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在台上帶著高昂的聲音為開學日致最無聊的歡迎辭,台下的同學有些人仍然睡眼惺忪,校長的話只會讓他們更加想找張床倒頭大睡。反而倒是第一天上中學的中一同學們最為精神,想必他們一定為今天作了幾天的早睡工作,好讓自己的第一個上學天有個絕佳的開始。
        「喂,你有聽說嗎?」排隊站在我身前的周日回頭悄悄對我說:「聽說校長夏天去植髮了。」
        我差一點噴笑出來,但我身旁不遠處就站著一名老師,害我只得撫住嘴巴、身體猛抖。
        「好像是醫生說他的脫髮問太嚴重了,所以就被拒絕了植髮手術。」他一副正經樣子說道。
        我已經抖得非常厲害,感覺有些同學已經在留意到了我的搖擺,當然也引起了老師的注意。我一拳頭打在周日背上,他再不停止我就要忍不住大笑出來了。    周日他這個人,人如其名,一樣那麼幽默,在第一次聽到他名字的時候,我曾經懷疑過他爸媽比岳非爸媽更恨自己的孩子,竟然改個如此奇怪的名字。後來相處久了,才慢慢覺得周日這個名字,其實與他本人是個絕配。
        相比幽默的周日,台上那位被我們取笑的校長,便是一個人見人恨的卑鄙小人。
        校長原名叫梁伯求,多好的名字,卻被他的為人給浪費了。我們都叫他作狼狗,因為他在我眼中實在是一名小人,賊頭賊腦的樣子,總是裝著很誠懇的說話,任他怎麼裝,狼血還是會滲出羊皮之外。
        他在學生眼中,永遠都不會是一個受歡迎的人物。他手攬大權,總想要操控一切,絕對不願讓學生擁有自主權利。作為學生會會長,經過了他一年來在行動上的制肘,我對他的怨恨,是不會比任何人更低的。
        當然,聽到周日故意拿梁伯求來笑話,我內心也是特別爽的!
        突然之間,四處掌聲四起,尤其是中一級學生那處,他們更像是機械人般地賣力鼓掌。


        我向看台望去,原來是鍾校董親身涖臨開學禮。我當然高興,所以我也跟著拍起手來,因為他一向都是我尊敬的人,想不到可以在今天見到他。
        「咳咳……各位同學早安!」鍾校董邊說邊整理領帶。
        台下掌聲剛落,只剩下一片寧靜。
        「各位同學,你們一起向我說聲早安好嗎?」校董笑容可掬、輕聲道:「我數,一、二、三……」
        「校董早安!」台下便是一聲雷動。
        校董不愧是校董,比起禿頭狼狗,他更懂得引起學生的注意力,更懂得與我們和平相處,真令人感到可惜為甚麼每天在我們身邊走來走去的不是他而是梁伯求?要是他們二人身份轉換,我們的學生生活應該是更加美好的吧?
        等到校董致辭完畢,我才猛然發現,他已經說了快半個小時。我想這就是他與校長的最大分別吧,古云: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說的就是我所面對的情況。
        「祝各位同學,學業進步;也祝各位老師們,教鞭有力!」隨著校董語畢,又是一陣熱烈的鼓掌聲。我且向中一同學們望去,看來他們也十分喜歡這位老先生,在他們臉上,看到了稚氣未散的崇拜目光。
        本來晴空萬里的天空,忽然烏雲密布。天上也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轟隆聲音,大家都以為快要下雨了,人人都抬頭向天輕望去。
        「看來上天在催我走了,同學們,要下雨了,我們先回教室避雨吧。」校董持米高峰,有序地指揮同學魚貫返回教室。


        我看著天空,厚厚的烏雲在學校操場上方捲動著,天空頓時變得陰沉恐怖,那一團慢慢蠕動的雲塊,教人非常不安,有種似曾相識在電影裡看過的災難片前奏。
        那雲塊感覺就像要把學校吞沒一樣,呆看著天空的我已經非常不安,感覺有一兩滴汗水從頰邊滑下。那是焦慮緊張的汗水,就像春潮的牆壁,結露慢慢滑下。我緊張地雙手打顫,這是我從未見過的天空。
        「你對雨水敏感啊?害怕成那個樣子啊?」周日遞上一張面紙,示意叫我抹抹汗。
        「你有看過『漂流教室』嗎?」我問道。
        「沒看過,怎麼啦?」他狐疑看著我。
        突然一道亮光閃耀,亮得不能睜開雙眼,只聽到亮光一刻,全校的人無不尖叫了幾聲。
        未待尖叫聲消逝,又忽然從四方傳來一聲持續的巨響,我們都下意識地把耳朵撫起來,我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悶雷聲,因為這一響實在太誇張了,若不把耳朵撫起來,可能會震破耳膜。
        伴隨巨響而來的,是地震。從來沒有想像過,香港這地方會有如此猛烈的地震。
        「快蹲下!蹲下!」混亂中有人高呼。
        我們無暇思考,全都撫著耳朵閉著雙眼蹲在原地,只待地震快點過去。


        甚麼都看不到、甚麼都聽不到、只可以無助地蹲著接受突然地震帶來無形恐懼的侵襲。
        過了大約十分鐘,地震慢慢消去,閃光漸漸淡去,巨響隨即停下,大家仍然慌忙失措,現場仍有不少哭聲傳出。
        「看!」周日大力推動我:「你看天空!」
        我正忙著從驚慌回過神來,只看天空只剩一團白光包圍,沒有藍天沒有白云,通白的天空看似像假的一般,然後又一陣巨響,連白光都消失,天空只剩黑色一片,四處頓時無光,伸手不見五指。
        「發生了甚麼事……」我在黑暗中不斷顫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