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我唔知呢個算唔算係最差狀況!雖然施永義條人渣終被撇甩,但竟然變成阿詠一個被送到上屍山頂?

條飛索道嘅設計,本來就係預俾單人使用,喺呢個載重量嘅滑行速度係最快嘅。好快阿詠已經滑咗一半路程,我諗唔使半分鐘,佢就會喺山頂落地。

點追?

我由七、八層樓高撻落個涼亭頂,已經攤攤腰,而條飛索喺我頭上幾層樓高,點跳起都掹唔到……





冇辦法喺阿詠到達之前,整斷條飛索。而就算整斷條飛索,阿詠亦只係同施永義一樣咁跌入屍河,結果冇分別!

「應該仲有一個把手!」

施永義設計嘅飛索道,永遠係一Pair Pair,呢邊滑一程過去時,喺對面就會有另一個把手滑返過嚟……

我只要用另一個把手,就可以用最快速度滑去屍山,救阿詠!

但係我瞇實眼咁望……





「點解得一條?」

我見到回程嗰條纜索,已經唔喺度!唔通施永義早就自己整斷咗條回頭路,就係怕我會追上去?

而喺呢個時候……

「奇蹟!我個奇蹟啊……」

我聽到喺條屍河中間,有把聲喺度大嗌,「唔可以功虧一簣!詠詠,等我啊詠詠……」





我唔理條腰有幾痛,即刻彈返起身!

喺我個高度,勉強可以望出圍牆外邊:我見到施永義原來並未跌死。喺條屍河中間,佢喺度不斷撕爛撲過嚟嘅喪屍,一邊汲取《夜之眼》……

雖然屍群極多,不時見到佢被沒頂,但佢每次露個頭出嚟時,距離坐屍山越嚟越近……

要知道佢已經冇咗一隻腳掌,但係咁樣依然阻止唔到佢……

我睇到成身打冷震……

佢突然興高采烈咁大嗌!

「升咗呢!Level 5啦!果然個天都要造就我!哈哈哈哈……」

而喺呢個時候,就算我搵到條飛索滑過去,去到山頂時難免要同佢最終對峙,佢咁升呢法,我仲有本事打贏佢嗎?





我冇得揀。

我一躍,由涼亭頂跳到圍牆邊!拍拍心口壯膽,望住條屍河,就咁直接跳落去!

我根本踩唔到落地面!

我腳底傳嚟嘅,係唔知踩爆咗內臟定骨頭嘅觸感,仲要唔知幾浸!就好似踩咗落一條好重污染嘅河床上面咁……

究竟呢條沙田坳道,底下已經墊咗幾多浸喪屍!

我一邊腳踝完全食咗入去,另一邊直情沉到入小腿一半!而且我感到雙腳不斷俾人搲緊或者咬緊……被責喺底啲喪屍,都仲有活動能力!

更唔使講逼喺面嗰浸!





屍群聞到血肉嘅瘋狂,以我為核心,急速向外擴散!喺俾唔知幾條喪屍撲上身嘅同時,我頭上更係有一件又一件喪屍咁撻上嚟……

好快我已經被沒頂,望唔到天,甚至透唔到氣!

《暴走者》!

《原始腦》!

我只能夠本能求存,雙手抓到啲咩都撕爛捏爆,同埋將任何插喺我身上嘅嘢,手指又好,斷肢又好,全部掹走掉開,或者當武器亂揮亂捅!

我嘅《碎骨者》亦已經進入長開狀態!

我甚至冇辦法辨別方向,無論我點衝點殺,頭上依然不斷有喪屍飛撲而來,將我嘅視線完全遮擋。但我亦唔可以停下步伐,因為我對腳一唔郁,就會俾無數屍手抓住,屍牙直咬入肉……

當眼前嘅亂像已經到達飽和嘅地步,我嘅情緒亦已掹緊到極點……





反而感到一股內心嘅平靜。

逼到連喪屍啲頭同腳都無法分辨,亦無空間揀擇,因為一停手就會被逼到窒息,我只能相信《暴走者》同《原始腦》,會喺我亂撕亂殺之間,會吸收到足夠嘅《夜之眼》,令我可以繼續掙扎……

最終,我甚至放鬆哂成個人,唔去諗最後一件事:就係搵方向。

隨河飄流!

呢條屍河嘅大勢,唔會因為跌咗一、兩個人入嚟而改變,大方向一定係朝住屍山嚟流……

即係話,就算我想逆流而上,都冇可能。冇人可以同成千上萬嘅喪屍角力!

我覺醒咗《建設者》。





好似有一招技能係強化膊頭同背脊肌肉嘅,有助於搬嘢啩?我將所有點素擺哂落去升級呢個技能。

我個背脊,任你哋抓,任你哋咬。

將我推去你哋最想去嗰個地方吧!

而當我順住『屍流』,就唔再喺同一個地方氹氹轉,開始朝一個方向快速前進。由於我只專心應付前方嘅喪屍,我發現佢哋好多都反應唔切,都係用背脊向住我嘅……咁我要做嘅嘢就簡單好多:逐隻掹過嚟扭頸食眼!

當然我仲需要不斷甩開河底捉腳同埋從側邊殺過嚟嘅喪屍,但至少……我而家知道自己做緊乜,唔再漫無目的!

嘩啦!

我竟然俾啲喪屍推返出『河面』!

成堆喪屍癡住喺我背後,佢哋顧住係咁咬我抓我,而俾後面更多想要過嚟分一杯羹嘅喪屍,係咁往前推!

而我又發現,只要我不斷收縮伸展已經好似石頭咁硬嘅肩背肌,佢哋係撕唔開我啲肉,亦咬唔到入骨……只要我不斷燒點素嚟抗感染,我就冇真正嘅危險。

名符其實嘅『咬我唔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