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沒關係了。若然有機會能夠讓『魔羊之紙』重現在這個世界的話,什麼都是值得的。」科比搖搖頭向維倫尼嘉表示沒有關係。
 
「魔羊之紙?」維倫尼嘉對這個詞語感到有些奇怪,還是第一次聽到。
 
「正確來說,你們在找的那張羊皮紙應該就是魔羊之紙。」科比嘗試解釋著「魔羊之紙」是什麼,道:「聽父親說,那是屬於『白羊座』及『山羊座』的魔氣所產生出來的羊皮紙。」
 
白羊座和山羊座,維倫尼嘉對於這兩個星座是最熟悉不過,她記得她的四叔和五叔分別與這兩個星座的契約者訂下契約。她聽過契約紙,卻沒有聽過「天體」魔法有魔羊之紙類似的魔氣產生物。
 
在好奇心驅使之下,維倫尼嘉不禁問:「是與『天體』魔法有關的事情嗎?」


 
「想不到維倫尼嘉小姐也認識『天體』魔法。對,父親提及過魔羊之紙是與魔法有關。六百年前,世界不知為何陷入一片混沌,差不多波及到所有能夠使用魔法的生物。」
 
「嗯,這事我聽過,是『魔法混沌大時代』。」
 
「在迦密聖言大陸上,有兩名天體魔法師極力抵抗著『混沌』所帶來的惡果。最後,迫使與魔法師訂下契約的兩名契約者現身,『白羊座』的契約者克律索馬羅斯和『山羊座』的契約者潘恩,協助他們的守護者。」
 
科比喝了口茶,然後繼續說:「當混沌的時代過後,兩名契約者於世上的痕跡,亦即是他們的魔氣,聚集起成為一張羊皮紙。而這張羊皮紙,即是父親所說的『魔羊之紙』。魔羊之紙剛好給我先祖所得到,然後一即流傳之今。」
 
維倫尼嘉倒是聽說過魔法混沌大時代的事情,這是於瑪乍爾內曾接受魔力教育的孩童一定要學習的魔法歷史之一。她卻從未在書本中聽過這事,可能的是魔法歷史科難以紀載在五個大陸上於大時代中發生任何的一件事情。但是,作為「天體的守護者」之一的墨奈爾本家族不可能沒有紀載至家族裡的天體魔法史。


 
「那麼⋯⋯關於羊皮紙,不,魔羊之紙守護米然先生家族的繁榮那個說法⋯⋯⋯」維倫尼嘉決定將自己的好奇放在心裡,先處理有關任務的事情。
 
 
「是真的。」科比說。
 
克律索馬羅斯維倫尼嘉你知道牠是誰嗎?」科比反問維倫尼嘉
 
「是⋯⋯代表白羊座的金羊。」
 


「對,身上的金羊毛是代表著珍貴、勇氣,以及運氣。沒有半點運氣的人,是得不到金羊毛的。魔羊之紙的一半魔氣是來至白羊座的金羊毛,這使我們米然家族一度成為能夠與迪爾科隆多都匹敵的名門望族⋯⋯⋯但至從六十年前魔羊之紙被盜去後,米然家族便開始衰落,最後更淡出了瑪乍爾的商會⋯⋯⋯」科比每次想到這裡便不禁落淚,縱使他是一名多麼剛強的男性。
 
「沒想到箱子裡裝著的是由金羊毛魔氣和山羊座而成的羊皮紙⋯⋯」一把蒼老的聲音從科比維倫尼嘉背後發出。
 
「母親,您醒了?我去準備晚餐吧。」科比一邊說著一邊扶著奧卡米到椅子上坐,然後就逕自到了廚房去預備晚餐。
 
這時,艾克瑞使用通訊豆接通了維倫尼嘉那兒,搞了一回兒,她便強行終止了對話。
 
箱子?維倫尼嘉記得奧卡米從未在市集的時候提及過箱子一事。
 
奧卡米,您提及過的箱子是⋯⋯」維倫尼嘉決定問出心中的問題,而這次她變得醒目了,不再喚奧卡米為婆婆。
 
「這是丈夫曾經有意無意提及過的事情,說是羊皮紙是給一個箱子載著的,然後交由數百年前曾經享譽整個瑪乍爾的『封印』魔法家族-泰萊斯家族所封印著,使人們不能將其打開。除了⋯⋯⋯⋯說到這兒,我丈夫像是覺得說多了什麼便沒有再說下去了⋯⋯」
 
泰萊斯⋯⋯⋯維倫尼嘉好像是在那兒聽過這家族的事⋯⋯⋯⋯


 
這時,科比將晚餐端了出來放在餐桌上,然後說:「母親,晚餐已經預備好了。」
 
維倫尼嘉聽到這句說話也知趣的說時候不早,亦要盡早會合同伴。
 
正當她準備離開時,科比像是想起了些什麼大聲的喊了出來:「啊!剛才母親提及過的箱子⋯⋯⋯父親曾經透露過那個『封印』魔法是屬於生物連接型的種類,解封的人是米然家族的後代⋯⋯⋯亦即是我⋯⋯⋯」
 
「什麼??????」
 
「小姐,已經到達了旅館。」馬車夫的叫喚將維倫尼嘉從思考當中拉回現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