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呢個係一個徵兆嚟……喺我瀕臨絕望嘅心理狀態裏面,投下咗一線曙光!

我亦有勇氣企返起身,面對眼前所有嘅險境!

「既然搵到呢條路,」

唐唐話,「我同黃狗都知道跟住要點做!」





「程朗天,你唔使留喺度幫我哋!」

「做你應該要做,亦只有你能夠做到嘅嘢!」

聖母呢個大台要點收拾殘局,就由返佢哋自己搞掂,或者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講返……

我有自己嘅任務要做!

喺返去救莎倫之前,我要先救一個人!





『……捉埋無玷聖母嚟獻祭,我就大功告成。』施永義頭先就親口講過。

即係話,佢而家嘅主要目標,係阿詠!

我對唐唐點點頭。

轉身出發!

《血色追蹤》!





冇錯,施永義頭先分別俾我同唐唐爆頭,爆到周地都係血……我唔知佢係傷得太重止唔切血,定已經唔夠點素用,總之我而家好清晰咁見到,一條由佢流低落嚟嘅血路!

呢條血條,就係通向北翼……阿詠當開值嘅老人科!

我簡直唔敢想像,嗰邊咁多近乎癱瘓嘅臨終病人,可以點安排佢地疏散避難!阿詠同佢啲同事一定唔肯放棄……

只要去到北翼,我就熟路好多,幾乎閤埋眼都知老人科點去!

施永義留低嘅血跡亦越嚟越清晰,而且以《無痕者》所察知,我同佢嘅距離正漸漸拉近。

但奇怪嘅係,我一直感知唔到阿詠喺邊!

唔通同佢係高等級《無玷者》有關?

由於間醫院係依山而建,北翼老人科雖然算喺地下,但正式嚟講叫三樓,由南翼走過嚟要行好幾段樓梯……





我聽到樓梯上面傳嚟喪屍叫聲!

北翼已被屍群入侵!

我轉多個彎,抬頭一望,就見到有好幾條喪屍,喺度瘋狂襲擊緊一個著白袍嘅女人!

『之前喺後欄見到嗰個女醫生!』

佢曾經喺街壘上幫被吊住嘅陳朝輝索血水,我記得最後見佢嗰時,佢話要入醫院搵病床,同埋叫阿詠過嚟同陣朝輝急救!

聽女醫生嘅尖叫聲……應該仲有得救!

「撐住啊!」





直接開《暴走者》殺上去!

我一手將一條喪屍扯過嚟,只覺對方蠻力驚人,而且處於高度發狂狀態。

我先醒起呢邊唔係火場,黑暗環境會令喪屍倍添凶暴,更遑論係襲擊緊獵物嘅時候。

咁即係話,我都可以打返開《夜之眼》!

我一手踭鋤埋去,條喪屍即時爆到成牆腦漿!我隨便一手抹落牆度,吸返多少渣那,然後再一口氣掹低兩隻,又鋤爆……

掹到第七隻,個女醫生解到圍!

只見佢啲衫幾乎被撕到爛哂,兩條褲管以上,就只剩低褲頭同皮帶。渾身屍液同血痕,傷得最重嘅大髀被咬到慘不忍睹;最實淨嘅醫生袍仲有半件掛喺身,我記得件袍本來就沾滿陳朝輝啲血跡,難怪引到啲喪屍發哂狂。

佢仲成個人喺度震,嗚咽中隱約聽到佢喃喃自語:





『我唔會……俾你哋入到去……死都唔會……』

原來佢撐住咗喺老人病房道門前面!

「清醒吓!」

我係咁搖佢,「而家冇事啦!冇喪屍上緊嚟啦!」

見佢仲未清醒過嚟,我只好大力攬緊佢,掃佢頭髮,不斷喺耳邊同佢講冇事冇事……

佢總算漸漸冷靜返。

『搏……懵啊死𡃁……仔……』佢喺我耳邊話。





我先至擰歪面放開佢。

見到佢扭扭捏捏咁夾腳遮醜,我先記得將本來拎嚟擋火嘅麻布袋,撕開成一塊大布,包喺佢身上。

「其實你直接刮醒我就得,」

佢話,「我係建設者嚟,好襟挨……你就咁攬住我,唔驚我屍變咩?」

我見到梯邊仲有個爛咗嘅防暴盾,地上有兩條唔係我打爆嘅喪屍,佢冇吹水,真係建設者嚟。

「唔准話俾人知我下面紋咗隻蝴蝶!」

佢仲識得自嘲,「唔係班男人又會話我係臭雞……」

「我……唔係好清楚頭先發生咗咩事,你可唔可以……揪返我條左臂出嚟。」

我本來以為,佢係有一邊膊頭撞穿左塊門板,所以先陷咗入去。

原來佢條左臂係俾人270度拗甩咗骹,反卡咗喺個門窿後面,因為太痛所以抽唔返出嚟,先形成被圍困。

「我、我係嚟搵阿詠,想叫佢去睇吓陳朝輝嘅。」

佢話,「當時佢就喺病房入面。我見到佢時,當時佢正喺度做緊一樣我睇唔明嘅嘢……」

「做緊一樣睇唔明嘅嘢?」我反問。

「佢話佢要行一個奇蹟,」

女醫生話,「佢話如何唔係,就救唔哂啲公公婆婆!仲話要我一定要俾多少少時間佢……」

「咁我唯有守喺佢身邊,雖然我完全冇信心憑自己一個,可以保護到全病房咁多人。」

「但冇幾耐之後,我就聽到呢度門俾人爆開嘅響聲!」

「我趕過嚟睇,發現個門鎖俾人爆開咗!而門外有好幾條喪屍已經衝緊入嚟!」

「咁我就拎起個防暴盾,將啲喪屍頂返出去,再自己守喺門外……」

「本來都大致頂得住!」

「但係後來好似有人徒手隊穿咗道門,捉住我條左臂,然後向後一扭,就咁卡住咗我喺度。我個防暴盾就咁脫咗手,跟住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