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

嗄!嗄!

我唔係好清楚撻返落山腳之後,發生過咩事……我只係記得,我喺屍山腳下,不斷將啲屍液、屍皮、屍肉披上身,甚至連耳窿鼻窿嘴巴,全部塞實哂。

我閤埋眼。

唔呼吸。





只係憑我雙手雙腳捉得實嘅地方,向上爬。

不斷向上爬!

我右手由一開始就掹住一樣嘢,好似係一條繩索嚟,無形中我就當咗呢條繩索係路引,靠住佢邊掹邊爬咁上山……

爬到一個高度,我終於又感覺返喺醫院屋頂時浸晚風。我突然醒覺,呢一刻所感覺到嘅平靜,唔只係發自內心。

唔知由幾時開始,我已再冇俾喪屍襲擊。





俾我一直踩住上,都冇反應……究竟係我遮蔽氣息得太好,冇喪屍睇得出我係人類定點?

我爬到一個位,甚至屍山嘅斜度都開始平緩。

有啲高處不勝寒。

我抹走臉上嘅屍漿,慢慢睜開眼……

原來已差不多上到山頂。嗰輪黯紅躁鬱嘅血月,就喺我頭上。而喺我視野邊緣嘅高空,仲隱約見到架無人機冒出嘅濃煙……





喺我視野所見,眼前周圍嘅喪屍……

全部停哂,跪咗喺度!

我俾呢個場面震撼到完全呆住……

我望向屍山嘅最高點。

阿詠已經被綁咗喺十字架上!

「阿詠!」

只見阿詠身上幾乎冇新添嘅傷痕,係件衫變得好污糟,條裙跌咗落嚟……見佢大致冇事,我先稍稍放心。

佢本來雙手係被綁住喺個滑輪把手上,而家已被拆咗出嚟,雙臂向橫伸展被綁於十架橫木上,而受咗傷嘅食指,仲喺度流緊血。





只係冇喪屍對呢浸血腥有所反應。

阿詠似乎處於力盡虛脫嘅狀態,眼神呆滯,然而由佢前額為中心,閃出一圈並唔算耀眼嘅柔和白光。

喺全無照明嘅深夜,呢股白光,足以照遍整座屍山,以及好一大段嘅屍河。

被照到白光嘅喪屍,全部跪伏。

《無玷者》Level 5技能:彌撒。唔知點解我腦裏面有呢個技能嘅知識。

「阿詠……」

我向住阿詠走過去……





「咳咳咳……!」

呢個時候,我先見到施永義坐咗喺十字架底下,邊咳住血水,好艱難咁爬起身……

「睇、睇到未啊?我嘅傑作啊……驚世傑作!」

佢挨住喺十字架旁,俯瞰住佢一手整出嚟嘅屍河屍山,滿臉驕傲。

「死浸中仔……」

佢睥住我,「死唔斷氣……」

佢手上,拎住一支粗鐵釘,同埋一個鐵鎚。佢腳邊有個新挖嘅窿,呢兩件嘢應該係佢預先埋落嚟嘅。

就係為咗呢一刻……





「其實你究竟想點?」

我問佢,「你都見到,阿詠所做出嚟嘅嘢,先至係世人最想見到嘅奇蹟!雖然咁講有啲奇怪,但或多或少,佢做到呢個地步,都係俾你逼出嚟嘅!」

「點解你只係諗到要殺死聖母?」

「你唔諗吓,如果你轉為救佢,咁……你咪一樣可以成為造就呢個大奇蹟嘅人?」

施永義呆咗呆。

然後佢哈哈大笑!

「咁你即係話,我係自己搞成壇嘢出嚟,令你哋徹底絕望之際,我再扭一扭橋,又將自己變返做英雄?呢啲叫奇蹟嗎?」





「假設你一刀捅落自己度,再打999報警,咁你算係你自己嘅救命恩人嗎?你到底有冇上過堂㗎?浸中冇《Critical Thinking》上㗎咩?」

「而且你做人可以咁冇骨氣㗎咩?我哋兩個咁多單嘢未計數,喺呢個時候,你求我嚟做你嘅英雄?」

「你喺我眼中已經係地底泥係垃圾,唔好逼我再踩多你兩腳啦!我屌你老母浸中仔……」

我等佢笑完。

「我冇話過要放低對你嘅私仇,」

我答佢,「只係件事冇必要喺度解決!放返阿詠落嚟,一齊落返屍山之後,我發誓我哋兩個只有一個人,可以睇得見聽日嘅日出!」

「就算你喺度殺咗阿詠,殺埋我,你自己都落唔返山,你自己諗清楚!」

施永義一直𠺝𠺝笑緊……

「我點樣落唔返山?」

佢話,「我釘死咗聖母,我就會升做Level 7!你知唔知呢個係咩意思?」

「我將超越生死,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施永義將鐵釘頂住阿詠心口……

「連我都好想知道,詠詠斷咗氣之後,會有咩奇蹟會發生喺我身上啊!」

呢個時候,阿詠已經漸漸清醒。

佢喺度喊。

「Carlos哥哥,」

佢話,「你係由幾時開始,變成一個咁樣嘅人㗎?我一直唔覺得你係咁,喺我眼中,你係一個好叻,同埋好識得照顧人嘅大哥哥!」

「你知唔知道,我係因為你,先至會去做護士!當我知道自己被派嚟聖母,同你做同事時,你知唔知我有幾開心!」

「求吓你話俾我知,而家呢個唔係真正嘅你!」

「你要點樣先變返我識得嗰個施永義啊!」

施永義笑到透唔到氣。

「詠詠啊,你個傻妹。」

佢話,「其實我不嬲都係咁㗎!我講個例子你聽,我咪話當年考A Level嗰陣,同我同場考Mock時攞全港第一嗰個黃仁仔,壓力大得滯喺廁所開窗跳樓嘅?」

「我仲第一時間仆落去幫佢急救,可惜救唔到佢,我情緒失控當日考唔到試,但好好彩考評局俾我酹情補考,咁我先入到Kong U讀醫……」

「聽住啦。」

「我嗰日唔係推撚咗條友落去,兼順手責實佢條氣管,責到佢斷氣,我諗跟住落嚟喺Kong U嗰五年,我都冇咁順利個個學期都考第一!屌佢老母搶撚咗我個全港第一?個Mock有特首簽名獎狀派返㗎!」

「如果唔係知道有呢場屍疫,我原本個人生目標,係要攞大紫荆!所以每一步都對我好重要!我要同特首握手,我要俾佢哋記住施永義呢個名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