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嗄!嗄!」

我喘住大氣,喺老大院時個『費老』除俾我對靚鞋,有一隻俾喪屍掹甩左;小腿亦留低幾道爪痕,但大致無事。

Jason應該亦冇大礙。

但喺呢個時候,我同Jason見到頭上又有個人頭飛射而過!





砰!

打咗落仲吊喺飛索嗰條細路屍體上!

啪!

佢個肚爆開,啲內臟跌哂落啲喪屍頭上。

驟然一陣絕望,瀰漫成條防線……





好似無論做啲咩,都會俾施永義好輕鬆咁破壞哂!做咩都冇用咁!

而且佢個位置高高在上!

就算搵人捉佢,喺上到天台時,佢仲有時間做好多嘢……再講,搵邊個走上去同佢打?

連同最初個阿良,三個Team Leader已經死咗喺佢手上!

「啊!我仲有嘢要補充!」





施永義好似怕我哋未夠絕望咁,「你哋當中有人頭腦會清晰啲,可能會問得出:我破壞聖母醫院呢個奇蹟,呢件事本身點算係一個奇蹟呢?就好似北韓射粒導彈去首爾,破壞咗人哋個經濟奇蹟,咁支導彈可以叫超越咗首爾嘅奇蹟咩?」

「其實個邏輯係咁嘅,教精你哋啦。」

施永義指住自己個腦,「關鍵唔係要整冧間醫院定點,又或者你哋當中大部份庸材死唔死得哂,同個奇蹟其實都冇咩大關係。」

「我搞你哋嘅主要目的,係要食哂你哋當中幾條最Top精英個腦!我啱啱試過啦,原來生食咗『實驗體』嘅人腦,係會連啲佢哋技能都吸收埋㗎!」

「即係話,你哋由戴Con所激發出嚟嘅人類奇蹟,當中嘅精華部份就會由我嚟繼承!」

「我自己就係成個聖母大台嘅奇蹟綜合體!」

「由我呢個奇蹟之子,帶嚟終極嘅毀滅,就好似食完耶穌嘅五餅二魚之後,啲人反而變哂做餓鬼,衝哂出去食人咁!」

「呢啲叫『褻瀆』!」





「最高層次嘅褻瀆,就係褻瀆奇蹟!哇哈哈哈哈……」

「收聲啊!!!」

砰!

施永義左半邊肺被打爆!好幾條肋骨飛斷,血水迸射!

佢呆咗咁啤實我。

好似唔相信,我做得到同佢同樣嘅事。

Jason亦好震驚咁望住我。





係,我頭先執起咗半舊磚頭,憑住一陣怒火就扔咗過去!其實我已經睇過佢呢招好幾次,我腦裏面已經隱約有啲概念。

當中嘅力度,係源自《暴走者》。

但准繩呢?原來係《無痕者》能力帶嚟嘅手眼協調……再加上我有原始腦本能,身體協調性高,總算可以隔咁遠扔得中施永義。

但我覺得同施永義仲有距離,或者佢係用同我唔一樣嘅技能組合,先扔得咁輕鬆咁準,或者同佢《暴走者》級別較高有關。

但總之,我有同施永義隔空較勁嘅能力!

而且佢已經受咗重傷!佢跪咗係天台邊唔知摷緊咩,但似乎冇打算搵掩護!

我從街壘跳返入嚟搵磚頭!

隨手喺花圃邊掹起一塊,雙眼用力瞄準施永義個頭,三步助跑,全身拉哂弓咁將舊磚扔出去!





但係舊磚飛到一半就散開兩邊!

其中一半又打爆咗塊玻璃窗,另一半俾施永義伏身避開咗!

我要回一回氣,因為我頭先連續爆咗兩次《暴走者》,而且我冇咗隻鞋,頭先踏腳用力時扭傷咗幾隻腳趾,腳趾頭都磨甩咗皮,好痛!

佢爬返起身。

「好彩仲有一隻未食!」

我睇住佢將一舊血淋淋嘅嘢,就咁塞咗入口……𡁻吓𡁻吓,都唔使吞,就已經吸收咗。

我咬住牙忍住度氣,又執起一塊磚頭,今次扑開半舊先扔!





「我唔會同你喺度玩!」

佢噤住左肺傷口,轉身走返入去!

但喺佢轉身嘅同時,竟然好似人哋打籃球後手上籃咁,將一樣嘢高高咁扔咗上天!

係咩嚟?

我甚至冇再追縱已經身影消失嘅施永義,就睇住嗰舊嘢喺夜空劃過一條好高嘅拋物線……

喺血月灑照下,舊嘢反射出刺眼嘅光芒。

「……打火機?」

我突然記起嗰啲殺蟲水啊之類嘅噴劑,全部都係易燃嘅!

「避開嗰邊草叢啊!」我大嗌!

啪!個打火機最終撞落醫院南翼一幅外牆,靠近地下左右高度……成個火機爆開。

熊!

我睇住由一絲火星,喺石屎牆身好超現實咁快速漫延……因為嗰面牆係對住街,可能成奉都噴滿哂殺蟲水!

施永義當然知道呢一點,所以根本唔使扔得好准,將打火機隨便扔去奉牆度爆開,入面舊打火石一擦就著!

當然牆壁冇易燃物,唔燒得耐,慘嘅係火勢快速漫延入室內!

「有人喺嗰幾個單位預先淋哂電油!如果唔係,冇理由燒得咁犀利!」

「死啦!」

Jason突然記起,「我記得嗰邊地牢,好似係發電機房嚟……」

「施永義要炸咗我哋啲發電機!」

我哋連反應都嚟唔切,幢樓嘅地底突然發生大爆炸!

轟隆!

成幢南翼啲窗震爆咗大半,室內大量石屎剝落,我懷疑幢樓成邊都會隨時冧落嚟……

「施永義……又俾佢玩咗一鑊!」

我諗最初醫院突然停電,就係因為施永義搞咗個發電機!只係佢同時淋血落街邊個電箱度,等我哋以為只係俾喪屍搞到短路……

喺誤導咗我哋嗰時,佢就將發電機啲柴油放出嚟,淋滿樓上幾層樓……咁等佢後來只要隨便扔個打火機落嚟,就可以造成發電機爆炸嘅效果!

完全係佢嗰種嘩眾取寵嘅風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