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荊棘叢生
 
維倫……維倫……妳醒醒………」艾克瑞不停叫著躺在地上的維倫尼嘉
 
此時此刻,已經到了翌日的早上,他們兩人都昏迷了很久。只是艾克瑞較快恢復了體力,以及傷口都痊癒了,故比起維倫尼嘉更加快醒了過來。
 
艾克瑞在模糊的記憶中看見一個看似很慈祥的女性將放麥穗放了在自己的胸膛上,然後便被一層金光包圍著自己,那些金光像是什麼靈丹妙藥似的,自己的傷口很快的癒合起來,只是過程太疼痛故再一次疼昏了自己。在閉眼前,看到了維倫尼嘉在自己的身旁昏過去。
 
……艾克瑞……你……沒事……就好了……」維倫尼嘉勉強地睜開了眼睛,看見自己的朋友沒有事感到十分安慰。
 
她昏到的那一刻,她以為自己快要死去了。畢竟……在那個時候使用「穀神星」是將自己推入死亡的做法。


 
她的頭很痛,痛得不太記得發生過什麼。迷迷糊糊中,感覺到,有人將魔力注入了自己的身體,才讓自己沒有因體力透支而休克。
 
「對對對,我沒有事了。妳也沒有事實在是太好了。妳實在是令我擔心不已,我知道的,是妳救了我及擊退那些放暗箭的傢伙。」
 
「不用說什麼……了。你替我……擋…了那些箭,我……救回了。這便……當作是大家打了……個和吧。咳咳。」
 
維倫尼嘉勉強地坐了起來,看來要讓她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
 
「我們不要在前進了,妳看妳自己都撐不住了。」


 
「不……不……我們繼續往上去吧……都差那麼小小路程………」
 
「再有人襲擊該怎麼辦?」
 
「我相信你……你這一次……一定會保護我的。」
 
「………好吧………我先去找些水來。」
 
艾克瑞拿起自己的行裝,翻了一翻,所有東西也在,沒有比搶去什麼東西。他拿了些水和幾顆能夠促進體力回復的丸子,這些丸子都是通過提煉霸王花而成,藥用價值甚高。他覺得整件事很奇怪,在整個夜晚裡頭,他們都是陷入昏迷的狀態,按理說這是襲擊他們的最好時機。


 
「來,維倫,先喝些水,然後吞下這些丸子,能夠促進妳的體力回復。」
 
「謝謝………」
 
「我們兩人之間就不用再說什麼謝謝不謝謝了。有些東西想問你的,你知不知道偷襲我們的人是誰嗎?」
 
「是……是一對兄弟,他們說……自己的被折斷的籬笆……來的。」
 
維倫尼嘉服用了那些藥丸後,精神好了不少。
 
「好吧,我們先在這兒休息多一會兒。我們正式恢復精神後便起行吧。」
 
「好的。還有……我不知道為何像是……在身體頂不順的時候被注入了魔力…」
 


「不要擔心了,也不要去想,整頓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艾克瑞如往常一樣,陷入沉思。他不明白為何會有人在這荒山野嶺救了維倫尼嘉一命,還有不明白被折斷的籬笆這一夜裡會消失了不回來報復再度襲擊兩個手無寸鐵昏了過去的人。這一切一切的答案,怕樣子是要揪出被折斷的籬笆才能夠解答得到。
 
在下午時分,維倫尼嘉算是能夠走動了,但是使用魔法的話卻是難上加難,因為身體內的泰坦粒子未能夠一時三刻完全恢復過來。
 
他們兩人吃了一些簡便的食物,便再一次上路了。
 
兩人此時此刻是抱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心態前往羅萊大瀑布維倫尼嘉一心想前往瀑布嘗試能否讓艾克瑞離開這個大陸,縱然她從不知道有什麼原因和過程令他未能夠離開迦密聖言大陸,他沒有說她便沒有過問;艾克瑞前往瀑布是想找出被折斷的籬笆,去解釋這兩日發生過的事情,或許,更能解開「三•八•一•四」的謎團。
 
羅萊山脈的山路愈發愈崎嶇,即便連體力素來不錯的艾克瑞都快要頂不住了。
 
維倫,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好……我都快要猝死了,這條路,真是名不虛傳的難走。」


 
「不要亂說話了。來吧,快點喝些水。」
 
他們兩人休息過後便再一次起行,但是這回的速度愈來愈慢,因為路愈來愈徒峭和崎嶇。
 
艾瑞,你過來這邊看看。」
 
「我的名字何時被縮短了變成艾瑞的?」
 
「挺好聽呀。那麼,我的名字又何時被縮短了那麼多?」
 
「………」
 
「說笑罷了,我喚你艾瑞你喚我維倫,這次都是一人一次打個和。不要說這些了,快過來看看。」
 


當他們坐在大石上休息的時候,維倫尼嘉聽見了前方遠處的森林有些聲音,便好奇的走了過去。
 
豈料,當她藏在一棵大樹後,把頭伸出去望一望時,發現到襲擊他們的兩兄弟。不對,而是整個被折斷的籬笆的大本營就是在那條山路的附近。究竟他們能夠有多麼猖狂的才能霸佔這條路附近的地方去設立自己的總部?
 
「你看看艾瑞,那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便是襲擊我們的人雙胞胎兄弟了。」
 
「可惡………」
 
艾克瑞不其然的緊握著拳頭,這是很自然的,沒有維倫尼嘉的協助,他早已一命嗚呼了。
 
維倫,他們曾經偷襲了我們,我們現在做同樣的事情吧。我從來不喜歡使用魔法傷害人,但他們的而且確先傷害了我們。」
 
「……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況且,他們那邊有十幾個人在那裡,只怕是我們不能夠應付的人。」
 
維倫尼嘉說得沒有錯。艾克瑞亦很清楚他的魔力本來就不高,若然硬並硬,他也沒有信心能夠與那兩兄弟硬碰硬,更何況那裡是有十幾個與那兩兄弟魔力不相伯仲的人。他也知道要是上次不是維倫尼嘉的契約紙,以及不知道被什麼人救回,維倫尼嘉早已因為魔力透支而死亡。


 
「我知道。但是只要我們能夠殺他們一個措守不及的話,也許我們能夠出奇制勝。」
 
「我……我的魔力……我想也是充沛的。」
 
「不用。我不想妳再一次陷入險景。除了以牙還牙外,我也不想他們遺害人間了,我們避了他們的攻擊,卻會讓接下來的遊客遭受攻擊。」
 
「但是……」
 
「不用了。妳在這兒等我一會兒,真的真的發生什麼事要妳的幫忙我便會通知妳了。不用擔心。」
 
說罷,艾克瑞便鬼鬼祟祟的接近敵方的陣營。他先躲在像是他們物資儲存的帳幕後面。
 
「植物魔法。『萬花盛開•痲痺胞子』。」
 
艾克瑞使用的魔法裡頭,攻擊魔法佔小數。比起攻撃魔法,他更擅長使用降低敵人能力值的異常狀態附加魔法,除了能夠之後用攻撃魔法更得心應手,魔力的消耗更是比起攻擊魔法低。
 
一個、兩個、三個……數十個翠綠色的魔法陣在敵方陣營裡的草地上冒了出來,只是其顏色實在是與草地的顏色過於相近,難以讓人發現出來。然後,每一個魔法陣上都冒出了一小棵含苞待放的粉紅色花苞。
 
忽然間,一些黃色的粉末從花苞噴了出來,而粉紅色的花朵則開得極之燦爛。那些黃色的粉末飄散至空氣當中,經過氣流的分散,那些黃色的粉末慢慢的隱藏於被折斷的籮笆魔法師呼吸的空氣當中。
 
此時,艾克瑞未有因為這樣而罷休。
 
「植物魔法。『萬花盛開•睡眠胞子』。」
 
同樣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樣的是這次的花是湖水藍的,噴出來的粉末是灰灰的,逐漸的融入了空氣當中。
 
「喂……你們過來代替我吧……我四肢感到有點乏力……和眼睏了……我去睡一回兒,待會便會回來………」
 
「我……正正……想叫…………」
 
被折斷的籬笆的魔法師接二連三的慢慢倒下了,因為艾克瑞所釋放的痲痺和睡眠胞子見效了。或許這對於那些魔力不太充沛的魔法師奏效,那些身體較為壯健的魔法師只是感到有些不適,包括那兩兄弟。
 
艾斯艾倫,為何他們都會倒下了?」
 
原來較大的那個叫作艾斯,年紀較小則叫作艾倫
 
「我也不知道呀。大哥,你感受到有些睡意嗎?」
「小小吧,有些乏力的感覺,但不太緊要。」
「你們兩兄弟覺不覺得有些奇怪的地方?這空氣………有些異樣。」
那三個魔法師大力的嗅了一嗅,發覺空氣中有被污染的痕跡。
 
「『屬性附加』魔法。『風』。」
 
艾斯把風屬性附加到自己的身體上,驅散被污染的空氣。否則,他們三個繼續長期吸入這些空氣的話,他們遲早也會倒下的。
 
曼特,不要吸入那些空氣,是被污染了的。」
 
「誰人在這裡作怪?給老子我快點出來!!!!!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這裡放肆?」
 
「沒錯!這兒是咱們被折斷的籬笆的據點!」
 
當然,艾克瑞不會笨到只是受幾下的喊罵便自投羅網。除了植物魔法外,他亦能夠運用土魔法的。
 
「『土』魔法。『土壤液化』」
 
這魔法已是艾克瑞的極限,這魔法若然是交由強大的魔法師運用的話會便得很可怕。現在的艾克瑞只能夠無目標的液化土壤,並只能夠液化至小許的程度。而強大的魔法師則能夠隨心所欲的液化目標土壤,這種做法可以媲美強震大地震帶來的土壤變質的效果。
 
艾克瑞集中精力的嘗試慢慢液化土壤,只見他額角上不斷冒汗,而那三名仍然沒有事的魔法師則在尋找艾克瑞的踪影。在那一瞬間,那個名為艾倫的魔師師腳跟旁的土地凹陷了小許。
 
艾倫一個不留神,便不小心摔了一跤,別人摔倒了或許沒有事,但這個艾倫卻頭下地,一摔便昏了。
 
「可惡……是正人君子的便快點出來,不要老子自己親自走過來揪你出來打!」
 
「不用這麼毛躁。先靜下來吧,畢竟我才是現在這裡的主事人。」
 
「……是的,曼特……」
 
「『日照』魔法。『光聚』。」
 
那個名為曼特的魔法師將右手的中食兩指指向天,再掃下來,五束巨大的光柱仿彿從太陽那兒直射到艾倫艾斯曼特艾克瑞維倫尼嘉身上。然後,曼特啪了一下手指,只剩下射向艾克瑞的那條光柱。
 
「這樣,你便找到他了吧。」
 
「是的。」
 
「『屬性附加』魔法。『火雷二絕』。」
 
艾斯把火屬性及雷屬性附加至那個光束裡。艾克瑞心知不妙,往上一望,只見數支雷電及火焰從天而降向他劈下去。即使他此時此刻使用防禦魔法又有何用處,魔法發動的速度,遠不及雷電的速度。
 
「呀!!!!!!!!!!!!!!!!!!!!!!!!!!!!!!」
 
雷電和火焰確確實實劈到了艾克瑞,他應聲倒地。
 
「我想艾斯你的『火雷二絕』真的劈到了那個人。你聽,現在都沒有聲音了。」
 
「哼,我就看看有誰人能夠躲避到雷電的速度。」
 
「大哥,我們不要讓他停了。」
 
「『日照』魔法。『日祭』。」
 
這個時候,從太陽的方向,數十支巨大看似十分灼熱的光束正快速地向著艾克瑞進發。但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武器』魔法。『箭•萬箭齊發』。」
 
每一條光束裡,突然間多了數十支箭藏在裡頭。即使只有一支光束命中艾克瑞,他必死無疑。
 
「『屬性附加』魔法。『土木互生』。」
 
艾斯把木元素附加在箭上,使箭變得更鋒利,更長,更大;另一方面,他把土元素附加在剛才遭「光聚」覆蓋的範圍之土地上。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嘗試讓土地的土元素和箭上的木元素互相呼應,增加木箭的命中率。光束,確確實實命中了先頭被「火雷二絕」擊倒的艾克瑞
 
「那個欠打的人應該死了吧,曼特大哥。」
 
「我們走過去替他收屍吧!」
 
「好的。」
 
他們三人走過去物資儲存的帳幕那邊。但是,他們什麼人都看不見。艾克瑞並不在那裡。這是候,一個人從高處躍了下來。
 
「你們,在找我?哼!」
 
這是艾克瑞的聲音。
 
「不可能……不可能……」
 
曼特大哥,為什麼這個人中了那麼多致命攻擊還可以……」
 
他們三人看到艾克瑞安然無恙的時候,不禁動搖了一下。這時,艾斯開腔。
 
「是正人君子的,就不要搞這麼多小動作了。使我們這邊的人都昏過去了。」
 
「呸!正人君子?那你們就是正人君子嗎,偷襲我和我的朋友,幸好我的朋友最好都擊敗了你們兩兄弟。」
 
「什麼?哼!這正好讓我報仇了,不殺了你這個廢物就解不了我心頭之恨。還有,我從來沒有說我是正人君子。」
 
「『武器』魔法。『赫菲斯托斯的火錘』。」
 
艾倫一下子便使用了自己最厲害的魔法,嘗試一下子壓倒艾克瑞。一個巨大被黑色的火炎包圍住的巨錘在艾倫手上的魔法陣上出現了,艾倫雙手緊握著火錘然後一下打在艾克瑞的那個方向。曼特毫不猶豫的想著要追擊艾克瑞,不讓他有生存的機會。
 
「『日照』魔法。『大日祭』。看你這樣仍能夠站立起來嗎!」
 
兩個巨大的金黃色魔法陣出現在太陽以及火錘的位置,中心有太陽的標誌。巨大的光束從兩個魔法陣延伸出來,並連接在一起。光線的壓力巨大得更加令「赫菲斯托斯的火錘」都被壓碎了。
 
「到底,你們在幹什麼?對住沒有人的地方發動魔法是現今流行的做法嗎?」
 
曼特艾斯艾倫三人愕然的慢慢轉向後方發出聲音的地方,他們只見艾克瑞完整無缺地企在他們的後方。
 
「你們發動完魔法了嗎?可以輪到我嗎?」
 
艾克瑞依舊保持輕佻的態度向三人說話。
 
「你這個廢物我不知道你幹了什麼會能夠仍然站立在這裡。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屬性附加』魔法。『土木互生』!」
 
這次,艾斯把木元素附加在土地上,土元素在森林中的樹木,意圖想利用樹木去攻擊艾克瑞。但他卻不知道艾克瑞所使用的魔法是什麼。
 
「謝了,我便收下你的元素粒子吧。『土』魔法。『地遁』。」
 
艾克瑞靈巧的潛入了地下,並再度出現於他們三人的背面。
 
「去死吧你們!最強『植物』魔法。『荊棘叢生』!!!!!!!」
 
艾克瑞從地上召喚了很多數十米高的巨大荊棘出來,他們三人反應不切,被荊棘卡在半空。這魔法的恐怖之處不在於限制敵人的活動,而是荊棘上的刺把曼特艾斯艾倫的皮膚都刺破了。他們的血慢慢地滲了出來,不用一會兒,荊棘原本的灰黑色,都被染成鮮紅色。而他們三人,則在荊棘上痛苦的呻吟著,最後不敵疼痛而昏倒了。
 
「這樣就夠了,我也不會想他們死的。」
 
艾克瑞拍了一拍雙手,後方的荊棘都全數消失。至於曼特艾斯艾倫三人則重半空中跌到在地上。這一下更令他們三人的傷勢嚴重,但比起仍然被荊棘折磨著,這已經算是輕傷了。
 
艾克瑞吐了一吐舌頭,心裡大叫著他是多麼的幸運。因為他所使用的「植物」魔法和「土」魔法都是使用木元素及土元素的泰坦粒子,他本來是會被「日祭」和「萬箭齊發」擊中的,必死無疑,但因為艾斯所使用的「土木互生」增加了艾克瑞身邊的木元素和土元素,令他及時使用到「地遁」避過了那一輪的攻擊。他的魔力其後消耗得更厲害,只是艾斯再一次使用了「土木互生」使他能夠以低魔力消耗發動「荊棘叢生」。
 
論實力,曼特艾斯艾倫三人絕對在艾克瑞之上。若然艾斯充分了解艾克瑞的魔法,倒在地上的不會是他們,而是艾克瑞
 
「植物魔法。『萬花盛開•睡眠胞子』。」
 
為求保險,艾克瑞使用他剩餘的魔力使被折斷的籬笆的魔法師都繼續沉睡。待他和維倫尼嘉在回程的路途上才好好審問他們,反正艾斯那三個人都受了那麼重的傷一時三刻也問不了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