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看著在水裡自得其樂的「美人魚」,忽然靈機一觸,像是大腦裡的某個開關被啪的一聲拉到另一邊似的。沒錯,夏季的新系列就這樣定下來吧。

   他趕忙回到工作室,拉開窗簾,推開通往陽台的玻璃門,對著外頭明媚的陽光和波光粼粼的游泳池畫起設計圖。

   靈感這傢伙呀,不及時抓住可不行呢。一張又一張的草圖在遙手下誕生,不僅是凜合穿的男裝,女裝款式的設計也像爆米花一樣在腦子裡蹦出來。

   說上來,看一個大男生在游泳,竟然能創作出女生的服裝,這種感覺還真不可思議。

 =========



   一直被遙忽略的江站在工作室裡看,不知裡外的她以為遙這個首席設計師在截稿前一刻瞬間發揮天才的小宇宙力量,畫出驚天地泣鬼神的設計。

   但是當她往前輩的視線方向看去,才發現天才的靈感來源竟然是擅闖人家游泳池的笨蛋哥哥!

   “那…那個笨蛋哥哥在干什麼?!不是讓他呆在車子裡乖乖等我的嗎?”江埋怨著想出去把自家任意妄為的哥哥拉回車裡去。明明已經成為了國家級的運動員,雖然肌肉是很讚,就是不長長智商呀!常常要妹妹來善後,我可是很困擾的好不好!

   江心裡懷著各種罵詞準備好好教訓哥哥一頓,卻被前輩幾個字阻止了。

   “隨他去。”遙專注於手中的設計圖,也就慢了好幾拍才發現咬牙切齒地想要離開房間的秘書。



   既然惜字如金的遙前輩開口說了三個字來替哥哥求情,那江也只得讓哥哥繼續當他的笨蛋。

   其實江也挺喜歡這樣悠閒的哥哥。比起競泳時的他,現在這個松岡凜更像她熟悉的哥哥。

   小時候凜已經好喜歡游泳這項運動,他深知自己不是天才,所以努力不懈的練習。每天放學後只管往游泳俱樂部跑,又會加倍認真的學習,爭取名列前茅的好成績,讓媽媽同意他繼續學游泳。

   那麼喜歡游泳的哥哥,現在還可以享受游泳的樂趣真好呢。

   不久,遙就回到室內的工作桌整理草圖。他用鋼筆勾劃出設計的輪廓,寫上使用的布料、顏色等事項的代號,再加上製成品的尺寸。這一項,遙依舊用了自己理想中,也就是凜的數據。



   十張設計圖,男女裝各五張,成功在截稿日前交到江手上。

 =========

   “遙,你還沒有給新系列取名字啊。”愈來愈接近夏季,IF宣傳部的人忙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只知道到處找負責的不同系列設計師商討宣傳片的細節。而部長 — 橘真琴,來到了首席設計師的房間。

   遙接過真琴遞來的系列宣傳片企劃書,在其中一欄填上夏季系列的名稱。

   秀氣的字令平平無奇的英文單字變得更有魅力—《Aqua》正是七瀨遙最新的作品。

   “不是凜來拍的話—“”就不拍了,對嗎?”真琴還趕著去找另一名設計師,踏出房間前聽見了遙唯一堅持的拍攝條件,沖他溫柔的笑了笑。”我會跟他說,盡快安排的了,要是他不太忙碌的話。”

   遙端詳著案頭上十張《Aqua》這個新系列的設計圖,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在自家游泳池裡與水共舞的「美人魚」。

   這十個設計的意念在於透過運用不同深淺的藍色,表現「美人魚」的優美和力量、柔和及剛強。不過,遙最希望這十張圖能展現出他的賞心悅目,看見這些衣服的人,大概也可以體會到自己看見「美人魚」的那份驚嘆。



   初初他還打算把系列取名為《美人魚》呀,《Mermaid》什麼的,更直接表達出設計的主題。但是某個男模特知道的話肯定會氣得罷拍宣傳片的呢。

   即使遙只是親眼見過凜兩次,有實質交流的更只有一次,比真琴還更少機會接觸他,可遙從第一次見面的幾句說話、前幾天的一個四目相投,就似乎了解凜是怎樣的一個男生。

   凜給遙的感覺就是很容易炸毛,而且把喜怒衰樂全都放在臉上的傲嬌。

   現在只能祈求凜可以在訓練日程裡抽個空出來拍攝吧。

 =========

   松岡凜在五月第一個假日,一大早就在訓練宿舍出發到IF宣傳部指定的沙灘進行拍攝工作。如果不是妹妹江硬要他接下這份工作,自己現在應該向要成為奧運金牌得主的夢想展開羽翼,在水裡飛翔著。

   據真琴說,要是凜不答應當遙的男模特,那些漂亮的衣裳就沒辦法公諸於世。從小時候凜的心裡就只有游泳和學習,藝術這東西不太懂。怎樣才算是好設計,什麼叫時尚,時下流行什麼,他都不清楚。



   代表隊的隊友總是說他的私服打扮很前衛,其實凜不過是把喜歡的衣服根據心情配搭起來,才沒有考慮過什麼潮流元素……

   這樣的凜平常都不太注意IF這些大品牌推出了啥系列,但接觸了遙的《Mono》後,他對時裝好像有點改觀。

   衣服不再是單純用來遮住身體,或者表現自己的物品。

   穿上遙設計的衣服,彷彿可以感受到他創作時在想什麼。不管多隨意,設計師也會為作品注入自己的靈魂。不知道是誰說的:沒有靈魂的「作品」,不能被稱為作品。

   也許凜的波長和遙的某程度上可說是完美的同調呢。

   乘過電車,再轉坐公交。凜隔著變裝用的墨鏡,看著黑白色市區的高樓大廈逐漸變換成郊區的花草樹木。公交上的人愈來愈少,加上凜坐在車子的後面,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他摘下了墨鏡。

   乏味的單色世界突然被大海和天空的藍色入侵。

   多拐了幾個彎,凜下車就看見迎接他的友人。真琴領他到沙灘集中了工作人員的地帶,妹妹還有設計師也在等待他的出現。



   凜換上設計師最新的作品,和妹妹一起在陽光與海浪聲陪同下開始拍攝工作。

   藍色給凜的第一觀感是憂鬱。但是身上的衣服和遙眼瞳中的藍色一樣,一如系列的名字,讓他覺得自己置身在最熟悉的水裡,忘卻頭上春末開始炙熱地照耀大地萬物的太陽。

   假如再早一點認識遙,自己的人生會不會變得截然不同呢?

   問題的答案,凜不知道。

   可是,沒有過去,就不會有現在。

   他的人生,不也是正在蛻變,變得更多樣化,更有趣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