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

我簡直聽到呆咗……

唔知點形容施永義呢個人,我聽完第一個反應係想恥笑,但與此同時,更多嘅係一種遙遠感。

條友真係同我完全兩個世界嘅人。

當我仲頂住打機癮而不情不願咁讀書,只求勉強碌得入大學嘅同時,喺同一個城市,有人為咗個Mock攞唔到張獎狀,而推咗個全港第一名落樓……





如果唔係發生咗屍疫呢件更荒謬嘅事,我甚至唔會相信施永義講嘅嘢係真話……

而阿詠亦同時呆住。

「冇可能!」

佢話,「你嗰排明明受精神打擊,匿埋喺屋企成個月……」

「咁啲差佬一日唔Close個Case,我咪一日係咁扮落去!同啲毅進仔鬥磨啫,難得過我A Level磨到八條A出嚟?我點會輸!」





「詠詠啊,」

佢摸住阿詠個頭,「點解喺你眼中,我係一個好契哥?因為你細我幾年,又唔係狀元,又冇揀做醫生,同我一啲競爭關係都冇囉!有你做我最忠實嘅人格證人,有邊個睇得出我真面目?」

「除非好似而家咁,我自爆啦。」

阿詠已經喊到出唔到聲……

「已經絕望咗啦嘛?」





施永義高高舉起鐵鎚,「詠詠,你而家就係報答Carlos哥哥嘅時候啦!」

一聲好大聲嘅咔嚓聲響起!

施永義成身震咗一震!

個鎚仔就停留喺空中,打唔落到支釘上面……就算佢點用力都唔得,最後佢只好死死地氣,擰轉頭望住我。

「輪到我講嘢啦嘛,」

我話,「我唔想知你有幾叻或者幾仆街,亦唔想知你升咗Level 7會變成點……我剩係知道,你條命揸住喺我手上。」

我遞起條『繩』。

就係當我跌咗落山腳之後,執起嚟當引導,掹住佢嚟爬返上山嗰條『繩』……





我一度以為,呢條係施永義斬斷咗嗰條飛索嚟……

原來我掹住嘅,係人類嘅腸道。

施永義呆咗呆,低頭一望,但望唔到自己個前腹有傷口……但係好明顯,佢成個肚凹哂入去,喺前面竟然都可以見到尾龍骨……

佢摸摸後腰,有舊大肉,由佢個破腹傷口度,半凸咗出嚟……

係胃袋。

「我、我成肚腸……俾你抽哂出嚟?」

佢係咁摸塊面,唔怪得自己咁重傷,但竟然冇再大幅流鼻血,只係咳得出少少血水;而且就算開滿技能,亦好難企得返起身。





腹腔壓力盡漏,佢已經完全冇哂核心支撐力!

「你話俾我呢個浸中仔知,」

我話,「升到Level 7之後,可以幫你生返哂啲內臟出嚟嗎?」

我用盡全力一扯!

將佢個胃都扯埋出嚟!

斷哂!

施永義即時撻咗喺地!

瘋狂扯蝦!因為佢條脷都俾我扯到縮咗入喉嚨,佢伸哂成隻手入口,要將條脷掹返出嚟,唔係就會窒息……





可惜條腸已經喺食道個位斷咗,唔係我連佢條脷都掹到喺腰出!

我跑過去,一腳將佢踢落山!

「阿詠!」

只見情緒崩潰中嘅阿詠,前額白光閃爍不定,似乎個《彌撒》技能已開到極限……

我哋腳下嘅屍山屍海,亦漸漸開始躁動返!

我將阿詠由十字架上放返落嚟!

我正想抱起阿詠,然後諗辦法趁早跑落屍山,點解佢突然大嗌一聲『小心!』就將我推開!





施永義竟然已經爬返上嚟!

佢無視身後已俾幾條喪屍咬住,將鐵釘隊住阿詠個額頭,另一手已舉起鐵鎚!

「冇可能喺呢個時候功虧一簣!」

只見佢個肚已經脹返到正常狀態,而且滿面紅光,精瘦嘅肌肉全部繃實賁起,好似進入返巔峰狀態!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Level 7係唔會死嘅!」

俾阿詠推開嘅我,順勢一跌……

然後一腳貼住地橫掃過去!

佢只有一隻腳掌,另一隻早俾我喺醫院上空撕咗落嚟。

我一掃中佢隻重心腳,就大失平衡!個鎚冇打中,條鐵釘離埋手跌埋落山……

施永義重重跌咗喺地!

我撲過去擒住佢!

就喺個十字架嘅背面,喺阿詠背後,我對住佢一拳一拳咁打……唔理佢點掙扎,唔理佢點反擊,全部撥開繼續打……

你想要見到嘅骨氣啊!

我唔理你讀咩U,Level幾,亦唔會多撚餘再說服你,嚟到呢個地步,唔係你死就係我死,冇第三選擇!

由於呢個人條命實在太硬,我一定要確認佢死絕!我必需破開佢個頭……

「俾個浸中仔……Level……7……我個……全港……第一……」

我將佢個《夜之眼》摘咗落嚟。

與此同時,佢最後拍咗我兩吓膊頭,先完全斷氣。

係笑住嘅。

至於呢個笑容係咩意思,我仲未領會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