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規則
 
艾克瑞維倫尼嘉兩人一大早便起了床,因為他們都為即將加入魔法師聯會而感到十分興奮和緊張,而維倫尼嘉已經沒有再為昨天的事向管家發脾氣。
 
「早安。」
 
「早安,大小姐。」
 
「管家先生,早安。」
 
「早安,先生。」


 
艾克,我們要快點吃早點了,否則去到修斯貝爾市已經是深夜了。」
 
「妳不用那麼急吧,漁翁之網又不會妳遲了那麼小小便跑掉。」
「大小姐,您可以放心,我已經安排好馬車了。馬車到達里奇維市的渡頭會是大約下午時分,你們可以趕上傍晚時分開往修斯貝爾市的船,然後晚飯的時間便會去到修斯貝爾市。那所魔法師聯會的總部是在修斯貝爾市的渡頭附近。」
 
「謝謝你的安排。」
 
「大小姐,這兒是您的一封信,於緊急關頭方可打開。」
 


「這封信是……?」
 
「這是太太臨終前給我保管的一封信,當您成為天體的守護者後,方可給您。」
 
「好吧,我會把它放在袋子裡,不會離開我半步。」
 
「但是大小姐,您可要記得緊急關頭才可以打開。」
 
「行了,我會記住,謝謝。」
 


維倫尼嘉接過那封用了蠟封好的信,放在自己一個素日都跟在身邊的袋子。這是她媽媽留給她的遺物,她絕對不會遺失的。
 
艾克瑞維倫尼嘉用過早點後,便啟程前往修斯貝爾市
 
維倫,妳要不現在拆了那封信出來看?」
 
「不,媽媽說是要緊急關頭才能打開來看。」
 
維倫尼嘉每次說起或想起爸爸媽媽的事時,都會顯得特別認真和傷感,艾克瑞也為自己說錯了話,便吐了一吐舌頭。
 
維倫尼嘉轉了頭背向艾克瑞,因為她再一次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事,令她很想哭。艾克瑞有見及此,便將洗好的手帕遞給了維倫尼嘉
 
「謝謝……」
 
維倫尼嘉嗚咽的謝過艾克瑞的好意,淚水本已一早在她的眼眶打轉。這樣一開口,眼淚便將天上的雨一樣掉了下來。她由小時候便已經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原因會發生這樣事情,令魔力充沛和強大的爸爸媽媽遭遇這種不測。


 
「若是不愉快的回憶,你便無謂再想了,以免令自己傷神。」
 
艾克瑞嘗試安慰眼前的淚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維倫尼嘉第一次這樣哭。但艾克瑞不懂如何安慰女孩子,才經常誤觸維倫尼嘉的傷心處。
 
艾克瑞將右手遞給維倫尼嘉,讓她好在這段期間握著自己的手,令她有些安全感。
 
至少,讓她知道日後的路她還有他一起走過。
 
正如管家所言,他們於下午時分便到達了里奇維市的渡頭。他們在渡頭附近的一個休憩用地休息,吃著管家為他們準備的一些飯糰和便當。
 
「咦,艾克,你看看那兒。」
 
維倫尼嘉指著渡頭入口附近的位置。那兒,有一群人圍著箱子不知幹什麼。
 


「……又是他們……」
 
「你認得他們?」
 
「妳那麼快便不記了嗎?我們離開聖言市時坐那艘船的時候……」
 
「………噢,我記起了,他們那時……」
 
「對,不知道再幹什麼,施加一些魔法陣至一個箱子。」
 
「那個箱子……好像就是那個!」
 
「不要望!!!!我知道是那個箱子。」
 
艾克瑞生怕維倫尼嘉直望那個箱子時,她會被吸引了過去。故此,艾克瑞立刻打斷維倫尼嘉的思路。


 
「要不是你打斷我的思路……剛才我的心神好像被什麼懾走……」
 
「我對上那一次也是這樣。所以這次我離遠看見他們,我便回避看到那個箱子。」
 
「他們是不是在施加什麼魔法上那個箱子?」
 
「我上一次也是這樣想。但若是要施加魔法的話,為何他們會隔了兩天仍然不斷施加?」
 
「那即是是……」
 
「對,我想他們是要利用魔法打開那個箱子!」
 
「即是…那個箱子是被施加了封印魔法!」
 


「我想是吧。你又懂得封印魔法嗎?」
 
「我是不懂的。但我小時候也有接觸過封印魔法,所以略知一二。」
 
「看來那個封印魔法是很高級,你看,他們縱使使用的魔法不算太強,但他們同時施加的話,那個威力也是不容小覤。」
 
「我想,至少,箱子裡的東西是存放著些不得了的東西。」
 
「嗯……等那股吸引力很奇怪的…………待會兒,我嘗試再直視那個箱子……」
 
「不可以啊!」
 
「我知道是有風險的,所以,十秒內必定要把我喚醒!」
 
艾克瑞維倫尼嘉把視線放回渡頭的入口時,才發現那一幫人都已不見了。兩人才只好作罷,反正兩人都只是好奇的想解開那箱子「奇怪的吸引力」之謎。
 
不經不覺,已經到了傍晚,渡頭的入口亦開放了給準備前往修斯貝爾市的人們,艾克瑞維倫尼嘉便先進了渡頭裡面。
 
在這艘船內,艾克瑞維倫尼嘉都找不到那幫人,他們便思量著到底箱子裡頭是存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他們提出過可能會是食物,一種被施加了魔法的食物,總之就是一堆沒有邏輯推斷下的物件吧。
 
反正,這個箱子又不關他們的事,何必要那麼上心呢,說這個話題只是打發下時間吧。
 
他們下船後,便立刻拿著行裝前往他們未來的聯會 - 漁翁之網進發。
 
他們站在聯會的門口面前,頭仰望著掛在門頂的門牌,寫著「漁翁之網」。
 
他們知道自己快要展開人生旅途上的新一頁,感到無比的興奮。
 
艾克瑞要推開那道大大的木門,木門自己便打開了。
 
「歡迎你們的到來。」
 
門後是一名高大的男子,正確來說,是一名年約六十的男子。他一頭白色的短髮,留著白色的鬚顯得他更加滄涼。
 
「不用怕,我是這裡的會長 -安爾 。」
 
「會長?」
 
「對啊。呵呵,我預知了你們的到來,便提早為你們打開門了,艾克瑞維倫尼嘉。」
 
「預知?」
 
艾克瑞維倫尼嘉對著面前的安爾感到十分迷惘。
 
「不要站在門口發愣了,快點進來吧。」
 
他們兩個便聽他的話,走進了他們的聯會 - 漁翁之網
 
艾克瑞維倫尼嘉走了進去漁翁之網的總部,這個聯會可謂在樸素中有一點風味。整個聯會的內部都是由木組成的,木柱、木樑、木椅、木桌子等等。但這些木製品並非隨便任何一塊木可製成的,而是用了西部海百科隆多大陸草奈市草奈木林中的紅木製成,紅木價值非凡,一塊約兩米的紅木可以值上約四百萬銖,而整個聯會的構造都是用紅木而組成,這個聯會可是用了很多錢去建造。
 
這個聯會大致可分為四個部份。
 
第一個就是位於地下的前櫃,所謂前櫃就是會有聯會的員工二十四小時當值,向魔法師介紹適合他們的工作,當然,若他們想自己主動找工作的話,只需向員工申報好讓他們紀錄在案。
 
第二個就是位於地下的公共休憩地方,工作過後或沒有接工作的魔法師可以在這兒休息、吃飯、喝酒、談天,讓魔法師能夠聯誼,這兒亦是每一個聯會為何會團結的原因之一。
 
第三個是戰鬥用地,同一個聯會的魔法師可以到前櫃申請在戰鬥用地中切磋,讓魔法師的魔力、戰鬥力等有所提升,方便他們可以接下一些比較高難度的工作。
 
最後一個,亦即是第四個部份便是位於二樓或以上的空間,那兒是給聯會會長及一些在聯會權力較高的人士商討聯會事宜和他們的宿舍。
 
艾克瑞不得不對於這個聯會感到相當驚訝,一個低級魔法師聯會竟然會有這樣奢華的建築。等等……為何是低級呢?為何管家先生會說這是一個低級魔法師聯會呢?艾克瑞印象中這個聯會應該是中級魔法師聯會的啊。
 
「對不起了,讓你空歡喜一場啊艾克瑞,我們至從有一位特上級魔法師離開後,漁翁之網便被魔法法庭降格為低級魔法師聯會了……」
 
會長安爾很明顯的顯得十分傷感,看來這位特上級魔法師是………
 
「他走了?為何?」
 
「他不是走了去什麼地方……而是因為一次任務中遭遇不測。」
 
「噢……」
 
「沒關係呢,我們聯會就靠你們這些新人吧。」
 
會長再一次顯露他在迎接艾克瑞維倫尼嘉時的慈祥和歡愉的笑容。
 
「會長,我想問……」
 
「呵呵,小子你不是已經想到了嗎?我使用的魔法便是預言魔法。」
 
「預言??????」
 
維倫尼嘉一聽到預言便變得興奮起來。
 
 
「呵呵,天機不可泄啊。恕我不能夠說什麼給你們知吧。現在我所用的是預言魔法中的『心靈感應』。放心吧,我只是鬧著玩,現在起我也不用了。免得你們不再與我說話。」
 
安爾非旦像一個老人家般頑固或是食古不化,相反,他很著重與年輕的魔法師的關係,而且會顯得大度和風趣,好讓自己更能融入這個時代的魔法師。
 
「快點過來吧。」
 
安爾會長不停的催促著維倫尼嘉艾克瑞到公共地方那兒。
 
忽然間,安爾發動了聯會的魔法裝置 - 「瞬足」,讓會長一下子便跳到了,不,瞬間轉移至二樓的空間。
 
正當艾克瑞想踏進這個魔法陣時,魔法陣發出了強勁的電流,一下子把艾克瑞彈到了幾丈遠。
 
「啊!不好意思,忘記了跟你說,小子你太嫩了,還未有這個資格上來啊。」
 
會長安爾這子倒是挺壞的,讓艾克瑞昏倒在聯會的角落裡。
 
「哈哈,不打緊了,一定要開始了。」
 
維倫尼嘉望著艾克瑞,不知道到底是為他感到好笑還是疼痛好。
 
「咳咳。」
 
會長安爾清了一清喉嚨,示意聯會裡的人要留心聽他說話。雖然這時已經是過了吃晚飯的時間,但聯會裡頭仍然有不少人聚集,他們一起喝酒聊天,談談今天發生過的事情,又或者是交換魔法界上的情報。
 
「晚上好。今天大家似乎收獲也很多,這麼晚都仍然在這兒。」
 
樓下一片笑鬧聲,和應著會長安爾的說話。看來,會長和聯會下的魔法師也是很融洽的。
 
「老夫我可是捕了很多魚啊。連深海裡的『愛游魚』都給我捉到了,待明日晚上我在這兒弄一頓『愛游宴』給大家吃。還有,老夫今晚我也獲得兩件寶物啊。我們有新人了!!!!!!」
 
會長安爾特別強調「新人」二字,而樓下的魔法師比起之前更是笑鬧得更加大聲。看來,艾克瑞維倫尼嘉是挺受歡迎,至少,維倫尼嘉是這樣認為的。
 
「來吧,我們一起為他們而吶喊吧!!!!!!!!!!!」
 
魔法師們像是漁夫一樣做著撤漁網的的姿勢。
 
「你們說!!!!!我們捉到了些什麼????」會長安爾向著地下的魔法師們大喊著。
 
「我們!!!!!」
「捉到了!!!!!!!!!!!!」
「維!!!!!!」
「倫!!!!!!」
「尼!!!!!!」
「嘉!!!!!!」
 
「還有呢????????????」
 
「艾!!!!!!」
「克!!!!!!」
「瑞!!!!!!」
 
維倫尼嘉看著眾人那麼齊心的歡迎著自己從未見過的她和艾克瑞,縱使歡迎的方式是有點怪,但卻心頭暖暖的,像是感受到昔日與家人相處的那般溫暖。
 
「歡迎你們,維倫尼嘉和…………仍然昏迷當中的艾克瑞,嘻。」
 
會長安爾像個小孩子一樣笑了起來。沒辦法,那麼久才有新人加入,作為這個聯會的會長,不得不興奮了起來。
 
整個聯會的魔法師的狂野在歡迎儀式後並未有減退,他們依然在喝酒,大咧咧的坐著,說些有關維倫尼嘉艾克瑞的事情,好像是報紙標題的「墨奈爾本家族後人維倫尼嘉以一人之力纎滅了被折斷的籬笆」,抑或是艾克瑞無心無力的被電流電昏了等等。
 
這時,會長安爾拍了一拍維倫尼嘉的肩膊。
 
「會長?您什麼時候下來的?」
 
「就剛才呢。」
 
「我還以為你還未發動魔法陣呢。」
 
「對啊,我跳下來的。對了,說回正經事吧。明天我會給你們一個證件,是證明你們是我們聯會旗下的魔法師。」
 
「好。」
 
「那個證件可是很緊要的,不要遺失,因為你們每次接工作的時候,都要把證件交給前櫃的員工啊,他們會把紀錄存放至你們的證件裡。」
 
「嗯,知道了。」
 
「對了,還有……不,這事很緊要的,要這個小子醒了一起聽。」
 
會長安爾維倫尼嘉瞧了一瞧攤在地上的艾克瑞,看來剛才那股電流不是什麼好惹的東西啊。
 
「會長,不如您先告訴給我聽,然後我待艾克醒了的時候轉告給他聽吧。」
 
「…………不!不可以。這是作為我當會長的尊嚴。」
 
此時,會長安爾不再是平常的慈祥或是愛開玩笑的老伯,而是一個備有威嚴的會長。
 
安爾手指著艾克瑞,然後,一個天藍色的魔法陣出現在艾克瑞的頭上。一個水球從天而降,一下子把艾克瑞淋醒了。
 
「小子,過來。老夫我有些重要話說給你們兩個聽。」
 
艾克瑞被粗暴的叫醒了,他慢慢地爬了起來。他把姆指不停按在太陽穴,看來那記電擊弄得他頭痛得很。
 
他看見會長安爾維倫尼嘉在看著他,便會意一拐一拐有氣無力地走過向他們的位置。
 
「你……你在叫我麼?」
 
但是,會長安爾彷彿無視了艾克瑞的傷勢,一下子用拳頭打到艾克瑞的頭上。
 
「那是當然了。否則的話,我幹嗎要盯著你看???你當老夫是那些偷窺狂老是喜歡看著人嗎?」
 
「呀!!!很痛啊會長。」
 
會長安爾那記拳頭把艾克瑞再一次打得頭昏腦脹似的。
 
但是,艾克瑞這次學乖了,他裝作留神和淡定,以免待會兒會長安爾又一不留神因為自己的散漫又被打多一次。
 
「這番說話是每個聯會會長會對於新人會說的話,你們給我好好記著。」
 
「是……是的。」
 
會長安爾神色凝重的看著艾克瑞維倫尼嘉
 
「一、不論你們到底是不是喜歡這個聯會也好,也必定不能夠作出傷害聯會利益的東西。」
 
「二、不論你和妳是多好的朋友也好,聯會裡每一個魔法師都是你們的朋友。」
 
「三、給老夫我每個月至少捉十條魚回來,讓我們能夠每個月舉辦魚宴。」
 
「四、你們明天一定要來『愛游宴』。不來的話,嘻嘻嘻嘻………」
 
會長安爾不斷拍著雙手,眼神鬼鬼祟祟的看著艾克瑞維倫尼嘉,原先的緊張氣氛被他的笑聲緩和了許多。
 
艾克瑞維倫尼嘉一下子未能適應到這個轉面,都站在原先的位置發呆了。
 
安爾看到這個情況便跳起來用兩個拳頭分別對著艾克瑞維倫尼嘉那兒打下去。這時,艾克瑞像是感覺到似曾相識的場面,便反射性的退後數步,好讓安爾的拳頭落空。倒是可憐了維倫尼嘉,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頭頂已經腫了一大片。
 
「嘻嘻嘻嘻,艾克瑞今次學乖了啊,避開了老夫的拳頭。至於妳,學好些戰鬥的體術吧。」
 
「嗚嗚,會長您知不知道是很痛的啊!」
 
會長安爾沒有理會維倫尼嘉的抱怨,逕自離開了。
 
「你們啊,應該還未找到住宿的地方吧,今晚就破例讓你們在聯會裡借宿一宵吧。」
 
會長依舊背向他們走到瞬足的位置,然後一下子便上到了二樓的空間去。至於聯會內的魔法師亦開始散了,他們都向維倫尼嘉道別,然後無視了艾克瑞
 
「再見各位。」
 
維倫尼嘉有禮貌的向著那群逐漸散去的魔法師道別。
 
「奇怪的老頭子。哼。」
 
艾克瑞仍然為剛才會長安爾的「玩笑」而感到納悶。
 
「咦。」
 
艾克瑞發現有個女孩子連維倫尼嘉也沒有道別便離開了。
 
「真的很奇怪啊這個聯會………」
 
艾克瑞對於這個女孩特別在意是因為她的面部表情維持於一個崩緊的狀態,像是隨時要進入戰鬥模式似的,與她的外形格格不入。
 
那個女孩子,不,那個女人高約五尺五,對於女性來說也是挺高的,然後一頭深藍色的長髮,並擁有著豐厚但不肥胖的身材………不不不,總括而言,艾克瑞從那個外表原先是很有吸引力的女魔法師中感受到一股殺氣。
 
「這個女人……有意思……」
 
「喂!」
 
維倫尼嘉一下子便將艾克瑞從幻想,不,是從思考當中拉回到現實。
 
「我說艾克你啊,給瞬足電了一下後便發呆到現在,你要不要到醫院裡檢查?」
 
維倫尼嘉一臉正經的問著艾克瑞。
 
「沒………沒什麼啊………」
 
「好吧,我先去梳洗一下。」
 
「嗯。我今天很累了,我乾脆先睡覺明早再洗。」
 
「……很髒啊你。」
 
維倫尼嘉聽見了一陣陣鼻鼾聲,便不再說什麼,逕自去梳洗一下然後便睡了。
 
「啪!!!!!!!!!!!!!」
 
一大清早的,漁翁之網的聯會大門被人硬生生的推倒了。
 
安爾死老伯,您給我快點滾出來!!!!!!!!」
 
一把清甜的聲音從門口傳了入聯會中,這把聲音可是跟它主人說的話格格不入啊!這個人竟然用一把清甜的聲音說出這麼粗暴的說話。
 
會長安爾卻無視了這股殺氣,悠然地從二樓跳了下來。
 
「對了!就是這股殺氣!」
 
聯會中受到這把粗暴的話語的影響可不只是會長安爾一人,正確來說,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是在聯會中借宿一宵的艾克瑞維倫尼嘉
 
艾克瑞本想無視這個看來是來滋事的人繼續睡覺,但那股殺氣卻令艾克瑞感到似曾相識。
 
沒錯,就是昨天離開的時候那個看下去很氣沖沖的女魔法師。
 
「那麼早來幹什麼啊,麗絲。」
 
會長安爾仍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站在聯會的大門前。而艾克瑞則好奇的走了到接近聯會門口附近的前櫃看著。
 
「這不是已經到了聯會開門的事間嗎?早什麼?」
 
沒錯,站在門口與會長安爾「對峙」著的是昨天那個深藍色長髮的女魔法師。
 
現在看上去,那個好像叫做麗絲的女魔法師都差不多二十五歲的樣子,但仍然有股青春的氣息。
 
「是啊,老夫都忘記了。你那麼早來到這兒叫我滾下來是為什麼?」
 
「是您說阿里亥市有我要找的東西,我才讓了那個高報酬的工作給米雪爾那個婊子。」
 
「那你找不找到?」
 
「我若是找到的話,我哪用那麼氣沖沖的?」
 
「哎唷,那真的是對不起了。」
 
「我說您啊,您害得我那麼慘仍然是這個樣子,要不是昨天有新人來到,我哪會給您面子待今天才這樣?」
 
「我說呢,那兩名新人就在這兒。那個男的叫艾克瑞已經醒了,還在前櫃那兒看著我們呢。」
 
會長安爾麗絲的眼神都轉過去前櫃那兒,看到躲在一角的艾克瑞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下來的時候本能的使用了『預言』。」
 
「我說您不要轉移話題了吧。我才不會因為這兩個新人在這裡便會罷休,又不是什麼歡迎儀式。」
 
「哈哈哈哈,有趣。」
 
「什麼?」
 
安爾維倫尼嘉艾克瑞叫到了門口那兒。說是「叫」倒不如說是「粗暴的命令」吧,安爾用水球喚醒了維倫尼嘉,然後叫他們來到門口。
 
「嘻嘻嘻嘻,我來介紹吧。我們漁翁之網最強魔法師-麗絲。而這是將會威脅到你地位的新人,維倫尼嘉。對啊,還有旁邊的小伙子,艾克瑞。」
 
麗絲維倫尼嘉艾克瑞三人就在這尷尬的情況底下認識,三人面面相覤。但是,會長安爾依舊仍然不懂人情世故的認為沒有問題繼續說下去。
 
「這樣吧,麗絲。給我帶他們走一趟阿里亥市,我便補償給你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