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精靈的許諾
 
艾克瑞維倫尼嘉解決了被折斷的籬笆後,再一次起行往羅萊大瀑布。不同的是,他們明顯沒有之前的緊張,因為他們都不用再憂心會受到墮落魔法師聯會的襲擊;他們卻顯得十分累,因為維倫尼嘉艾克瑞先後都消耗了大量的魔力去擊退被折斷的籬笆,還有用了很多的運氣。
 
「很累呀!!!!!!!!!!!!!!!!!!!!!!!」
 
維倫尼嘉在山谷中大喊,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這樣失態的大叫。但她實在是累得不想再走了,只是瀑布的傳說不斷驅使她繼續走。
 
艾克,那群壞人我們該怎麼辦?」
 
「待會兒我們回程的時候我有些事情要問他們。」


 
「問什麼?我想,我們應不應該去通知兵隊將他們一網打盡。」
 
「你不覺得整件事很奇怪的嗎?你在昏迷的時候被人救了,又沒有人趁著我們昏迷的時候偷襲我們。」
 
艾克瑞只是把在羅萊山脈所見的怪事告知給維倫尼嘉,但他沒有提及迦密市的事情。艾克瑞也很想通知兵隊去收拾他們,但他的身分令他感到很尷尬。
 
「這樣吧,我們下山的時候,你去找兵隊吧。我先回旅館弄些事情。」
 
「好吧,我們就在旅館那兒等吧。」


 
他們走了多數小時,便到達了羅萊山脈若山腰的位置,一陣涼氣直衝維倫尼嘉艾克瑞那兒。他們亦知道,那陣涼氣是來至羅萊大瀑布
 
艾克我們終於到了!」
 
「是呀,那我們回去了。」
 
「別那麼掃興吧,你記不記得那個傳說?」
 
「記得,那只是個傳說,你在這裡也看到吧,那會有什麼願望成真的工具?」


「我們周圍看看吧。」
 
維倫尼嘉到了瀑布下的潭水用那兒的水洗臉,那陣清涼感把她的悶熱都掃清光。這時候,潭水突然發出了一陣不是因為瀑布流水緣故的落水聲音。
 
「是誰?」
 
艾克瑞反射性的向著潭水大喊,他實在不想自己和維倫尼嘉在沒有魔力的情悅下面臨大敵。這時候,一名擁有著尖耳朵的男孩從潭水中冒了出來,他擁有一頭金色的短髮,五官縹緻,好看極了的一個男孩。
 
他突然間開腔。
 
「你們在這兒幹什麼?」
 
維倫尼嘉艾克瑞面面相覤,一下子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 這裡好日都不見人影,你們來這裡有什麼目的嗎?」


 
「不……不是……我們只是沒想到這裡突然間會冒出了一個人……」
 
「對,我們沒有什麼目的,只是因為這裡的傳說才慕名而來。」
 
「我不是什麼人,我是這座山的精靈 - 羅萊。」
 
羅萊先生,對不起。我們打擾到你了,艾克,我們……我們先走吧。」
 
維倫尼嘉對這精靈倒是畢恭畢敬的,可能她以為羅萊是守護著這山脈的精靈吧,反正她從來未見過,或是未聽過有精靈的存在。但她卻萬萬想不到這精靈是挺冷酷無情的,羅萊冷笑了一下。
 
「哼。上到來吵醒了我,便嚷著要走,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道理來的。」
 
艾克瑞維倫尼嘉開始冒著冷汗,因為他們不想發生的事發生了,就是在魔力未恢復的時候再一次面臨大敵,而這一次的更是一名從未見過的精靈,他們不知道這名精靈的來歷和實力到底是如何的。
 


「放心,我不是要與你們打鬥或是什麼。反正,我很不屑與人類們有過多的接觸。」
 
羅萊彷彿是看穿了艾克瑞心中所想,直接了當的回應艾克瑞。雖然羅萊的回應是讓艾克瑞感到很不愉快,但是不需要打鬥令他鬆了一口氣。反而,維倫尼嘉卻比起剛才的緊張,因為她認為這精靈來頭不簡單,不需要打鬥更是令她感到憂心。
 
「我,要與你們玩一場博奕遊戲。」
 
「博奕?賭什麼?」
 
「請不要用『賭』這種人類骯髒的語言,這只是一場遊戲。當然,這是一場有輸有贏。」
 
「我們拒絕。」
 
「這不到你去決定,你們沒有選擇拒絕和接受的空間,因為你們一!定!要!玩!你現在明白嗎?」
 
「我們………」


 
艾克瑞話音未落,便發現自己和維倫尼嘉早已身在潭的中間。沒錯,他們違反了整個世界的物理定律,他們站在潭水之上。然後,他們發現潭的邊緣,被一幕水牆所包圍住,他們沒有離開的選擇。
 
艾克瑞曾經嘗試跑到潭邊穿過水牆,卻發現那道水牆是被一條條強勁的水流所組成,那怕是一塊鋼鐵穿過這道水牆時,鋼鐵都會被割碎。
 
「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要你們留下。」
 
「………那玩什麼?」
 
維倫尼嘉艾克瑞接受了要玩這場博奕遊戲的事實。
 
「剛才我說了,這一場遊戲,是有輸有贏的。」
 


「………」
 
「你們贏了,我會給你們每人一個願望。但是,若是你們輸了的話,便要留下你們的頭顱。」
 
「你說什麼…………????????」
 
「我說,是你們要留下頸以上的部分,亦即是,你們的頭顱。」
 
此時此刻,他們沒有因為原來羅萊大瀑布的願望傳說感到高興。他們因為輸了的後果而感到驚恐。
 
「………為什麼就一定是你要去決定輸贏的結果?」
 
艾克瑞感到十分得不憤,感到十分不公平,卻又十分無奈。
 
「難道你們認為這場遊戲是有公平的存在性嗎?若你認為真的是十分不公允的話,那麼,你們大可以從這裡離開,若然你認為你能夠完整無決的從這裡離開。」
 
艾克瑞沒話可說,只好無奈的接受眼前的精靈羅萊一一開出來的條件。
 
「好吧………」
 
「 我們這個遊戲名為︰『留下首項』。」
 
「留下首項???」
 
先是輸了的懲罰,現在是遊戲的名稱,都是關於頸項上的頭顱。究竟這個精靈到底葫蘆內賣什麼藥?
 
「沒錯。」
 
「這………到底……是什麼玩法?」
 
「很簡單的,亦很好玩。你先看看這裡的環境吧。」
 
艾克瑞環顧四周,這座潭的東、南、西三方被水牆所包圍,而北方則是羅萊大瀑布。那座大瀑布鮮有幾個大石頭從瀑布突了出來,使瀑布的流水都分岔了。
 
「看完了吧。你們要把一個頭顱,和我鬥快的放在這個大瀑布上的最高的大石頭上。你們兩人之間決定誰先玩這個遊戲吧。我可以說的是若然有兩個人玩這個遊戲的話,通常都會有一個人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可算是很幸運的一群。」
 
這不用解釋,也知道羅萊是想艾克瑞維倫尼嘉兩人之間互相殘殺。誰玩這個遊戲先的人便可斬下另一個人的頭顱,然後放上那個大石上。先不論他們比起羅萊誰會更快,第一個玩的人起碼保障了自己有一個頭顱放上大石頭先。
 
「我!來!玩!這!個!遊!戲!先!吧!!!!!!!!!!」
 
艾克瑞大喊。
 
艾克………你這……不是………中了那個精靈的………詭計嗎?」
 
維倫尼嘉詫異的望著眼前的人,竟然為了自己的生命,背叛了自己。她害怕的不是因為自己因而會死去;她失望不是因為艾克瑞竟然中了羅萊的詭計;她心寒的是她的朋友會因為自己的利益而背叛了她。
 
「我也不能說些什麼,人大難臨頭各自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吧。更何況我們只是相識不到一星期的人,我不能強求你作什麼。」
 
維倫尼嘉的聲音變得漸漸的無力。反正,這種失望感也不會維持很久吧,自己都快要死。她回想起當日碰到他的時候,她對他抱有一種歉疚,因為她以為他是壞人。她回想起離開迦密市時,她對他抱有一種朋友的情誼,因為他向她坦白了自己身份令她覺得自己被信任。因為………她想著,無謂再想了,自己剛剛踏上成為魔法師的路途便要完結了。
 
這時候,羅萊打破了僵硬的氣氛。
 
「你們都想好了吧,那麼我們先由這邊的男性開始吧。我數三聲後便開始吧。」
 
三秒之後,這荒謬的「留下首項」的「遊戲」便要開始。
 
「三.」
「二.」
「一.」
「零。」
 
一個,然後第二個頭顱,便出現在羅萊大瀑布最高的大石上。
 
艾克瑞的頭顱剛才是第一個出現在終點之上,然後便出現了一個未知人物的頭顱在終點上。
 
羅萊全程的瞧著終點望,臉露出失望的表情。
 
「看來那位男性勝出了。可是,哼,他卻無福兌現我所許下的承諾了。」
 
「你說……我無法兌現你許下的承諾?為何?」
 
艾克瑞以一種輕佻的態度向著羅萊質問。艾克瑞的頭顱,依然在艾克瑞的頸項之上。艾克瑞的頭顱,依然在羅萊大瀑布的大石上。艾克瑞的兩顆頭顱,都在各自應該要出現的地方。
 
「…………你作弊?」
 
羅萊在那一剎那間顯露出一絲驚慌的模樣,但很快的回復平時冷靜的態度。
 
「誰說我有作弊?」
 
「但為何會出現兩個你的頭顱?在我的認知中,人類只會有一個自己的頭顱。」
 
「那你應該問問自己訂下的規則吧。」
 
「規則?」
 
「對呀,你的規則又沒有說明是要人的頭顱還是什麼,又沒有說明你要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頭顱。」
 
「…………」
 
「我只是用魔法在大石那兒種了一個果實而已。」
 
「果實?」
 
「一個大得和我頭顱一樣的果實。不信的話,你上去那兒看。」
 
「你取巧?」
 
「我沒有取巧,只是根據你所訂下的規則而定下自己的戰略罷了。」
 
「這不公平。」
 
「如你所說,這個遊戲從來都不存在公平性。」艾克瑞漂亮的將主導權從羅萊轉移到自己的手上。
 
「這回便算了,那位女性可就不能那麼幸運了。我這回說得清清楚楚吧,頭顱必定是要人的頭顱,是貨真價實的人頭。」
 
「難道你要對於一名昏到在地上的女孩子那麼殘忍嗎?」
 
艾克瑞指著早已嚇到昏到在地上的維倫尼嘉,輕鬆的拿她說著笑。
 
「那不好意思了,我就只好當她輸了。」
 
「咦?我說你這個精靈不要那麼賴皮啊。」
 
「我哪有?」
 
「你說的,遊戲有輸,便有贏吧。我贏的話,你說過會達成我一個願望的吧。」
 
「對,我是不會食言的。你言下之意便是要豁免這位女性不用玩這場博奕遊戲吧。」
 
「你真是自作聰明,誰說我不想維倫玩這個遊戲?這個遊戲是多麼的好玩和剌激。只是,我的願望是︰讓維倫直接勝出這場遊戲。」
 
「你!!!!!!!!!!!!!!!!!!!!!!!!」
 
「你什麼?是你說過有輸便有贏,那你要願賭服輸吧。」
 
這意味著,維倫尼嘉依然要進行這場恐怖的遊戲。只是,這場遊戲不用開始,便會讓維倫尼嘉馬上得到勝利。而維倫尼嘉亦順利成章的得到羅萊所定下的許諾。
 
「好吧………」
 
羅萊像是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奈的接受艾克瑞所說的話。這等同於當初艾克瑞維倫尼嘉一樣無奈的接受羅萊所提出的每一件事。
 
「她的便是我的,讓我替她說出願望吧。」
 
「…………」
 
「我想能夠離開這個大陸,還我自由。」
 
羅萊打量了艾克瑞一下。
 
然後,一個鮮黃色的魔法陣出現在艾克瑞身上,鮮亮得像希望之光一樣,魔法陣中心的天使圖案像是向著艾克瑞微笑。不一會兒,那個魔法陣由艾克瑞的頭上降至腳底下,然後便消失了。艾克瑞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我解開了你身上的封印魔法。別怪我好奇一問,這個封印魔法是挺難解開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會有這樣的封印魔法出現於你身上?」
 
「我先謝過你真的兌現承諾,但我很難向幾十分鐘前才嘗試索我們命的精靈道出自己的事情。」
 
艾克瑞頭也不回便抱起昏在地上的維倫尼嘉,頭也不回便離開了羅萊大瀑布的範圍
 
「你們兩個人挺有意思的,但瞧著吧。終有一日,我要你們後悔今天你們的所作所為。」
 
艾克瑞一心想把維倫尼嘉抱到被折斷的籬笆那兒,畢竟那兒比較多物資吧,好讓維倫尼嘉有個舒服點的地方休養,和自己能夠在那兒找點食物補充體力。
 
艾克瑞回想起維倫尼嘉最後指著他罵的一句,和她失望的表情。他又會怎會捨得捨棄她呢?他情願捨棄自己的命去救她吧,畢竟她曾經冒著生命危險救了自己一命吧。他在登上羅萊山脈的那一刻起,便答應了維倫尼嘉一定要好好保護她的,作為男子漢,又怎能輕易的食言呢?
 
艾克瑞在差不多到達被折斷的籬笆的總部時,他發現那兒有很多魔法局來的士兵在那兒。
 
看來,他和他們戰鬥時引起不少轟動,都吸引涎龍市的魔法局前往視察吧。艾克瑞不想自己的身份暴露的情況下,便停下腳步,回到較上的地方先行歇息一下。
 
「這……這是那裡?」
 
「妳醒了嗎維倫?我是艾克瑞。」
 
「嗚嗚…………」
 
維倫尼嘉睜開眼睛後,一看到艾克瑞,便忍不住抱著他哭起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