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倫尼嘉打開房門時,只見大汗淋漓的艾克瑞攤在地上睡覺,頓時感到一陣陣的睡意,也選擇睡覺。
 
第二天,艾克瑞維倫尼嘉睡醒時已是中午時分,正確來說,是饑餓感迫使他們離開夢鄉。他們在旅館內的餐廳解決了肚餓的問題後,便趕往魔法分局等待麗絲的釋放。
 
麗絲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牽著兩人到了餐廳大快朵頤。維倫尼嘉見無事可做,便將科比奧卡米的事情告知麗絲艾克瑞
 
「⋯⋯⋯對了,我也在魔法局查知了一些事情,但只是屬於我的推斷⋯⋯⋯」麗絲突然變得神色凝重。
 
天堂之罪六十年前遇襲並非得罪了人而遭仇家報復,而是只是單純的掩人耳目。」接著下來,麗絲把被拘捕前看到的資料告知艾克瑞二人。


 
「那你即是說幻影軍真正的目的是將魔羊之紙據為己有,所以他們一同襲擊了鄰近的天堂之罪,透過高調承認那次的襲擊,降低了失竊案的重要性⋯⋯⋯」維倫尼嘉試圖整理著麗絲和自己得來的資料。
 
艾克瑞低頭想著一切的事情,然後道:「但是,我們想到的,整個魔法局沒可能沒有人得不出這個結論⋯⋯⋯⋯除非⋯⋯⋯有人掩蓋了這個事實。」
 
「什麼?你說魔法局內有內奸?」維倫尼嘉驚訝的叫了出來。
 
艾克瑞立即將手掩著維倫尼嘉的口,說:「你傻了嗎?在公眾地方說這番話,給人聽了都不知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然後,艾克瑞望了一望四周的氣氛,再鬆一口氣。看來剛才維倫尼嘉的言論並未有導致到什麼違和感。


 
「那麼,我們現在必須找出古玩店的老闆出來吧!」麗絲拍著桌面對著兩人說。
 
「為何?古玩店⋯魔法局⋯天堂之罪米然家族⋯⋯還有幻影軍⋯⋯⋯到底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維倫尼嘉不解的問道。
 
正當麗絲想說下去時,維倫尼嘉發現自己遺留了自己的印章於科比的家中。因此,他們三人不得不前往多次科比的家。
 
當他們一行三人乘坐著馬車差不多到達科比家時,「嘶嘶~~」,馬車突急停了。
 
「不!!!不好了,你們要到達⋯⋯」馬車夫還想說下去時,兩支箭早走穿過了他的頭,而兩支箭剛好插在艾克瑞的頭上。


 
「樹中人!!!」艾克瑞的危機意識使他立刻雙手合十,使出防禦魔法,利用大榕樹將馬車包裹著。
 
他們三人趁著「樹中人」所爭取的半點時間,離開了馬車。
 
 一離開馬車,只見科比的家早已被火燒著,而⋯⋯⋯
 
「到底⋯⋯⋯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何科比奧卡米婆婆⋯⋯⋯」維倫尼嘉激動得淚水都流了出來。
 
艾克瑞只見奧卡米科比的身體被鐵釘釘在他們家門的前方。
 
此時,維倫尼嘉衝了過去,即使是麗絲也拉不住她。
 
維倫尼嘉跪在奧卡米科比兩人的遺體中間,將手放在兩人身體的上面。
 


「天體魔法。『穀神星』之契約者請給予吾力量。『大地的生機』。」
 
一個淡黃色的魔法陣在三人下的地上形成,大地像是呼應著維倫尼嘉的請求,把大地的生命都送往奧卡米科比身上。
 
但人死不能復生,即使是以治癒魔法為主要的「穀神星」,也難以令早以返魂無術的米然一族後人重現生機。
 
儘管維倫尼嘉明白到這個道理,卻沒有放棄似的,反而加大魔力的輸送。
 
「嘶嘶!!嘶嘶!!」數支帶有雷光的箭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飛往維倫尼嘉
 
「鏘⋯」雷箭紛紛跌在地上,而麗絲右手則拿著鐵鞭,護在維倫尼嘉的正前方,艾克瑞則走過去扶起維倫尼嘉
 
「別再放暗戰了,要打的話,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吧!」麗絲一副隨時戰鬥的樣子,向著前方大喊。
 
但是,回應著麗絲的只是更多的雷箭。


 
艾克瑞及時使出「樹中人」抵擋著迎面而來的雷箭。
 
「啪啪啪啪」一陣拍掌聲從遠處響出,而且愈來愈近的。
 
「果然也有些能耐,才能抵擋得著在幻影軍中人稱『雷箭』,即是我,的攻擊。」這把誘人得可以俘虜天下間所有男人聲音的主人慢慢的走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