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

好彩⋯⋯石屎責唔到人。

陳朝輝應該已被搬上病床抬返入醫院。

但係個槍手已經被擊中到⋯⋯背脊喺個簷篷穿咗個窿度突咗出嚟!一線鮮血滴落地上。

「嘥咗我一次暴走者!」





施永義喘住氣咁撥頭髮同整領呔,「聽住!我要你哋聽清楚⋯⋯我個奇蹟係咩嘢!」

「因為,你哋可能係我最後一批聽眾!」

「我搞個奇蹟出嚟,如果冇人知道有幾勁,冇人知我點嘔心瀝血設計出嚟,咁有咩意思?」

「奇蹟,自己匿埋喺房打飛機,唔係奇蹟。」

「當啲人睇到而且驚嘆你嗰啲叫奇蹟,好似五餅二魚咁,令世人好祟拜你;或者走另一條路線,令人好撚驚你咁⋯⋯呢啲先叫奇蹟!係咪?」





「唔好聽佢講嘢!」Jason話。佢仲一邊推醒其他人,要佢哋專心應付返條防線。

但係我冇辦法唔聽。

就算我點專心去參與落條防線度,佢講嘅說話亦會直接鑽入我腦海⋯⋯

「聽清楚啦!」

佢繼續話,「你哋係咪好想知道,我想搞奇蹟啫,我咪去搞條屍河去搞啲倖存者囉,點解仲要搞埋自己個大本營?」





「梗係唔得啦!」

「知唔知點解?」

「你哋唔覺得好神奇嘅咩?呢場屍疫早喺幾十年前就有人預見,而且仲留低咗個Plan,留低咗呢個大台⋯⋯好喇而家真係出事,呢個從來冇實際執行過嘅Plan,冇Boot機過嘅隱形眼鏡,成壇嘢真係Work喎!」

「戴咗Con嘅人,真係會變成超人!而呢啲超人,又真係有能力喺呢場屍疫上生存,救人,甚至建城,作為末世倖存嘅據點⋯⋯」

「成件事,咪就係一個匪夷所思嘅奇蹟?」

「咁我一手摧毀咗呢個奇蹟,我咪係一個更大嘅奇蹟囉?」

「因為我毀滅咗背後嗰班人好幾十年嚟薪火相傳嘅心血!我用佢哋打算救人嘅手段,嚟毀滅你哋!」

「幾咁諷刺啊!」





「而且呢件事唔係剩係你哋知道!」

「頭上有衛星㗎!」

「衛星鏡頭解像度唔高,如果要搞一齣舉世矚嘅奇,壇嘢一定要搞得夠大!」

「沙田坳道屍河,一直連綿到獅子山以北,全港喪屍大集合,始作俑者就係聖母醫院搞出嚟嗰個Plan,救人變成害人,希望破滅⋯⋯」

「呢個奇蹟,舉世皆知!仲勁過耶穌啊!耶穌玩五餅二魚,最多咪幾千個目擊者?」

「而家有成五十億人睇住條屍河啊!」

「勁唔勁啊?」





「而且呢條屍河,仲只係一個更大奇蹟嘅一部份!」

「不過呢啲唔輪到你哋關心啦⋯⋯你哋已經完成咗歷史任務!」

「睇住⋯⋯我點樣拆咗呢個大台!」

施永義褪後助跑⋯⋯

然後好似斬罰球咁,一腳踢向擺喺天台邊嘅第二個人頭度!

人頭好似子彈咁直射飛行,甚至到半路已經散散哋,變成一團鮮血同腦漿混合嘅霰彈!

佢目標係街壘另一邊,一直冇咩喪屍攻擊嘅樹叢!

嘩喇!





人頭打落樹叢之後,兩個吊喺樹上嘅屍袋隨即就跌咗落嚟。個袋冇拉實拉鍊,入面兩條屍就咁攔腰掛咗喺外牆上流血⋯⋯

係本來守喺後欄嘅另一Team人,出事嗰時已經聯絡唔到佢哋。

佢哋個對講機而家先喺屍袋跌落嚟,仲有啲沙沙聲响⋯⋯

呢兩條血淋淋嘅屍體,驟然又引嚟我哋呢邊嘅情緒大崩潰!當然與此同時,街上嘅喪屍亦沸騰咁發癲起嚟!

唔止衝街壘,直接爬牆!因為啲新嘅血味,掩蓋哂本來噴好嘅殺蟲水。

「再、再係咁落去⋯⋯條防線守唔住啦!」Jason擔心。

「你哋覺得我仲有冇機關未揭曉?」





施永義喺天台好得意咁問,「喂,俾啲反應嚟吖!」

「冇啦!」

「玩盡埋條舊橋先!」

佢踢出第三個人頭!

「程朗天!縮低!」

Jason勉強反應到,高舉起個防暴盾遮住我,《建設者》技能亦全開⋯⋯

砰!

防暴盾爆開!

我同Jason亦同時被震到由街壘跌咗落嚟,無數喪屍瘋狂向我哋背脊伸手⋯⋯

「冇咁易!」

我一腳踩落堆喪屍度借力!

原始腦,暴走者!

我將Jason托喺膊頭,攬大步爬返去個街壘上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