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遙駛著深藍色的座駕,以快得接近要被交警發告票的速度離開私人別墅,奔馳在通往岩鳶電視台的櫻花大道上。

   在電視台的停車場泊好座駕,遙快步走到三號錄影廠,在一群正商量著拍攝細節的工作人員中找到了Iwatobi Fashion的宣傳部部長 — 橘真琴。遙馬上問他這次急召他來的原因。

   “遙你來得正好,我們終於找到了你會喜歡的男模特,為你在IF設計的第一個系列拍宣傳片了。”真琴興奮的拉著年紀輕輕就當上IF這國際知名服裝品牌亞洲區首席設計師的遙,告訴他口這驚人的事實。

   這件事之所以驚人,其實早在一年前已經埋下種子。

 =========



   一年前,遙剛從大學的設計系畢業,因為他出色的課業和畢業展覽,而被IF高薪聘請,並給予極高的創作自由,進入IF成為他們的首席設計師。

   不少設計師都夢寐以求,即使只是當助理也想加入IF,遙卻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頭銜,純粹因為公司肯安排一間有游泳池,離工作地點不遠的別墅給他作為住處,又可以隨心所欲的設計而答應接下這份工作。

   遙加入了IF沒多久,便交出了第一個春季系列 — 《Monochrome》。說是新設計,其實他只是懶得動腦而把以前還沒有發佈的設計圖拿出來修改修改,增添或刪減。這樣馬虎的一個系列誕生後竟然在市場上大獲好評,可見遙的設計天份有多厲害。除了遙本人以外,根本沒有其他人知道這個系列的來源,公司方面看見亞洲市場對他的作品反應良好,於是提出抓緊時間拍攝宣傳片,到亞洲以外的地方進行銷售。

   作為系列的設計師,遙理所當然的被指派為宣傳片的拍攝總監,可這是IF犯下的最大錯誤。

   遙一邊想著很麻煩,一邊挑選合資格穿上他作品的模特兒。專業與否並非考慮條件當中,最重要的是那男生和女生能表現出遙的想法。工作桌上的照片和履歷逐一被遙剔除之時,負責文件和茶水工作的設計部秘書進來給苦惱中的遙送上咖啡。遙抬首看看突然打擾的女秘書。



   “不好意思,我只是來送咖啡的。”女秘書松岡江對首席設計師看著她的眼神有點不解。可能是因為他長期不在辦公室工作而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妳來當《Mono》宣傳片的模特兒。”遙覺得女孩很合眼緣,不比專業模特遜色的臉蛋不會被上頭拒絕。身材是比較嬌小,個人的氣質卻非常配合系列女裝的感覺,比宣傳部推介而放在他案上的每一個女模特都要合適。

   剩下來的只有選擇男模特呢…遙自作主張的決定了任用的女模特,然後苦思著應該找哪個男生。真琴那邊提供了不同類型男模特的資料,肌肉型、文藝型等應有盡有,但沒有誰能被遙看上眼去。

 =========

   結果,春季過去,IF也不能再執著於遙的《Mono》,只好把事情推到今年。

   “人呢?”遙環視錄影廠,完全沒看見工作人員以外有類似模特兒的男生。



   “小江和他一起過來,很快就會到,別擔心。”真琴回過頭交代了幾句,又繼續埋首打點拍攝工作,沒有理會遙的時間。

   反正還沒有自己的事,遙閑著走到一旁的衣架車前,看著自己上年度的設計。不同尺寸的款式被整齊的掛好,女裝需要的尺寸已經知道了,男裝的則唯有每個尺寸也準備一套。

   黑色、白色,還有兩者之間的灰色,這就是最常見的三種顏色。容易配搭,感覺摩登,在遙手上更被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遙衷心希望趕來的男孩能襯托起自己設計的衣服,讓它們不必再被收進冰冷的倉庫裡。

   "真琴前輩,我從機場把他接來了!"江甫到埗就向負責人匯報,並沒有注意到身後人的心情。

   "嗯,平安來到就好了。遙,模特兒都來了哦。"真琴和江的對話提醒遙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必須努力工作了呢。

   "這就是岩鳶電視台的錄影廠嗎?我還是第一次來。"男模特好奇的看了看巨大的空間和各式各樣錄影器材。

   "笨蛋哥哥不要這樣!會在IF首席設計師面前失禮的!"江終於察覺到不對勁的哥哥,馬上把他拽到身邊。

   遙看著眼前被妹妹教訓,卻毫不在意的「哥哥」。他跟自己差不多高,看得出肌肉受過長時間的訓練而變得結實有力,但仍白晢細膩。這個人的臉蛋長得十分標緻,是受女生歡迎的典型帥哥相。酒紅色的頭髮及頸,長度適中,不會令人覺得他不修邊幅或輕浮。



   最吸引人的是那雙和妹妹一樣顏色的紅眸,不像江那般開朗活潑,卻散發出哥哥獨有的傲氣與自信。

   很滿意,應該說,不能再滿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