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鐵蛇亂竄
 
在一個清晨,艾克瑞維倫尼嘉在會長安爾的「介紹」下,認識了號稱聯會中的最強魔法師 - 麗絲,亦是他們在聯會中認識的第二個人。
 
「什麼?為什麼要我帶?我與他們兩個人素未謀面!!!!」
 
麗絲極度不願意,而且極力反對著會長安爾的提議 - 帶維倫尼嘉艾克瑞阿里亥市一趟,而且原因未明。
 
「我說,你是一定要帶他們去,明白了沒有?」
 
這一次,安爾轉了一個較強硬的態度吩咐麗絲艾克瑞維倫尼嘉猜極也猜不透到底安爾在想些什麼,到底為何他們要到阿里亥市


 
「你們兩個,現在到底也是我們聯會下的魔法師,便要代表我們聯會去接工作。」
 
「這是我知的啊。但老伯你是想我們幹什麼?」
 
「對啊,我們還以為是我們到前櫃選擇啊。會長您是想我們接什麼工作。」
 
只見會長安爾磨擦著拳頭,變得十分憤怒似的,像是有誰人與他有天大的仇口。麗絲見到這樣的會長,不禁打了個冷顫,她進了聯會約莫十年,這是她頭一次看見會長安爾是這麼憤怒的。
 
「好吧,您說吧。」


 
麗絲看到這樣的會長,知道他是有苦衷才會這樣叫她和兩個新人到阿里亥市執行什麼任務,唯有無奈地答應了他的要求。
 
「那麼你們兩個呢?」
 
「嗯………」
 
「好………」
 
會長安爾嘆了一口氣,然後回復到平時從容不迫的樣子。


 
「唉。這是我們聯會名聲的問題。這個工作是要尋找一張紙,一張由遠古時代便存在的羊皮紙。」
 
「倒是明白這個任務是要我們做什麼,但為何是與我們聯會的名聲有關。」
 
「這還不是彼得那個大渾蛋!!!!他說我們根本沒有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的。」
 
補充說明一下,魔法師聯會並非與其他聯會沒有聯繫。魔法局會將工作發放至所有魔法師聯會,讓各聯會都有機會執行到任務。當某一個聯會的魔法師接了工作後,魔法局便會將該工作除下。而那些沒有人挑選的工作便會發放給不是聯會屬下的魔法師,就像艾克瑞以往接下的砂利莎莉花圃工作。
 
艾克瑞維倫尼嘉對於彼得這個人名感到陌生,故一臉惘然。麗絲看到他們這個樣子,便開腔︰「唉,彼得阿里亥市唯一一個魔法師聯會天堂之罪的會長,素來與我們會長都有些齟語。至從我們聯會被降格至低級魔法師聯會後,更加被他看不起我們。」
 
「我說的任務是屬於新人任務,新人魔法師是優先有權接下這個任務,但魔法局將這個任務定為中級或以上,所以才要麗絲你幫忙才能接下這個任務。」
 
對,艾克瑞維倫尼嘉在現階段是被評為低級魔法師;只有那些較出名的魔法師在進入了魔法師聯會後才會被破格直接成為中級魔法師,而直接成為上級魔法師那麼久以來都只有一至兩個魔法師。
 


艾克瑞維倫尼嘉,這次的任務會有難度的,但老夫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事成後我會給予相當的報酬。」
 
「嗯,我們會辦妥這件事了。對了,老頭子,那麼為何天堂之罪還未有派人接下這個工作?」
 
艾克瑞在戰鬥中都是冷靜和懂得出謀獻策的那一類人。但素日的他,是會對於自己所屬都團隊很忠心和有歸屬感。因此,他想都沒有想太多便一口氣答應了會長安爾接下這個中級難度的工作。
 
天堂之罪那兒沒有新人加入,但那個彼得實在是令人火得很。縱使可以說是我被他所謂的激將法激到,但這一口氣我絕對下不到咽啊!」
 
維倫尼嘉看到艾克瑞堅定的眼神,便心裡也答應接下這個任務。但是,她知道即使是中級的任務也好,也必定會遭遇到一定的危險。
 
「太好了,跟我過來,到前櫃辦些手續。」
 
麗絲艾克瑞維倫尼嘉三人到了前櫃那兒交低自己的聯會證件,辦了接下「# 一零零四」的中級任務的手續。
 
「現在,讓我給你說說這個任務是什麼吧。」


 
「嗯。」
 
「這個工作是由一間來至迦密聖言大陸的公司所委託的,工作內容正如我先前所說的是要尋找一張羊皮紙。但是,他們並未有向魔法局提供任何有關羊皮紙上的內容,令到工作的困難度提升了許多。」
 
「那麼,我們該如何………」
 
「一會兒才問吧。還有,這個任務不知為何被那所公司要求定為新人任務,而且被定為中級或以上難度。一般來說,每個工作都只會被定下一個難度,不會有什麼『以下』或『以上』等情況。所以………」
 
「老頭子你這樣說的話,那麼我們即將遇到的困難有機會不只是中級程度那麼『簡單』?」
 
「是………」
 
「媽啊,你不早說?給你害慘了。」
 


「你們不要那麼緊張,麗絲也會參與其中。你們好好執行吧,我相信你們是沒有問題的。不說了,我現在要去一趟海百市。」
 
說畢,安爾便回到二樓的空間,只剩下麗絲維倫尼嘉艾克瑞三人在地下那兒。突然間,有個與麗絲差不多年紀的女孩走向他們。
 
「呵呵,麗絲,我回來了~~~~~~~~~~」
 
「那又怎麼樣?你這婊子我看見你也覺得你很嘔心,快滾開吧。」
 
「哎唷,我倒是明白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這個道理啊~~~我不用你說我也會走開的,我趕著到前櫃那兒領取報酬啊。」
 
「我告訴你米雪爾,你只是接了我不想做的工作而已,不要那麼得寸進尺。我不用妒忌你些什麼。」
 
「什麼????哼!你不要裝模作樣了。」
 
說罷,那個名為米雪爾的魔法師便自己走向前櫃的方向。


 
此時,麗絲對著她大喊︰「反正,我被會長親自,沒錯,是親自!!!!!!!!!!委託了一份很高,對,是很高!!!!!!!!!!!!報酬的工作!!!!!再見了!!!!婊子!!!!!!!!!!!!!!!!!!!!!!!」
 
米雪爾像是沒聽到,對於麗絲的說話沒有任何反應,表面上。
 
「你是維倫尼嘉,而你是……艾克瑞吧。咱們起行吧,要不然都不知道這該死的任務是要做多久的。」
 
麗絲,為何聯會有這種人?」
 
艾克瑞似乎對於米雪爾有很大的興趣。
 
「小子,小心你的措辭。不要用『這種人』去形容那個婊子,你沒有這種資格。她的實力不比我低,要是她認真起來,你必定死無全屍。」麗絲以不屑的眼神瞧著艾克瑞看。
 
麗絲,你是用什麼魔法的?」
 
維倫尼嘉看見艾克瑞尷尷尬尬的不再與麗絲對話,便自己打開了一個話匣子,將剛才的氣氛轉換成一個輕鬆點的氛圍。
 
「你問我?我的魔法可是很漂亮的,有機會給你見識見識吧。」麗絲一臉自豪回答著維倫尼嘉的問題。
 
艾克瑞至看到麗絲那一刻起,便對於她感到十分興趣,便插口道︰「漂亮?怎樣的漂亮?」
 
麗絲邪惡的笑著說︰「你要不要試一下?在你的身體上開上幾百個小洞是多麼的壯觀。哈哈哈哈。」
 
艾克瑞有感像是被麗絲針對著,嘀咕著︰「好了好了我不說話便好了。」
 
「是呢,麗絲,你是上級魔法師嗎?」
 
維倫尼嘉麗絲這個問題的一剎那間,麗絲由本來開玩笑的態度,變得傷感和憤怒。
 
「我幹嗎要理那些垃圾評級?我只是一個被評為中級的魔法師,有什麼問題嗎?難度中級魔法師就不能當最強的魔法師嗎?這個評級只是做給其他人看的,垃圾!!!!!!通通都是垃圾!!!!!!!」
 
「那個……」
 
「對…對不起了,剛才嚇到了你們。不打緊的,是自己想到了些不愉快的回憶罷了。」麗絲很快地回復至原來的心情。
 
「對了,麗絲,我們現在是要去哪兒?」艾克瑞忽然間提出了一條十分緊要的問題,說到底他們現在是要去執行任務,但他們卻不知道應該到哪兒去。
 
維倫尼嘉從袋裡翻出自己的證件,去看看工作的內容。證件經過聯會中前櫃的處理後,亦即是施加過魔法後,只要是證件的持有人,便可以透過拿著工作證得知工作內容。「那個工作的說明只是要我們找一張羊皮紙,卻什麼資料都沒有說。」
 
艾克瑞看見後便有樣學樣的拿出自己的證件。「什麼???報酬竟然高達二百萬銖哪麼高????哇,我們若是完成了這個工作的話,我們便能夠無憂無慮地過活了啊!」
 
麗絲像會長安爾一樣地用拳頭一記便打到艾克瑞的頭上,道︰「真是沒出色現在的小伙子。我說你啊,要這麼安逸地過活就別來這兒工作啊!會長不是給了提示我們嗎?他要我帶你們到阿里亥市一趟啊,我想那兒會有什麼提示不錯了。」
 
「咦,為何會長會知道那張羊皮紙 在哪兒呢?」
 
「那個老頭子懂得用預言魔法啊,妳不記得嗎?對了,那他為什麼不直接就出來,要我們猜來猜去。」
 
「會長他雖然能夠使用預言魔法,但他深知他不能夠隨便說出未來會發生的所有事情。因為這會牽連甚廣,一旦未來被改變的話,其後的事情也會被牽連。他的預言魔法並沒有什麼使用限制,但他堅守著不改變未來的原則而不會透露太多的事情。」
 
「即使在一場戰鬥當中也是如此?」
 
「沒錯。他的預言魔法是能夠讓他成為瑪乍爾首屈一指的魔法師,但是他在戰鬥當中沒有使用到預言魔法,使他與那些強得像怪物的魔法師的戰鬥中落敗。」麗絲一臉可惜地說著。
 
「噢………」
 
「不過我說呢,那些評級是垃圾都不如的東西。我堅信會長不只是只有現在排名的實力。」
 
他們三人一邊走著,一邊閒聊著,到了一個類似公車站的地方。
 
「到了。這是我們修斯貝爾市唯一一個公車站 - 修斯貝爾特許公車快線站,讓我先看看往阿里亥市的公車何時會出發………我們乘坐兩小時後出發的公車吧,我們先行去吃點東西吧。我記得多走十分鐘是有一間食物挺好吃的餐館。」麗絲不愧是住在這兒十多年,對這兒所有的東西都是瞭如指掌。
 
十分鐘後,麗絲維倫尼嘉艾克瑞三人到達了一間日式餐館。他們點了些飯糰等飽肚的食物,畢竟他們不知道何時才會吃到下頓飯。
 
麗絲,你吃得那麼快不要緊嗎?我們還有時間啊。」
 
的確,麗絲的食相是挺狼狽的。其實麗絲除了生理上和外表上是女性化之外,她的行為、言語、食相都是很男性化的。
 
此時此刻,麗絲蹺起二狼腿,大口大口地吃著肉鬆飯團,嘴唇邊還黏著幾粒米飯。
 
「不打緊,難道美食當前,還要顧及什麼儀態細口吃嗎?這麼吃法怎能體會到美食的滋味?」麗絲對於自己的食相不單覺得沒什麼問題,反而認為維倫尼嘉這麼吃法才是有病的。
 
無可否認,維倫尼嘉麗絲同桌吃飯時有著強大的對比,一邊是淑女,而另一邊則是………
 
「對了,其實那個評級制度是有什麼問題?為何你經常說它很垃圾?」艾克瑞並非不懂人情世故的問起會使麗絲感到悲傷和憤怒的問題,而是魔法師排名等級制度是由瑪乍爾的王廷魔法外廷部隊所負責評定,由王族所掌控的東西那會有出錯的機會呢?
 
麗絲聽到艾克瑞的問題後,放下了手上只是吃了一半的烤粟米,靜了下來。維倫尼嘉瞪了艾克瑞一眼,眼神像是抱怨著他為何會那麼不懂人的樣子「責罵」著艾克瑞
 
「不是它……的話………,比利………他又怎會死去………」麗絲並沒有像先前一樣很憤怒,反而是無力地開始說話嗚咽起來。
 
比利?」
 
「難道………是會長昨天所提及過的………特上級魔法師嗎?」
 
「是……他是我魔法上……的啟蒙老師……………不是那個評級制度……他又怎會白白送命………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放棄升格為上級魔法師的戰鬥…………」麗絲最後解答了維倫尼嘉心中的疑惑,為何這個聯會最強的魔法師也只是中級而已。
 
雖說是艾克瑞想解開自己心中的疑惑,他卻不知自己觸碰了麗絲心中最不能夠被打開的痛苦回憶。「………對不起,你不想說的話便不要說了……我不知道……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牽涉在內……」
 
維倫尼嘉將手帕遞給了麗絲,想不到原先以為是強悍男性化的麗絲,原來也有這樣女性化的一面。
 
「謝謝……」麗絲接過維倫尼嘉的手帕,擦乾了臉上的兩道淚痕。
 
「沒什麼了,只是每次想到這件事時總有些不忿的感覺。時間不多了,結帳吧。這頓飯就當是歡迎你們加入漁翁之網的禮物吧。」
 
他們一行三人結帳後便回到剛才的公車站。麗絲吩咐了維倫尼嘉艾克瑞二人在公車站外等她,她買了公車票後便會合他們。
 
「想不到這個麗絲竟然經歷過這些事情……」艾克瑞一臉驚訝地向著維倫尼嘉說。
 
「我說你啊。可不可以不要專挑他人的傷心處去作話題?你這麼大的仍然那麼不懂女人嗎?」
 
麗絲?她可不算是女人啊。」艾克瑞輕佻地說。
 
「我說你啊……」
 
「嘭嘭………………………………」
 
維倫尼嘉本來想責罵艾克瑞的說話被公車站售票處那兒的轟動打斷了。
 
麗絲!!!!!!麗絲在售票處那兒啊,她是不是有什麼危險?」艾克瑞的戰鬥神經崩緊了起來。
 
「我們到那兒看看吧,快點。」維倫尼嘉也很擔心麗絲,雖然她看下去是沒有事和平常一樣的,但是維倫尼嘉知道麗絲仍然是情緒低落。若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麗絲被襲擊的話,會發生不能想像的後果啊。
 
當他們跑到售票處那兒的時候,只發現那兒狼藉不堪,售票處職員的額上被開了數個洞口,死狀恐怖,而售票處的附近有數具屍體。突然間,一種不安感在維倫尼嘉的心中產生。
 
「走快點吧我們。」
 
維倫尼嘉艾克瑞跑到那幾具屍體時,發現那些人的死因都是額上被開了幾個洞口。那幾具屍體雖然死狀恐怖,但未至於損毀至未能辦認容貌的程度。
 
「幸好,我在這兒找不到麗絲。」維倫尼嘉鬆了一口氣,因為若是麗絲在這兒的話,那麼她必定已組成為了亡魂。
 
「她去了那兒?難道她被擄走了嗎?」艾克瑞說得沒錯,既然麗絲不在這兒,那麼她大有可能是被剛才攻擊售票處的那群人帶走了。
 
麗絲!!!!!!!!!你在哪兒啊?」
 
「我是維倫尼嘉啊!!!!!!麗絲!!!!!!!!」
 
維倫尼嘉艾克瑞以售票處為中心,在公車站內外附近的地方,不斷大喊著麗絲的名字。
 
不少途人都給予奇異的目光,當他們看見一片狼藉的售票處,都不禁驚慌得呆若木雞,其中一個更加是嚇至昏了過去。
 
終於,有一個人使用了附近的裝置使出了通訊魔法,通知了魔法局的親衛兵前來視察。
 
「砰!」
 
東西掉到地上的聲音清脆地響在維倫尼嘉艾克瑞的背後。他們本能地把頭向後轉,只見………一個女子一臉訝異的望著他們,手中拿著近日新推出的鐵鏽味忌廉賓的包裝紙,地下有一個吃到一半的忌廉賓,還有和忌廉賓附送的金屬魚形鑰匙扣。
 
「我說………你們他媽的再這兒大喊我的名字?」那個女人開腔道,沒錯,一開腔便髒話滿天飛。除了那個女人之外,相信沒有一個女人會這麼粗魯。
 
「靠!你們是不是聾了?你妹的!我不是吩咐了你們就在公車站外等我嗎???????豈料我買了一些乾糧回去後便看不見你們!!!!!!!!」
 
艾克瑞維倫尼嘉兩人依然站在原地不動。
 
「媽的!快說話啊!!!!!!!!!!!!!」那個女人像獅子一樣怒哮了起來。正當維倫尼嘉開口想說話之際,發出的不是說話的聲音,而是嗚咽的聲音。這些像是要哭的聲音竟然讓眼前的女人感到措手不及。
 
「嗚啊!!!!」維倫尼嘉奔至那個女人那兒然後擁抱著她。
 
「我以為我以後也見不到你啊麗絲……嗚嗚………」維倫尼嘉緊抱著麗絲,哭哭啼啼的說著。
 
麗絲亦收起了剛才的那道怒火,把手放在維倫尼嘉的背後,輕輕拍著她,安慰著眼前的淚人。「我說你不要那麼容易哭啊,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嗎?不要哭了。」麗絲難得的那麼溫柔安慰著維倫尼嘉
 
艾克瑞走了過來,然後道︰「你剛才真是嚇得我們呢………你沒事便好。我說你知不知道剛才是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在公車站外聽到售票處那兒發出了一聲巨響,便立刻趕到去那兒,發現那兒到處都是屍體。」
 
維倫尼嘉用手帕擦乾了眼淚,然後附和著︰「是啊,他們都死得很可怕………我們生怕你出了什麼事便到處找你。」
 
麗絲驚訝地看著他們兩人︰「什麼?剛才沒有什麼人排隊,我便很快買完票就去了下午的餐館附近的一所士多買些乾糧,我看不見有什麼異常啊。帶我去看看。」
 
麗絲維倫尼嘉艾克瑞三個人從公車站上車的地方回到了售票處那邊。當麗絲看見眼前的景象時,不禁被嚇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冷汗直流,畢竟自己十多分鐘前還在售票處買票,十多分鐘後已經變成如斯景象。
 
「舉高雙手!!!!!!!!!!!!!!!」
 
麗絲很快的被周遭的吵鬧聲給拉回現實,她只見她們正被一班魔法局的親衛兵所包圍著,迫使他們站在售票處前,被一個由數十名親衛兵組成的半圓所包著。
 
「媽的!我都忘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後,怎會沒有人通知親衛兵呢?」麗絲為自己的大意感到有些內疚,並知道那群親衛兵已經當她們便是導致售票處這樣子的元兇了。
 
「怎……怎麼辦?」這回倒是艾克瑞便得緊張起來了。
 
這已經是這一個月以來這樣被包圍,在迦密市時是這樣,來到修斯貝爾時又時這樣。若然這一次被拘捕的話,這邊的親衛兵便會通報上魔法局,然後迦密市那兒的魔法局親衛兵便會知道一直他們在通輯的艾克瑞身在修斯貝爾市
 
至少,艾克瑞仍然認為他是被通輯中的一名拒捕犯。
 
「不要慌………」麗絲嘗試安撫艾克瑞和身旁早已害怕得說不出聲的維倫尼嘉,同時亦嘗試安撫著雙腿在發抖的自己,始終她從畢生從未遇過這種場面。
 
這時,站在親衛兵形成的半圓圈外的一個男人開了聲,肩膊上的五芒星顯示出他與其他親衛兵不對等關係,同時亦將氣氛變得更緊湊。
 
「他們既然沒有依照我們所說的舉高雙手,那就行動吧。我不要這兒變成像北部那麼亂,盡快把他們輯拿歸案吧。」那個男人的一聲命令之下,那些親衛兵拿著擁有鋒利無比的長槍向著他們衝。
 
「不要動。」麗絲輕描淡寫的向艾克瑞維倫尼嘉拋下這句說話。
 
在那一剎間,只見一條銀色的東西在親衛兵之間游走著。
 
然後,所有親衛兵都倒下了。
 
令人詫異的是,他們只是昏倒了,沒有任何外傷。若一定要說外傷的話,只會是倒下的時候所造成的。
 
大哥,我說你做事就是那麼急躁的,沒看是誰便下令格殺勿論是什麼的道理?難道就不能給我一點面子嗎?」
 
此時此刻,麗絲已經站在半圓的外圍,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甲有沒有破損,正眼也沒有看著站在她前面的人,迪安•賴斯修斯貝爾市魔法局親衛兵總隊長。
 
「這班飯桶沒有什麼實戰的經驗,我只是讓他們體驗體驗罷了。你們給我快點站起來!好好在這兒搜證!」迪安不溫不火地回應著麗絲的挑撥,然後便仍下他的下屬在售票處那兒工作,自己便上了馬離去。
 
對了,忘了介紹,麗絲全名是麗絲•賴斯,她是剛才那個總隊長迪安•賴斯的同父異母妹妹。兩人的關係小時候也不賴的,只是後來麗絲不知為何與迪安吵了一場架便造就了今時今日的關係。
 
「你們還在這兒發呆是幹嗎?快點走吧,艾克瑞維倫尼嘉!我們三個還要趕公車去阿里亥市的。」麗絲對著仍然弄不清眼前的事還在發呆的艾克瑞維倫尼嘉呼喝著。
 
「嗯………」
 
然後,他們一行三人便乘座了往阿里亥市的公車快線了。
 
數十張印有很多眼睛的卡片在售票處那兒飄過,然後,一眨眼便消失了。
 
「老大………」
 
「說吧。」
 
「他們解決了………」
 
「很好很好……就依照著我們的劇本走下去吧,哈哈哈哈。」
 
「只是………」
 
「說吧,你知道我最討厭他人吞吞吐吐的!」
 
「有個不知名的女魔法師殺了出來,她像是一條蛇一樣敏捷,更像一條鐵柱堅硬的打倒了所有在場的親衛兵………我怕會………」
 
「哈哈哈哈,好一個『鐵蛇亂竄』!但是對於我而言,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你不知道嗎?會發生的事情終究也會發生的,哪怕是有什麼小小的阻滯,這個時空也會給我們修正好的,哈哈哈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