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並沒有如他所願的順利跳進他最喜歡的水裡。

   “啊,遙你終於都回來了呢!”每次回到辦公室都會看見的溫柔笑容。真琴站在池邊等著他。不,還有——

   “遙前輩打擾了…真的不好意思呢…”旁邊的江則不明所以的一臉沮喪。

   今天要截稿了嗎?!這是遙心裡第一個蹦出來的想法。

   但是他們來這裡之前應該會通知一聲…看見這兩個人,遙便想起自己還沒動過的秋季系列設計圖。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心的確沉了下去…



   “不是啦遙,我們不是來收設計圖的…呃…是來……”真琴看見遙的藍眸變得暗淡,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卻又不知如何解釋他們的來意。

   “真是的…真琴怎麼不直說。現在我們可是為他慶生而來的,不對嗎?”第三個聲音從水裡傳來。

   果然又跟這個人有關,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遙不禁在心裡嘆了口氣,他的生日不是今天,要找藉口來游泳也要找個比較靠譜的嘛…

   凜甩了甩鮮艷亮麗的紅髮,拉下泳鏡掛至鎖骨上,扶著一旁的鐵梯上岸。



   人家說「出水芙蓉」,這「芙蓉」予人的感覺絕不是女子的嬌柔軟弱,而是男生的活力。

   壯健的身體還殘留著水的痕跡,看著一點點小水滴沿肌肉的線條滑下來,直至流到人魚線下的黑色泳褲才看不見,好不誘惑的一朵「芙蓉」啊。

   不論看多少次,這個人的體格也是一樣的完美,也許只是在遙眼中?

   凜走向自己放在旁邊的鯊魚背包,掏出毛巾擦拭濕漉漉的頭髮,然後拿起兩袋東西走到遙的面前。

   “喏,這是上次來游泳的謝禮。”他把毛巾擱在肩上,將其中一個布袋遞來。



   “對不起遙前輩!我以後會看管好我這笨蛋哥哥的!”江始終對哥哥的任性覺得愧疚。遙只是靜靜的接過東西,並向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有在介意凜的行為。

   “今天是六月唯一的假期,真琴告訴我下星期是你的生日,所以我拉著他們來給你提早慶生了。”如新鮮摘下來的草莓一樣,凜的臉頰微微發紅,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珠在下巴處滴下。

   聽上去似乎沒什麼,但看起來凜是在害羞呢。

 =========

   平常凜都忙於訓練,加上高傲不在意的性格令其他人難以接近他。

   都二十三歲了呀,到澳洲上初中後就再沒有為朋友慶祝過生日,只有每年回家時替媽媽和妹妹簡單的切一下蛋糕,逛一下街。

   父親又在凜還很小的時候去世,家中的兩名女性送給自己的禮物大多都離不開游泳用品,凜也不知道正常的男生會喜歡什麼。

   碰巧上一個假日跟真琴,還有江出外散心,聽見他們在討論遙的生日,他就隨意地問問遙的愛好,順道準備之前私自在他的別墅游泳池裡游泳的「謝禮」。



   一問之下,他才得知遙跟自己一樣「超~喜歡」游泳。想來也對,不喜歡游泳又怎會特地為了一間配備了標準游泳池的別墅而接受聘請…

   不過,凜不可以因為這個原因就像自己的家人般給遙送泳褲、泳鏡之類的東西。

   畢竟他們倆還不熟稔,只是有過幾面之緣,關係更僅止於變態天才設計師和帥氣國家代表運動員兼模特兒,送這些貼身用品再怎麼想也不太合適。

   真琴還提過他那個好朋友看見青花魚便會兩眼發光,而且送食物的話就絕對沒問題了吧,又不會覺得奇怪和尷尬!

   凜以為想出送青花魚作為禮物的自己實在不能再機智,可是多考慮一遍,自己單人匹馬帶著青花魚去連朋友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的大設計師的私人別墅,總覺得這場面莫名其妙地與自己的形象格格不入…

   還有腦子裡突然想起初次見面時發生的那種…難以啟齒的事......

   最後經過凜反覆思忖,就變成了現在這個局面:凜帶著真琴和江壯膽,來到遙的家給他送「謝禮」和生日禮物,但是因為等待出去取材而遲遲未歸的主角等得不耐煩,衝動的凜忍不住再次跳進游泳池裡游了好幾回...



 =========

   "生日禮物,預祝你生日快樂啦......七瀨。"凜猶豫了一會,在手上的另一個布袋裡拿出一個紙盒,再好像要鼓起畢生的勇氣一樣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說出了那句放在心裡好久好久的對白。說實話,凜認為這次經歷比出席正式比賽還令人心驚膽跳呢。

   遙的面部表情還是一貫的冷淡,眼裡閃爍的光彩卻出賣了他開始動搖的心。赤紅的人兒處在他目光的中心,遙所認知的世界,似乎沾染了一點脫俗的紅。

   不像血一樣霸道,不如落日一樣令人憂傷慨嘆,而是櫻花似的清新、溫柔,玫瑰般的動人、惹人憐愛。

   "謝謝。"這是凜第一次以私人理由跟遙談話,遙覺得心底有什麼東西被喚醒。

   拆開紙盒看見似乎是凜親手製作的蛋糕,他更確定自己是被凜改變了。

 =========

   就像物理學中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一樣,遙改變了凜,當然也會受到凜的影響。



   這道力會把遙牽引到什麼方向,遙也不知道,但他現在正要尋找新的發展,順勢借用一下凜的力量也不算罪過吧。而且這是一場公平的交易,對雙方也沒有害處。

 =========

   不請自來的三個訪客見別墅主人神色無異,三兩下功夫解決了凜帶來的蛋糕,便離開了,事件也告一段落。

   一星期後,IF首席設計師打破舊有的定律,率先交出十張設計圖,並把這新的秋季時裝系列命名為《Change》。

   遙的生日,不僅標誌了他的成長,還代表著他終於肯接受外來的變化。

   他首次替自己的作品塗上想像中的顏色,由純潔的白色逐小變成可愛的粉紅色,從沉默的黑色漸化為活潑的天藍色。

   五彩繽紛的設計圖讓真琴嚇了一大跳。用色大膽的作品活靈活現,光是把設計圖放在眼前,就想像到製成品有多華美。



 =========

   人在辦公室裡處理新系列的事,遙的手機卻被孤獨的留在有點空曠的別墅房間內。

   六月三十日下午,藍色的手機稀有的震了震。

   「總得補上一個準時的吧...
    生日快樂呢,遙。」

   發短訊令凜沒有了被藍眸看著時的緊張感,他在短訊中以朋友的口吻祝福遙,不知道將來可不可以當面跟他這樣說話呢?

   又不知道,遙看見了這則短訊,以及稱呼上的突然轉變,他會作出什麼耐人尋味的反應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