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

我只能夠講,呢一吓咁都扔得中,好運到堪稱奇蹟!

咁啱部無人機盤旋到最近我嘅低空位,而喺我舊石屎飛出去嘅過程裏面,部機亦冇任何轉向或變速發生……

因為我只係憑直覺,去估我舊石屎扔到時部機會飛到去邊,如果你要我諗定先扔,我甚至都扔唔出手。

篷一聲!





機身大爆火花,甚至連一邊機翼都翹咗上去!部機即時飛到淆哂一邊,狂噴濃煙……

仲會唔會有第二鏡頭或後備鏡頭?

「Oh……No!」

見施永義抱哂頭,好似死咗老母咁,應該冇啦……信得過Kong U仔嘅常識水平!

咁樣做,佢所謂最精彩嘅終幕,就再冇觀眾!





「我個奇蹟……」

佢仲一直望住部機,好似期望佢仲飛得,「呢個奇蹟係屬於全人類,個個都有份㗎!邊個有資格去搞亂檔?」

「你條浸中仔……人渣嚟,冇人性!」

完全唔明,點解佢會有立場去鬧我係人渣同冇人性……

當佢擰返轉頭,想要指住我繼續鬧時……





佢望向嗰個位置,只係見到條尼泊爾佬,掛屍咗喺條天台邊度……佢個《夜之眼》已經俾我摘咗……

我已經秤住另一條俾我拗斷咗雙臂嘅喪屍,向住施永義旁邊衝緊過嚟!

但係嗰時阿詠已經雙腳離開咗天台,只係靠施永義一手掹住。

「你哋趕唔切啦!」

施永義雙腳一掙,就要滑出天台!

嘶!

個把手俾嘢摵住,滑唔郁!

原來阿詠及時醒咗,佢竟然將自己隻手指,攝入去把手條滑輪坑度!只見阿詠尖叫咗聲,鮮血就叭叭聲咁沿住佢手臂流落嚟。





「你條賤人阻撚住哂!」

施永義正想掹返阿詠隻手指出嚟,但卡得好實,一時間掹唔出。

我已經趕到!

「死開啊!」施永義又將自己掹成彈弓咁,喺一手捉住阿詠之間,另一手向住我哋橫斬過嚟!

做我肉盾條喪屍,成個頭俾佢斬甩,飛射咗出街!

我及時縮得切,佢隻手啱啱喺我頭頂擦過……

施永義咁啱掹返阿詠隻手指出嚟!





個滑輪郁得返!

我掉開個肉盾,魚躍式咁跳出去,伸盡隻手,啱啱捉得住施永義隻腳踭!

施永義同詠詠已經離開條天台邊成米遠,我亦攤盡腰伸咗半個人出去,我都唔知自己可以挨幾耐……

「死開啊仆街!」

施永義一腳一腳咁踩我塊面!

喺挨第一腳時,我知道自己鼻樑已經斷咗,再挨幾腳,我只係見到自己啲血沿住下巴滴落街……

喺我哋身下,就係嗰個涼亭。啲老人家而家全部停低,眼都唔眨咁望住我哋……或者咁講,主要係望住阿詠吧?

佢哋眼中嘅聖母。





而由於有血滴緊落嚟,下面已經有喪屍湧入……當然,佢哋當啲老人家係透明,只係向住天咁張牙舞爪,睇吓我哋幾時跌落嚟。

我只係得返兩隻膝頭哥,勉強摵住條只有三、四吋高嘅石屎邊……

而我亦俾施永義踩到頭暈眼花,我眼皮亦已腫哂,睇嘢只係矇矇一片。

但係我絕對唔放手!

只要佢哋兩個滑咗上屍山,無論我點搏命,都唔會夠時間追上。

施永義見點踩我都唔放手,亦停咗落嚟。

我膝頭哥已經頂唔住,就要成個人跌出街……我諗咁都好,最多一直扯住施永義,三個人一齊滑上屍山!





「你唔使旨意!」

施永義改為兩隻手搭落阿詠膊頭度,「你繼續掹住我,陣間一墬落嚟,詠詠個頭就會俾你Chok甩!到時係你殺咗詠詠!」

「你唔敢攬炒嘅!」我話。

「你大我啊?試吓吖!」

呢個時候,條石屎邊啪一聲爛咗,我膝頭哥即刻食唔住力,個人好快咁滑出去……只剩低兩隻腳尖,去承受拉住兩個人嘅力量!

冇可能頂得住!

就喺呢個時候,我見到阿詠好鎮定咁望住我……笑咗笑。

好似同我講:冇嘢嘅,唔使擔心。

我兩隻腳尖已滑出天台!我成個人感到一陣離心力,就要向下跌……但係我,選擇依然唔放開施永義。

《碎骨者》!

我將佢成隻腳踭捏爆,揸住佢隻腳掌跌落樓!

點都要換你一隻腳!

「你條仆街……哇!」

呢個時候施永義一邊慘叫,而佢同阿詠已經向住屍山滑緊過去。阿詠條頸發出連串咔嘞聲,因為施永義成身重量,仲掛咗喺佢個膊頭度!

斷腳嘅劇痛明顯干擾咗施永義,但佢亦死唔肯放手,勉強向上一攀,先用單手擸住個把手卸力,成個人半條條揈,將跌就跌咁嘅狀態……

而阿詠似乎亦乘機想掙脫施永義,兩人一邊強烈糾纏,就咁滑咗出醫院領空……

噗!

施永義慘叫咗聲!

原來阿詠向住佢子孫根,狠狠一鋤!

喺涼亭頂撻到攤攤腰嘅我,就睇住施永義跌咗落條屍河度,而阿詠……自己一個,快速滑向個屍山。

「阿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