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

抬頭一望,係我今晚第一次見到個月亮。

正好係月圓之夜。

個月亮好大,好圓,但唔係好光,橙橙紅紅咁,仲矇矇哋。我玩《曠野之息》時就見過類似嘅月亮,Game入面嘅稱呼係……

血月。





血月會令魔物瘋狂。

喺距離嘅錯覺下,月亮就掛咗喺嗰個男人伸手可摘嘅距離……喺四周烏燈黑火,同時月色又咁暗淡嘅環境,正常係好難留意到有個人企喺天台上。

就除咗有《夜之眼》嘅我哋。

尤其對於有《無痕者》三級嘅我,呢個男人,好似一個遮擋住哂我視線,高清到我冇可能忽視嘅存在!

施永義!





佢仲著住件醫生袍,不過袍上已經睇唔到有邊忽係白色。

兩邊衫袖俾咗掹咗落嚟,露出血淋淋嘅裸露雙臂。啲血係噴落去佢手臂上,唔係自己流出嘅。

我甚至隱約見到有啲白氣冒起……啲血係熱嘅!

當然,佢唔再係書院禮堂見到嗰個文質彬彬,頭髮蠟得一絲不苟嘅施永義。

雖然睇得出頭髮有梳理過,俾我撞爆過嘅後側腦仲係凹陷嘅,嗰部份嘅頭髮同啲血漿癡埋一舊,好似個雀巢咁……





副金絲眼鏡都係歪框,爆鏡嘅。

但除此以外,我感覺到佢身體狀態,整體嚟講係強壯嘅,甚至比起上次,更少幾分陰柔,多幾分暴躁同癲狂。

只係佢依然好姿整,用佢隻接駁得有啲畸形嘅手臂,梳返順啲頭髮,又整吓條呔……竟然仲有打呔。

我記得條手臂係俾我打斷過落嚟,但既然當時佢好緊張咁執返,即係佢都預算係駁得返。

而事實上,喺我親眼睇住佢生食個女學生嘅松果體後,身體外傷以肉眼可見速度修補……我對佢嘅復原速度就唔會大驚小怪。

佢一現身,全場嚇到窒咗窒!

「唔好理佢住!」

仲企喺街壘前線上嘅Jason話,「繼續頂住條防線啊!」





仲要諗辦法拎返個細路條屍落嚟,唔好俾佢繼續滴血喺個街壘上……大家仲好多嘢做,但顯然,而家都俾施永義搞到六神無主,險象橫生!

『呢幢大廈天台有一Team人守夜,』

Jason喺身後同我講,『佢唔玩得好耐,我哋會伏到佢。』

「Jason!」

施永義用好似演講咁嘅聲線嗌落嚟,「我知你諗緊咩,我諗你要失望啦。」

佢指咗指側邊地下。

就喺天台邊緣條壆上面,好齊整咁擺咗四舊嘢……





係人頭嚟!

當場就有幾個人崩潰大嗌!

「係阿雲同加拿大佬!今晚係佢哋負責守天台……」

「咁、咁另外嗰兩個呢?佢哋係咪……」

驟然防線一片大混亂!

就連一直都好冷靜嘅Jason,都嚇到就要由街壘跌出去,我連忙一手捉住。

『佢有《無痕者》三級,』

我喺Jason耳邊話,『佢唔識讀心,只係察覺到你視線同表情,估中你大致諗咩……』





但係有咁敏銳嘅感官,同真係識讀心嘅分別唔大!

「你哋係咪好掛住啲Team Leader呢?」

施永義繼續嗌落嚟,「夜媽媽派哂最識打嗰幾個出去圍捕我?雖然話趁我病攞我命啫,有勇無謀咗少少啊嘛?」

「不過紙上談兵就係咁,而且呢個年代嘅人,理想主義,又唔夠危機感。畢竟呢一批Team Leader都已經係第四定第五代,同啹㗎兵時嗰批爭太遠……」

「你講得啱啊,祖堯師兄,」

佢執起其中一個人頭,對住佢講嘢:「你平日發惡夢時擔心緊啲嘢,而家全部發生哂!呢一代係未有足夠訓練去面對屍疫,尤其係爆災之後衍生出嚟嘅人性轉變同考驗!」

「祖堯師兄,你係呢一代唯一有俾元祖嗰批Team Leader 訓練過嘅,你每年同佢哋出去飲茶聚舊時,佢哋都係咁同你講,一代不如一代,如果聽日香港出事你哋就死硬!」





「真!就連祖堯師兄你自己,都犯咗無法補救嘅新手過錯。」

「你太睇小透過食人腦嚟升呢嘅《吞噬者》啦!」

「而且我話你知!」

「原來唔只松果體食得!我當冬瓜盅咁挖哂你成個腦嚟食之後,就連你嘅記憶甚至發過嘅夢,我都接收到一啲!當然唔係全部啦……」

「呢啲嘢Manual都冇講㗎!」

「鬼叫你哋幾十年嚟,都冇做過呢方面嘅人體實驗咩!」

我望向嗰幾個人頭,輕到俾風都吹得郁少少,而且眼珠都係吊哂出嚟嘅……似乎大腦都俾施永義挖咗出嚟食!

「你個變態去死!」

個霰彈槍手忍唔住鬧咗出嚟!

砰!

施永義腳下嗰層嘅玻璃窗,驟然被子彈射爆!

只有兩粒鐵珠彈到佢褲管,造成佢完全唔在意嘅小傷。

佢企前一步,彎腰俯視忙住換子彈嘅槍手。

「我未講完喎。」

施永義就拎住個人頭,用盡全力向下掉,「咁急住送死做咩嘢!」

……砰!

呢一扔,竟然擲到個簷蓬都爆爆哋,背面嘅天花有大幅石屎剝落!

嗰個位有Kiki同陳朝輝喺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