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卓天焚  7月1日
      我身處的地方還蠻大的,大概是有我的居屋單位的十倍吧,看來是由家財萬貫的人所擁有啊。四周仔細觀察,這裡的裝修金碧輝煌,活像皇宮一樣,不知是有意或無意,掛滿了貴重的金器,在正中心更掛上了一副夫妻照,照片中的男人坐在金漆雕龍寶座上,彷彿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在旁邊有一個女人,想必這就是石榴的父母了吧。然而,我卻把目光放在那間格格不入的房間,在門上方標示著:「石榴的房間。」裡面並沒有一絲少女氣息,反而擺滿書籍,像是《論語》等等,倒說不上是樸素,反而更像是冷清與冷漠。
      不知是否出於對我的同情,她向我敘說了她的經歷,期望可以得到我的安慰吧。
      我感到不可思議,兩個孤獨的人能以這種方式相遇,以這種方式敞開心扉,也未免太故事性了吧?
      說著說著她開始嗚咽,卻又試圖用手掩蓋他的痛苦,我明白,畢竟對陌生人敞開心扉理應是不可思議的事。她的啜泣蔓延至我的靈魂,似是告訴我,她的所謂朋友只不過由父母制定,她的孤獨只有我可以理解。
     朦朦朧朧的句子由她震抖的小嘴說出,我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來安撫她受傷的心靈,但是我們都是在絕境苟延殘喘的人,我對此也無能為力……但說不定,我能緩解她的痛苦……就像我用哲學……逃離世界的痛苦一樣……
       是啊......我把手拍在她的後背,對她說:「對不起......也許你期望的是希望的曙光,但無奈,我並沒有能力成為那從天而降的英雄。但至少,也許我可以成為你的同伴。」我應該是頭一次說出這樣的話,以往我所觀察到的人都是沈溺在所謂幸福當中。我不清楚,也許我在眼前的少女找到自己的縮影,我希望她可以脫離困境,正如我希望我可以擺脫我不幸一樣。而且我從她身上感覺到一股不平凡,一股熟悉感。
        我的父母對我的一切不聞不問,而她剛剛相反,為了更好地專注學業,她連手機也被禁止使用,因此我只好告訴她我的家在哪,這也算是唯一的辦法了。
       離開前我感到不安,我看到客廳的閉路電視,再一次覺得到這個家庭不同尋常的瘋狂,心中細想:「真的沒有問題嗎?」但看到她的笑容,我也不好再嘮叨,便踏著雨點回家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