閉起雙目。她睡不著,反而回憶起數十年前與父母共同有過的回憶。她父母兩人曾經都是在中部迪爾拜隆多大陸威名遠播的天體魔法師。她母親艾貝兒懷上她後,兩人都甘心在自己事業的高峰上隱退。本想一家三口能夠從此快快樂樂平平淡淡生活下去……然而……每次想到這裡,維倫尼嘉的眼淚都會奪眶而出。想著想著,維倫尼嘉慢慢的睡了,而標緻的臉蛋上的眼淚亦漸漸的乾了。
 
陽光從窗戶中曬滿了整個窗台,亦溫暖了維倫尼嘉的心扉。
 
她穿起一條粉色的長裙,拿起並戴上她那頂有香花作裝飾的白色禮帽,儼如一位貴族女性。她對此感到習以為常,慢慢的走了下樓,到一樓的飯廳享用早餐。


「大小姐,早安。」穿著燕尾禮服的管家先生以以往有禮的態度問候維倫尼嘉
「挺好。今天的早餐很不俗。今天,我要離家到四叔家那兒接受洗禮。但是我未知是否會立刻回家,所以勞煩你為我打點好整頭家了。還有,此趟旅程不需要安排傭人陪我上路,為免她們會舟車勞頓吧。」
「但是…這不是太好吧……」
「我說不用就是不用了,我很感謝先生你對我的關懷。這樣吧,我每星期都會寫一封信回來向你道平安,你也記得要回信。」
「是的。」
瑪麗,麻煩你幫我上樓替我拿一拿抽屜裡面的印章,謝謝你。先生,我的來信的署名必定會有我維倫尼嘉•墨奈爾本的蓋印。這樣做,也只是防患於未然。」
「好,那麼大小姐旅途上必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謝謝你。我現在出門了。」
維倫尼嘉接過瑪麗拿給她的印章,放進自己的蕾絲邊袋子裡,然後便出門了。



從今天起,她想自己擺脫自己的身份。
從今天起,她想別人不再以墨奈爾本家族大小姐的身份去看顧她。
從今天起,她不想別人因為她的身份才尊重她。
從今天起,她想成為獨當一面的天體魔法師。
從今天起,她想自己能夠一步一步的向著父親的遺願進發。
從今天起…………或許,這些事都需要待她接受「天體的守護者」這個身份後才說。

獲得「天體的守護者」這個身份的那一刻,她理應才會訂下她第一個契約。這一份契約,是由自己的家族所贈予,作為洗禮的禮物。

離開自己熟悉的家。
離開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迪爾拜隆都

維倫尼嘉走到了家附近的一個馬廊,僱了一輛馬車,出發前往渡頭。

瑪乍爾這個國家是一個島國,主要由五大個島嶼組成,而五個島嶼在國家裡頭是被稱為大陸,包括了︰東部的剎文非斯大陸、南部的阿里亥大陸、西部的海百科隆多大陸、北部的迦密聖言大陸及中部的迪爾拜隆多大陸。五個大陸劃分為一都十六市,所謂「一都」便是瑪乍爾的首都︰位於中部大陸的迪爾拜隆多都。首都是整個國家的中心命脈,掌控住整個國家的經濟。而能夠居住在這個首都的一定包括了這個國家的王族 - 希特烈氏、與王族有姻親及表親關係的萊克斯伊利莎白氏兩族,以及一些具備一定經濟能力的商人、鐵匠及木匠。要由首都前往心北市最快的方法,必定是前往諾尼爾市的渡頭,乘搭大船到達迦密聖言大陸迦密市再乘坐馬車前往心北市



維倫尼嘉甚少離家出外遠行,故時間把握得不太好,唯有選擇最快捷但亦是最辛苦的路程。否則,她很容易趕不上家族的聚會。
「不好意思,我想在這裡僱用一輛馬車前往渡頭。」
「好!嘻嘻嘻嘻,這位長得那麼漂亮的小姐你今天走運了!咱們這兒的馬車可是全個迪爾拜隆多最好最便宜最快的………」一位挺熱情,不,笑容挺猥瑣的馬車夫不懷好意的看著維倫尼嘉地說著。
「價錢這方面不是什麼大問題,馬車夫在行程中都是勞心勞力,但煩請這位先生務必給我找一匹走得最快的馬,及一位最得力的馬車夫。謝謝你。」維倫尼嘉依舊保持她從小到大培養出來的淑女應有的態度去回應這位慣於市集打滾的馬車夫。
「好的好的!卡卡,你過來!快點!不走快點信不信我打你!………嘻嘻嘻嘻……這個人呢,是咱的員工,出了名駕馭馬車了得的馬車夫……價錢這方面便收你十一萬銖吧!是不是很便宜呢?」
「沒有問題。」維倫尼嘉付了錢後,便上了馬車。
她知道這趟旅程根本不用十一萬銖,但為免生節枝,便急急付了錢。卡卡這個馬車夫和他的老闆的性格卻是不同的,笑容誠懇,從他駕馭馬匹及馬車的技術亦能看得出卡卡他是勤力的一位馬車夫。


「小姐,請問馬車會不會太快?」
「不會,坐得十分舒適。麻煩你了。」
「不麻煩。小姐你的目的地是哪兒?」
心北市。」
「噢……」


「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了。我是比較敏感的人,剛才在一剎那間感受到有魔力從小姐你身上發出。看來是我多慮了,不好意思。」
「原來是這樣的…我也挺想成為一名魔法師呢!想著也覺得他們威風凜凜。可惜我不是呢,家裡不允許。」維倫尼嘉似乎對於卡卡有些防備,始終她也算是大家閏秀。
「哈哈哈哈,對呀!我以為你是呢,會趕路去魔法師聯會,但原來小姐是要去心北市。我剛剛感受到的魔力也不是很多,想必心北市的魔法師聯會也不會有魔力低的魔法師。」
「可能那股魔力是來至剛剛與我們迎面而過的馬車吧。」
「可能吧。我呢,也想成為魔法師。小時候,我時常聽說家鄉有關魔法師的事蹟。我很嚮往魔法師聯會的文化呀……可惜家境問題不得不離鄉打工………」
「對不起,勾起你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哈哈,不是小姐的錯呀。我家鄉呢,是修斯貝爾市呀,那兒唯一的魔法師聯會,可是我小時候憧景的地方呀!」
「……」
「小姐,到了。」
「謝謝你。」維倫尼嘉慢慢地下了馬車,向卡卡表示了自己的謝意,然後到船會購買前往迦密市的船票。

銀亮皎潔的月亮再一次掛在這偌大的銀幕上。維倫尼嘉到達迦密市時已經是夜幕低垂,繁星點點的時分了。在這班次看來只有她在這個渡頭下船,別的都似乎是以草奈市為終點。

「是誰?」維倫尼嘉往草叢那邊問道。


「是誰?你再不出來的話,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天體魔法。『三角座』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