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

門鐘響左兩下,好快有一個眼大大嘅靚女嚟開門。

「咦老公,你又話醫院有事今日唔返嚟嘅?」個大眼妹感到出奇,打開門俾Mike入屋。

「Sur…surprise…」Mike又用驚喜呢一招嚟胡混過關。

入到屋,客廳有個長腿妹玩緊划艇機,佢一見到Mike就停落嚟,過去迎接「老公」:「BB你終於返嚟啦!做乜你換左衫嘅?同埋你又話今日唔返嚟?」





「仲洗問嘅,梗係老公太掛住我,特登同醫院攞假返嚟見我!」大眼妹翹住Mike隻手搶答。

「唓!我就話老公掛住我先啱,係咪呀老公?」長腿妹翹住Mike另一隻手,挨埋落去膊頭度。

「係呀,我好掛住你地兩個。」Mike回答,同時環顧四周,睇下間屋嘅環境。

個單位非常大,淨係個廳都大過Mike成間屋,就連咁大架划艇機都放得落。

過左一陣,有一個身穿跌膊衫嘅女仔,從一間房入面行出嚟。





同另外兩個女仔一樣,佢一見到Mike就衝埋去攬住:「老公!你又話唔返嚟嘅?我知啦,實係你知人地幾日無見你,知我掛住你,所以特登返嚟見我係咪呢!」

俾三條女攬到實,Mike食曬波餅,抽曬水,心裡暗爽。

然而,佢仲未知唔知邊個打邊個,所以就逐個名嗌出嚟,睇下邊個應機。

「瑤瑤?」

「老公你嗌我呀?你係咪想飲水,我即刻去斟俾你。」跌膊妹行去廚房斟水,佢就係叫瑤瑤。





「咁…欣欣…可唔可以幫我捏下個膊頭?」Mike對眼同時望住另外二人講。

大眼妹即時回應:「得呀,老公你快啲坐過去梳化,我嚟幫你捏兩嘢!」

欣欣係大眼妹,換言之,長腿妹就係Yoyo。

雖然三個女人無一個係Lulu,但樣貌同身材都唔差,同樣都係男人見到都想砌嘅類型。

Mike坐喺梳化,欣欣幫佢捏膊頭,Yoyo則同佢按腳,瑤瑤就斟茶遞水,猶如享受緊皇帝般嘅待遇。

佢「細佬」已經有啲蠢蠢欲動,想即場開波玩4p。

正當Mike伸手,想拉低瑤瑤件跌膊衫揸波,對方突然對佢講:「老公,你依家返左嚟,咁即係話餐茶唔洗取消啦?」

「下?你話咩話?」Mike問。





「你唔記得左啦?中午我阿爸阿媽約左你飲茶呀嘛!」瑤瑤答。

然後欣欣就話:「仲有我老豆老母!我同你約左佢地今日食下午茶。」

「到夜晚嗰餐,你就同我返外家,我阿爸阿媽已經買定餸,預左你嗰份。」Yoyo接住講。

Mike眉頭一皺,心諗佢只係想屌閪,完全無諗過應酬人地啲外父外母。

「我好攰,唔去得唔得?」

「唔得!」三女異口同聲,一致說不。

瑤瑤睇睇手錶:「差唔多夠鐘啦老公,我地行啦,唔好要兩個老人家等!」





Mike心入面極之唔情願,但係從佢入到嚟間屋,假冒另一個自己開始,佢就已經騎虎難下,無得走甩。

瑤瑤拖佢出門口,二人離開住宅。

Mike發現住宅呢度原來係半山壹號,出到去落斜坡就見到鄧鏡波學校。

呢個時空嘅土瓜灣,附近環境亦都同Mike所認識嘅土瓜灣一模一樣。

一樣係唐樓林立,街道殘舊,無論係路牌定係燈位位置,都係無多無少。

照咁睇嚟,呢一個時空除左有得娶三個老婆之外,整體環境都同自己身處嘅香港相同。

Mike就不禁產生一個疑問:既然生長環境無分別,點解嗰個Mike咁叻仔做到醫生,莫非係人地嘅智商特別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