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

「呢啲應該係啦啩?」

我搵到一排好似藥丸咁嘅包裝,睇圖應該就係隱形眼鏡……正路呢間房應該唔會儲存啲普通嘢,即係話攞錯嘅可能性好低。

「眼藥水呢?」

我攝咗兩排隱形眼鏡落褲袋,再儘可能拆開啲眼藥水帶走。塞滿哂啲袋後,先諗我可以點樣將儘可能最多嘅物資運出去。





「有麻布袋,有防暴盾……」

但係攻擊同防身物資已幾乎冇哂,應該已經喺出面用緊。

我執起個麻布袋,將我見到嘅嘢諸如保健藥丸等全部掃入去!裝滿扎好袋口後,用手秤一秤個重量……我應該可以揹多幾包!

正當我又入緊第二個麻布袋時,我突然醒起……

我本來走落地牢係為咗咩?





我點解要去搵黃狗同埋唐唐話?

我成身打咗個冷震!

當我第一時間轉頭望,我只係見到嗰個戴金絲眼鏡嘅男人,已經一手抓住我塊面……

「睇吓我條斷臂復健得幾好?」

施永義就咁秤起我成個人,將我扔落側邊奉牆度!





砰!

我本能開咗《暴走者》做防禦,奉牆本來就散散哋,俾我背脊一撞,我成個人撞穿牆跌咗入機房!

我個頭亦重重撞咗埋部發電機度!

唐唐同埋黃狗都嚇咗一跳。

「係邊個……係咪Carlo施嚟咗?」

我視野花哂,噤住流緊血嘅額頭好勉強先撐起身。睜眼一望,只見到黃狗開住《暴走者》衝向機房門口,之後聽到好響嘅『啪』一聲,佢手腕已經俾施永義扭斷咗!

施永義揪住黃狗條頸,正要用力捏……

唐唐執起地上一條爛鐵柱,全力扑落施永義個頭度!





嗙!

本來就凹陷嘅頭殼,再次爆開濺血!

黃狗乘機脫身,匿咗喺部發電機後面喘氣,佢仲想救火……

施永義一巴掌刮咗落唐唐度!

唐唐背脊撞落部發電機度,生起肋骨爆裂嘅咔喇聲,再反彈落地!

「食埋你同黃狗呢兩隻,仲有條爛U仔,其他垃圾可以唔使理。」

施永義話,「跟住捉埋無玷聖母嚟獻祭,就大功告成!」





「獻你老母啊!」

我咬住牙撲向施永義!

我其實仲成嘴鼻都流緊血,連氣都透唔到,加上視野好模糊,我只係憑本能捉住呢個人嚟瘋狂扭打!

「阻頭阻勢!」

我已經唔記得當時係點打,剩係有啲印象,我同施永義輪流撼對方個頭落門框度……邊個先爆頭邊個輸!

施永義只能一邊噤住自己噴緊血嘅頭嚟減傷,一邊應付我,我慢慢佔緊上風!

撼到唔知第幾下,個門框連同本來就塌嘅牆身,全部冧哂落嚟!

一下牽連,好似成層地牢都撐唔住,好多著火嘅假天花同易燃物都跌緊落嚟,樓上亦不斷傳嚟小型爆炸……





我同施永義之間,一時間俾大堆瓦礫隔住。

「食少你哋幾隻唔緊要。」

佢瘋狂扯蝦,「最多陣間殺幾多件差啲嘅補數!」

佢執起舊瓦礫,狠手一扔!

「唔好啊!」黃狗飛撲亦嚟唔切……舊瓦礫,係扔落部半著火隨時會爆嘅後後備機度!

嗙!

喺下一剎那,我已經俾強大嘅爆風,撞咗埋一邊牆角。





然後就係佔滿視野嘅火光,刺耳巨響,同埋滲入五臟六腑嘅大地震!

我只知道樓上啲天花石屎一直冧一直冧,可能有成分幾鐘先停……灰塵一直唔散,我要等到地面停咗震盪,先至摸摸自己覆滿灰塵嘅面,確認仲未死得。

我清晰感受到自己個心跳得有幾快。

再抖多幾啖氣,先有餘力去察知周圍環境:原來喺爆炸當下,我及時將身邊嘅唐唐拉咗過嚟,再托起一塊好大塊嘅牆身瓦礫,匿咗喺下面……

就係咁,擋住咗爆炸時大部份嘅衝擊。

由於奉牆已經爛哂,我哋向外可以望哂條地牢走廊……只有一片火海,施永義已經唔喺度。

「黃、黃狗呢?」

我同唐唐喺塊瓦礫下爬出嚟,一望向之前黃狗個位置……

心都涼咗一截。

我哋完全見唔到黃狗嘅身影。

甚至部發電機……竟然炸到連殘骸都見唔到?

剩係見到地上有個大窿,裏面仲冒緊煙……

「冇、冇啦……」

唐唐呆咗咁坐喺地下,然後抱住膝頭哥,唔知喊定笑咁嗚咽起嚟。

我唔知係受咗腦震盪定內出血,嘴鼻仲不斷滴血,一時間點素治療都止唔住……

冇哂發電機,冇哂Team Leader,等於宣告聖母大台玩完,而施永義仲喺出面獵殺緊自己人……

「點解所有嘢都係向住對佢有利嘅方向發展!」

我係咁搥地發洩,「呢個世界完全係癡線㗎!好似連個天都幫緊佢咁?點解啊!」

而就喺呢個時候……

『奇、奇蹟……唔止剩係發生喺佢身上。』

我哋聽到一把聲音,由個地窿深處傳出嚟!

「係黃狗!」

我同唐唐激動到攬住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