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天堂之罪
 
魔法局的親衛兵沒有再理會到麗絲維倫尼嘉艾克瑞三人,在場上搜證。
 
麗絲則匆匆的帶著艾克瑞維倫尼嘉二人趕上了前往阿里亥市的公車快線。公車快線,顧名思義即使比起普通公車快上十倍的公車,這是由於公車快線被注入了更多的魔力,使公車的速度快了許多。
 
所以,他們只需約兩小時便能到達阿里亥市的中心地帶 - 阿里亥市墟
 
此刻,艾克瑞三人都坐在公車上的尾排上的座位。
 
艾克瑞保持著由公車站開始的沉默至現在,他心想︰這是何方神聖?只需數秒便能夠將所有親衛兵都打倒………她的速度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


 
「你到底是不是一個小色狼?老是盯著我看的………」麗絲看見自己被艾克瑞盯了十多分鐘,感覺很不舒服。
 
「沒……沒什麼………」
 
「我想艾克是想說妳很厲害吧,剛才一下子便打倒了整隊親衛兵。」維倫尼嘉像是看透了艾克瑞心中所想,直接向麗絲提出問題。
 
「呵呵,所以說,不要得罪我啊。否則的話,嘻嘻嘻嘻,你們就會像那班人一樣倒下。」麗絲一臉自豪的說。
 
「當然嘛,剛才那群親衛兵即使是體力和體術都是高人一等的,但奈何他們不能夠使用魔法,實力自然而然地比我的低。」


 
「那……麼,妳是使用什麼手段?體力增強嗎?」
 
麗絲沒有回應到艾克瑞的問題,只是輕笑了一聲。然後,她將手掌面向上,握緊拳頭。忽然間,一個中心呈現出兩把劍交替的圖案的灰色魔法陣出現在麗絲的前臂。
 
「呀!哪個是不是……武器魔法?」維倫尼嘉看見這個魔法陣的樣子,便想起了在羅萊山脈時與她對戰過的艾倫
 
「哈哈哈哈,才不是呢。」
 
麗絲手臂上的魔法陣消失的時候,她已經緊握著一支由鋼鐵所打造的鐵鞭。那支鐵鞭長約三尺,重量亦是不可小看的,但麗絲卻沒有面露辛苦的表情,反而感覺很輕鬆似的。


 
「這就是我的魔法,這條可愛的蛇兒是不是很可愛?」麗絲彷彿是看到些什麼好吃的雙眼發光,望著自己手上的鐵鞭。
 
「不重嗎?」維倫尼嘉看到那一條巨型鐵鞭的時候,不禁嚇了一跳。
 
「你覺得重嗎?不重啊,沒點份量怎能打退敵人呢?」
 
艾克瑞走到麗絲的鐵鞭面前,嘗試用雙手舉起鐵鞭。他數了三聲,嘗試以一口氣舉起它。豈料,那支鐵鞭依然紋風不動。反而,艾克瑞卻因為雙手發麻而跌倒在地上。
 
「那支………鐵鞭究竟有多重?」艾克瑞問道,他想也想不到看下去並不太強壯的麗絲竟然搬得動它,更能靈巧地將之揮灑自如。而在剛才的對峙中,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倒所有親衛兵。
 
「哈哈哈哈,常人是會覺得我這可愛的鐵蛇很重。但是,在我而言,也許這張餐桌比這鞭更重。」
 
「什麼????這張餐桌連維倫也搬得動。」
 


艾克!!!你是在貶我嗎?」
 
「我所使用的魔法是『武器同化』魔法。」麗絲召喚出剛才出現過的灰色魔法陣,然後把鐵鞭收回,而原本繃緊的前臂亦隨即放鬆了。
 
「『武器同化』?這不是很高難度的魔法嗎?我以往只是從書中得知道有這種魔法,但卻從未看過。」不要以為維倫尼嘉只是一個只懂享受的大小姐,她在踏上成為魔法師的旅途前,在家中可是接受了不少有關魔法的知識。
 
「這是我爸教我的魔法,他也是用這種魔法啊,但他使用的是劍。我呢,是個女孩子嘛,當然要使用些比較優雅的鞭子呢!」
 
「女孩子?妳也會認為自己是個女孩子嗎?」當艾克瑞聽見麗絲竟然會自稱自己為女性,不禁讓他想起她的食相、行為舉止等等,不得不讓他吐嘈一下。
 
「你剛才在說什麼?」似乎剛才麗絲仍在陶醉於自己的世界,聽不到艾克瑞的譏諷。
 
「沒……沒有說什麼,妳聽錯了吧。對了,什麼是武器同化?我只是聽過『同化』而已。」當然,艾克瑞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去重覆自己說過的話。
 
「武器同化的意思是把武器和自己互相融合,這個魔法的難度是在於要將武器中的無機質和身體的有機質互相融合。若然魔力不足的話,一個不小心便會很容易出現『反噬』的情況。」維倫尼嘉一本正經的解答著艾克瑞的問題。


 
艾克瑞比起維倫尼嘉是相當懶惰,他更喜歡實戰經驗,所以使他對於不少較小見的魔法的知識很貧乏。
 
「沒錯,我把鞭子和自己的前臂同化了,所以這條鞭子在我角度是和自己一體的。正正是因為使用武器作戰的原因,從小我便與哥哥,我指那個迪安,一起接受爸爸的體術訓練。」
 
「原來如此………怪不得妳會覺得這鐵鞭是不重的呢。」艾克瑞如夢初醒的說道。
 
「對了,麗絲,我們一會兒下了公車後,我們應該從哪兒開始找起?」維倫尼嘉對於一會兒的工作感到有點緊張。
 
「我們先從阿里亥市墟開始找起吧。但是……雖說要找起……但卻無從入手啊。」麗絲為此感到十分苦惱,因為一張羊皮紙實在是太小的物件,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開始找起。
 
艾克瑞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腔道︰「要不我們先從市墟的地攤,抑或是古玩店開始找起吧。現在都不會有人使用羊皮去造紙,我想若有人找到的話都會是以賣舊貨物的人吧。即使是沒有,他們或許會能夠給我們些線索吧。」
 
「好吧,我們就依艾克瑞所言吧。」麗絲順其自然的擔當了這個隊伍的隊長,而艾克瑞維倫尼嘉都很自然的順從麗絲的說話。
 


在餘下的車程裡,麗絲吩咐艾克瑞維倫尼嘉都先睡一回兒。否則的話,他們的精神和體力未必會允許他們應付到一些突發事情。
 
麗絲則閉起雙目,回想起小時候的事情,小時候要爸媽和哥哥一起的日子……………
 
「到了,你們醒醒吧。」麗絲喚醒熟睡中的兩人,因為公車已經到了阿里亥市的車站了。
 
他們兩個人像是仍在襁褓中的嬰孩,不願睡醒的。麗絲看見這個模樣,便不耐煩的打了他們一記,讓他們痛醒過來。
 
「我告訴你們兩個,我不是你媽,叫你醒便好醒。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麗絲瞪著他們兩個說,散發出男性的殺氣。
 
「妳不是已經在不客氣了嗎?」艾克瑞嘀咕著。
 
麗絲拿起維倫尼嘉艾克瑞的行裝,然後走了下車,道︰「艾克瑞你給我閉嘴,別以為我是聾的,我聽得見你在說我些什麼………」
 
「砰!」


 
麗絲手上的行李都跌在地上。
 
「是………你們?」
 
艾克瑞維倫尼嘉生怕是麗絲又會發生什麼事,便趕忙的下了車。他們下了車的時候,只見麗絲一臉錯愕的看著她眼前三個人。
 
麗絲,他們是誰?」維倫尼嘉問道。
 
天堂之罪⋯⋯⋯」麗絲道。
 
「這不是麗絲嘛,很久沒有見妳了,我說呢,真的可惜啊,妳缺席上年的決鬥。」說著話的是天堂之罪的上級魔法師伊西斯
 
伊西斯,妳就不要這樣挑起麗絲的傷心事了,她老師死了嘛難免會傷心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次的是伊西斯的表妹尤尼斯
 
「對啊對啊………」和應著的像是伊西斯的跟班雪莉
 
面對著眼前這三個人的「關心」,麗絲並沒有動怒,反而是一臉失望的,用手指捽了一捽太陽穴,她道︰「媽的,又是這『八婆』三人組…………」。
 
麗斯………這樣說是不是太好………」維倫尼嘉害怕的問道,畢竟她不知道眼前的伊西斯尤尼斯雪莉到底是有什麼來歷。
 
「不要這樣說啦,妳這樣說我們會很傷心的啊。」伊西斯似乎對於麗絲的說話沒有任何理會,反而自己繼續自說自話。
 
「我說,你們天堂之罪為何會在這裡出現?」,麗絲不知道眼前的不速之客到底是有什麼目的,故決定弄清楚他們的來意。
 
「哼,妳以為我們很想來這兒嗎?」尤尼斯不屑的望著艾克瑞他們三人。「我們只是被魔法局委託我們來協助你們而已。」雪莉正面回答著麗絲的問題。
 
「協……協助?」麗絲愣了一愣,對於雪莉所說的話似乎是感到不可思議。
 
「妳身邊哪兩個人就是接下二百萬銖任務的新人嗎?」伊西斯依舊是沒有理會麗絲的提問。
 
「是……是啊,男的是艾克瑞;女的是維倫尼嘉……我說妳可不可以回應我的問題啊。」麗絲回應著伊西斯,「我對他們的名稱沒有任何興趣,反正低級魔法師聯會就只會吸納一些下欄貨罷了。我們啟程吧,我們被魔法局委託要給你們說明一下阿里亥市現時的狀況。」
 
「現時的狀況……難道這兒也出了什麼意外嗎?」沉默已久的艾克瑞突然開腔道,先是迦密市婆婆的事,然後到修斯貝爾市裡公車快線站的意外,聽到「現時的狀況」這話感到有點敏感。
 
此時,伊西斯的臉黑了起來,道︰「沒錯,這兒的確出了些意外。亦是因為這個原因,魔法局委託了我們負責向每個來阿里亥市工作的魔法師聯會魔法師說明現時的狀況,而我們三個人剛好只是接下了要來給你們說明的工作罷了。妳來說吧雪莉。」
 
此番話倒是讓麗絲釋疑,以她和伊西斯她們三人的「交情」,怎麼會好端端來協助他們呢,原來只是她們為的是那份報酬罷了。
 
「嗯,好的。」雪莉麗絲艾克瑞維倫尼嘉三人到公車站外附近的一個咖啡室。
 
「是只樣的,事情發生於上星期的,亦是我們三個人所親眼目賭的。我們上星期在午飯時間時在阿里亥市市墟中走著時,突然之間,我們聽到了一聲巨響。我們便立刻往發出巨響那個方向走過去,因為我們天堂之罪的總部就是設立於那兒。當我們走到過去的時候,發現於我們聯會旁邊的瑪乍爾古玩店已經被一群不知名的人肆虐一番了,但是我們去到的時候已經看不見他們了。而店主和在場的顧客都被槍殺了。」雪莉向著麗絲艾克瑞維倫尼嘉三人說明著那一場意外。
 
「『一群人』?『他們』?妳們看不見是誰發動這場襲擊,為何又會知道是一群人發動呢?」艾克瑞雪莉的話中抽絲剝繭,抽出一些聽不明白的地方。
 
「這個………也只是我們的推斷罷了,因為現場已經是被破壞得不像一個古玩店了,那個破壞力不像是一個人能夠所做到的。」雪莉嘗試回憶著當日的情況,試圖向艾克瑞解釋著。
 
「為什麼魔法局突然間會那麼著緊這次的事故?」麗絲問道,「好像是因為魔法局看見迦密市涎龍市那兒都有意外發生,故此此後對於每一件事故都特別著緊。」尤尼斯回應。
 
「行了雪莉尤尼斯,對著他們不用說得這麼詳細。我們的工作只是向他們說明狀況罷了。祝你們好運吧,哈哈哈哈哈,別在工作時丟了命。」伊西斯吩咐尤尼斯雪莉趕忙的離開,留下麗絲他們三個人在咖啡室內。
 
「這條婊子過了一年仍然是這麼討人厭,只有這樣東西她是沒有改變……這樣說,我們不要到古玩店那兒便不會有任何大礙吧。」麗絲道,「不……我想我們應該到古玩店那兒看看………或許這個工作的危險性和事態比起我們想像中更要嚴重。」艾克瑞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心中的不安感愈來愈強烈。
 
「但是………既然魔法局都會委託當地聯會向我們說明現況,我想這必定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不要去是比較好吧。我們或許是到附近的地攤尋找我們要的羊皮紙吧。」維倫尼嘉傾向於較安全的做法,畢竟能夠造成這樣嚴重的意外,憑他們三人未必有能力去應付發生的事。
 
「沒錯,維倫尼嘉說得對。我們不要到那兒了,更何況沒有任何現象證明這些事情和我們的工作是有關聯,不要這麼杞人憂天吧!是吃點東西吧。」麗絲再一次發揮了她作為隊長,還有……頂級吃貨的團隊角色。
 
亦是因為麗絲的提議,艾克瑞維倫尼嘉的肚子不爭氣叫了起來,如是這樣,他們便點了些東西填滿了空虛的肚子。
 
他們三人結了帳後,便跟從麗絲維倫尼嘉的提議先去地攤搜索一下。
 
艾克瑞在二比一的情況亦不好意思在說要去古玩店了。他們在市墟中在熱鬧的廣場中一個又一個地攤的搜索著,卻什麼羊皮紙也找不到。
 
反而,麗絲一邊找,一邊買了阿里亥市的地道食品。
 
「咦,這個地攤應該會有些線索吧,這個地攤賣的都是舊貨物。」維倫尼嘉指著前方的地攤說著。
 
艾克瑞翻開堆積如山的舊貨品時,一不小心,把積在上面的灰塵飛了出來,惹得眾人不停的打噴嚏。最後,除了打噴嚏外,他們什麼收獲也得不到。
 
「唉,我們這樣漫無目的是要找到什麼時候啊。」艾克瑞泄氣的坐到地攤前的地上,「別這樣了,我們不能有負會長安爾的期望啊。」維倫尼嘉嘗試鼓勵著身邊的艾克瑞
 
「沒錯!千萬不要讓天堂之罪那群傢伙小看我們,我們到那一邊商場找找吧,看看有沒有我們要的羊皮紙吧。」
 
「羊皮紙?你們三人正在找羊皮紙嗎?」此時,一直坐在椅子上的負責地攤的婆婆開腔。
 
「哇!」似乎維倫尼嘉一直都沒有看見到一直坐在一旁的婆婆,被她突如其來的說話聲給嚇倒了,「是啊,婆婆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麗絲走向婆婆那邊,蹲了下來,方便和婆婆對話。
 
「叫我奧卡米便行了,婆前婆後顯得我特別老的。」奧卡米從椅子站了起來,就到艾克瑞他們三人面前,「嗯………好的。」麗絲尷尷尬尬的從新站了起來。
 
「對了,婆,不,奧卡米,您剛才說到羊皮紙,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維倫尼嘉恭恭敬敬的問著矮她半截的奧卡米,「當然了,我夫家以前便是負責整造羊皮紙,供應給瑪乍爾不少達官貴人的。」
 
「難道……您就是……」麗絲一臉驚訝的樣子,因為她聽聞過以前阿里亥大陸除了漁農業之外,羊皮紙的質量也是馳名於瑪乍爾,只是不知道何時起羊皮紙於瑪乍爾變得不再普遍,使羊皮紙製造業也逐漸式微。「沒錯,我夫家就是被譽為『書寫之家』的米然家族,但是家道早已中落,我亦不得不現在也開設地攤幫補家計。」
 
「咳咳!不好意思,有些不舒服。對了,我們想問您一些有關羊皮紙的事。」艾克瑞看見麗絲奧卡米開始有點跑題,唯有裝作不舒服試圖重返正題。
 
「好吧。你們已經不是第一群人前來阿里亥找羊皮紙的,早在兩個月前有群來至北方的人都來過這兒找。」奧卡米道,「北方嗎?………可能是就是我們的委託者吧。」麗絲推測道。
 
「羊皮紙嘛……我夫家曾經有一張從幾百年前留傳下來的古老羊皮紙,說是什麼能夠保著米然家族一直繁榮………」奧卡米婆婆道,「『曾經』………嗎?」艾克瑞問。
 
「對………早在六十多年前時已經遺失了……從那天起,米然家族亦逐漸沒落了。」奧卡米婆婆回憶著自己六十年前的時候,自己仍是風光滿面的少奶奶,現在卻是一個要出來工作維生的老婆婆罷了。
 
「那麼……很可能就是我們的委託者要找的羊皮紙了。但是,為何他們會找這張原不屬於他們的羊皮紙?」維倫尼嘉若有所思的問道。
 
「算吧。我早已放棄要找回那張羊皮紙,我已經認命了,丈夫早已鬱結病逝,現在夫家那邊只剩下我和我兒子。我情願自己工作養家。」奧卡米婆婆一副看得開的樣子令維倫尼嘉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是每一個曾經富貴過的人會甘心過著貧困的生活,即便是維倫尼嘉也未必能夠適應得到。
 
「那麼您有沒有什麼線索?」艾克瑞沒有理會奧卡米婆婆的感受,反而是希望盡快完成這份工作,「我只可以大概說明究竟我所知的羊皮紙是什麼模樣罷了,雖則我沒有確確實實親眼看見過,我只是從我丈夫那兒聽過。」奧卡米道。
 
「那拜託您描述給我們聽吧。」麗絲道。
 
「那張羊皮紙嘛,雖則存在在這個世界裡幾百年了,但是在遺失前仍然是保存得很好。上面………畫了幾個圓型的東西,包著很多花紋,漂亮極了。我記得我丈夫說過羊皮紙的背景是由數個不規則形狀所組成的………但是因為有少許氧化的問題,不是看得太清。」奧卡米婆婆回憶著說。
 
艾克瑞聽得一頭霧水,道︰「這張羊皮紙為何那麼奇怪?完全都不知道上面的內容是什麼……奧卡米,那麼您知不知道是為什麼會遺失的嗎?」
 
「我要是知道的話,六十年前早已索回那張羊皮紙了吧,我就不用坐在這兒賣貨了吧!!!!!!」奧卡米生氣的指著艾克瑞說,「不過………我記得當時正正就是天堂之罪的總部被破壞的日子來的,你們可要知道魔法師聯會被襲擊是絕無僅有的是,故我記得特別清楚…………」
 
天堂之罪…………又是天堂之罪嗎?」維倫尼嘉嘀咕著,「看來我們不得不到訪天堂之罪………」麗絲十萬個不情願的說,她實在不想看見伊西斯尤尼斯雪莉那個三人八婆組了。
 
六十年前的天堂之罪遭到襲擊事件、米然家族失竊事件,或許兩者都有關連,要完成這份工作,艾克瑞維倫尼嘉麗絲都要到天堂之罪一趟。
 
「對了,婆婆,您們米然家族住在哪兒的?」維倫尼嘉問道。
 
「說了很多次不要稱呼我做婆婆!!!!!!!!!」奧卡米生氣的指手劃腳說道,「我們現在住在郊區的小石屋裡頭。以前的話,我們住在天堂之罪的旁邊的大宅裡………即是現在天堂之罪會長彼得的住處………」
 
「……對不起,奧卡米……」維倫尼嘉不好意思的向奧卡米婆婆道歉,「謝謝您,我們找到這張羊皮紙後必定會造訪您的。」麗絲奧卡米答謝,然後便叫艾克瑞維倫尼嘉快點到天堂之罪總部。
 
天堂之罪的總部位於阿里亥市墟旁邊的大街,亦是阿里亥市其中一個很繁華的地方,能夠在這裡居住或是開設店鋪的人也是一些富有人家或是重要官員。米然家族曾經也是這條大街的住客,現在他們的舊居已成為彼得的住所了。
 
「啪啪啪啪!!!!」
 
麗絲站在天堂之罪總部的大門口前,拍著門口,讓裡面的魔法師能夠開門。魔法師聯會的總部大多數都只會讓旗下的魔法師進入,一般來說,只有那些持有證件的魔法師才能夠進去。
 
至於,像是麗絲艾克瑞維倫尼嘉這些不速之客,便要得到會長或是聯會內的職員的陪同下或授權下才能進入。
 
麗絲這麼火爆的性格,要是沒有這個限制的話,她早以踢開大門沖了進去,不知又要毀壞人家聯會多少公物。
 
「啪啪啪啪!!!!!快點開門!!!!!」
 
因為剛才沒有人出過來,麗絲不耐煩的再拍一次門。
 
忽然間,一個白色的魔法陣出現在大門上,「是誰?」,一把男性低沉的聲音從魔法陣傳了出來。
 
「通訊魔法嗎………我是麗絲漁翁之網的魔法師。因為工作上的問題有些話要問一問天堂之罪的會長彼得。」
 
「噢!哈哈哈哈哈哈………」一陣詭異和奸狡的笑聲從魔法陣裡頭傳了出來,讓人聽見都會不寒而憟。「是安爾那小渾蛋旗下的魔法陣嗎?哈哈哈哈哈………快點進來吧。」
 
「他媽的!又是這彼得那老渾蛋!」麗絲從對話中便一下子得出與她透過通訊魔法的魔法陣溝通之人就是天堂之罪的會長 - 彼得
 
此時,天堂之罪的大門緩緩的打開。麗絲一行三人便走了進去這個素來與自己聯會怨言的天堂之罪總部裡頭。
 
天堂之罪的聯會與漁翁之網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前者的聯會是充滿爵士風格的部置,有人在台上唱著爵士樂,台下則有數個酒吧似的東西,魔法師都在那兒喝著酒、聽著歌,好不休閒。
 
突然間,一個碩大的男子在麗絲眼前突然間出現了。
 
「哇!!!!!!!!!!」維倫尼嘉遭這突如其來的男子嚇倒了,不小心叫了出來,「哈哈哈哈!!!!!!安爾的魔法師們都是那麼龜毛的嗎????」,沒錯,說著話的是彼得
 
「瞬足嗎?見慣不怪………」艾克瑞看見眼前人不斷奚落自己的聯會,便沉不住氣反駁了一句。
 
「瞬足?哦,哈哈哈哈!!!!!我才不會使用這麼低俗的魔法裝置,剛才只是用了些低級的『瞬移』魔法罷了。」彼得回應著艾克瑞的質問。
 
「不要在這兒炫耀自己有多厲害了,你應該知道我們會長的實力,只是他沒有使用罷了。廢話少說,我們要問你一些東西。」麗絲對於彼得的冷嘲熱諷早已習慣,他經常會無聊得瞬移至漁翁之網譏諷安爾,然後又回去自己的聯會。所以,麗絲便直接向他道出他們三個到來的目的。
 
「哼。求人協助是這麼樣的態度嗎?安爾就是這麼樣教他的魔法師嗎?那麼低的文化素養………哼。」彼得不屑的說著。
 
此時,麗絲用她的鐵鞭架在彼得的頸上,瞪著他道︰「你給我少說廢話。」
 
麗絲………不要這麼毛躁吧。不如讓我來吧………」維倫尼嘉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就是麗絲沉不著氣發怒了。
 
艾克瑞則拉開了麗絲,避免有什麼衝突。
 
「………彼得你這渾蛋最好先解開了這幻象,要不是的話我不會放過你!」麗絲雖然被艾克瑞拉開了,但依舊兇惡的瞪著彼得說。
 
「哼,發現了嗎?妳這潑婦看東西倒是很精明的。你們過來吧。」彼得拍了一下手掌後,他們周遭的景象突然裂開成許多塊紫色的玻璃,然後紛紛跌到地上,消失。
 
彼得不發一言的,帶他們到了聯會較高的樓層。那兒沒有其他魔法師,看來,那兒就是天堂之罪會長辦公的地方。彼得坐在他辦公桌子前的大班椅。
 
「坐吧。有什麼話要問我。」彼得道。
 
麗絲毫不客氣便坐在椅子上,而維倫尼嘉艾克瑞則繼續站在麗絲椅子背後的位置。麗絲開腔說︰「六十年前,你已經在這聯會吧。告訴我們六十年前你們聯會遇襲的事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