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_16:39】凜:總得補上一個準時的吧...生日快樂呢,遙。

   【30/6_18:22】遙:...誰讓你喊名字的。

   【30/6_19:30】凜:我就是喜歡叫遙,不行嗎?

   【30/6_19:31】遙:隨便你。

   【30/6_19:36】凜:還不到一分鐘就給我發回復了,難不成你守在電話旁等著啊?



   【30/6_19:40】遙:不是,打三個字用得著多少時間。

   【30/6_20:37】遙:怎麼不回。

   【30/6_21:21】凜:剛去跑步了,沒帶手機出去。而且我以為你會不搭理我嘛。

   【30/6_21:22】凜:你擔心我呀?

   【30/6_21:26】遙:沒有在擔心。



   【30/6_21:45】凜:對了,七月末我就要到東京那邊準備奧運了。

   【30/6_21:48】遙:宣傳片還會拍嗎?

   【30/6_21:51】凜:那當然,出發前還是可以的。

   【30/6_21:58】遙:很晚了,快點睡。

   【30/6_22:01】凜:嗯,晚安,遙~ ^^



   【30/6_22:12】遙:晚安,凜。

 =========

   六月三十日晚上十點半,七瀨遙躺在床上,看著黑暗中發著微光的手機屏幕。

   這是他第一次跟別人以短訊對話。看不見對方的臉,也聽不到他的聲音,只可以憑空想像凜的表情和聲調。

   對話內容有點奇怪,但是遙覺得會用顏表情的凜意外的很可愛。

   翻到通訊錄,定睛在今天工作時問真琴拿的陌生號碼和號碼主人的姓名,手指不由自主的按下「修改」鍵。

   「松岡凜」這項聯絡人資料,被遙改成「凜」。

   再回到短訊的頁面,最後那三條訊息又映入眼簾。



   怎麼覺得好像一對小戀人之間的肉麻對白…錯覺嗎…






【某作者】:今天是630呀...生日快樂呢遙醬!期待「Free!」的第二季~

反正沒什麼人流,在這裡說這些也不要緊吧... 遙醬要和凜凜幸福的生活下去哦~

最後,有空的讀客們不妨試試加一下每則短訊發出的「分」數(不知道怎說...總之是39+22+...諸如此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