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一兩天裡,鄭吒開始訓練自己不停使用亡靈聖經,從最開始一使用就暈倒,但是昏迷時間逐漸減少,到他終於能夠稍微控制自己的血族能量時,眾人已經來到了綠洲集市裡,在那裡隨便補給了一下糧食和水源之後,眾人又向著河流下方一個港口行去。

“在那裡乘坐旅行船回到開羅,大約……大約一共要花去兩天時間,之後在開羅乘坐出海的油輪……各位都不要擔心,我就不相信那怪物會飄洋過海來殺我們。”歐康諾哈哈笑著給眾人說道。

這兩天時間裡,歐康諾三人受到的刺激實在太大,亡靈聖經對他們而言不過是本有價值的古文書而已,或許就考古學上來說這本書價值連城,但是他們實在是想不到這本書竟然會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譬如翻出沙漠中恐怖無比的沙塵暴,又或者是製造一片流沙,又或者是急讓某塊地面的植物全部腐爛枯萎,總之,這本亡靈聖經拿在鄭吒手中後,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古代傳說中的巫師或者法師一樣,威力無窮。

伊芙也嘗試著拿起亡靈聖經讀出其中的讀音,但是和鄭吒讀出這些讀音不同,四周並沒有生任何事,那些如同魔法一樣的變化並沒有出現,這個倔強的女人還不服氣,硬是拿著亡靈聖經朗讀了一個多小時,這才不得不承認她自己並沒有成為巫師或者法師的天賦。

鄭吒愣愣的看著手掌中那個如同腐蝕出來的紋路印記,每次他使用亡靈聖經上的咒語時,這個印記就會出冰涼感來降低血族能量輸入亡靈聖經時的灼熱,除此以外它似乎並沒有別用處了,只是彷彿一個胎記一樣出現在了手掌中,看起來倒是顯得異常詭異。



“鄭吒?鄭吒!”

一個聲音將鄭吒從沉思中震醒過來,他這才現張傑,零點等幾人都圍在了他身邊,剛才正是張傑叫醒了他,周圍人都奇怪的看了過來,他連忙咳了一聲道:“抱歉,剛才我走神了,說到那裡了?”

蕭宏律邊**他的頭端,邊淡淡的說道:“……亡靈聖經上的魔法大多屬於沙漠環境類魔法,一般是對付群體普通敵人時非常有效,要在城市中殺幾個人時,這些魔法就沒那麼有效了,而單體魔法我們也試過幾個了,比如怨靈腐蝕,威力確實很大,但是一來消耗血族能量太多,二來要念大約二十多秒的咒語,這段時間裡足夠對方逃跑或者攻擊了,而射程也只能維持在五百米到一千米左右,說實話,如果不能熟練的隨意使用這些魔法,它的威力在遠程上而言實在是不如高斯狙擊步槍許多。”

“所以了,亡靈聖經真正重要的威力反而不是其殺傷力,而是那些輔助魔法,比如其中一個魔法可以召喚亡靈,然後讓人半分鐘內進入隱形狀態,這一個魔法就非常非常有用,又或者是從混合著沙子和骨灰的混合物中,召喚出數個陵墓守衛者,這樣的非團隊戰鬥力極其重要,甚至可能在關鍵時候改變整場戰鬥的結果……”

張恆忽然**話題問道:“骨灰?我們從那裡得到骨灰呢?”



眾人愣了一下,接著他們全部愣愣的看向了劇情女主角伊芙,這個小女人一直都亡靈聖經不怎麼死心,她也一直豎著耳朵在聽他們的對話,雖然眾人是使用中文在對話,但是相對於博學的她而言,中文​​她也照樣熟悉,所以當眾人說到骨灰接著就看向她時,這個小女人頓時臉都被嚇白了,她連忙戒備的說道:“你們,你們想幹什麼?難道你們想要把我變成骨灰?”

旁邊的歐康諾和強納森都是神色微變,鄭吒連忙搖手笑道:“放心吧,我們怎麼可能會那麼做?只是骨灰的話,你們還記得在死者之都時那個美國人說過的話嗎?”

伊芙愣了一下,接著她和身邊二人一起說道:“把木乃伊曬乾之後變成柴火……你是打算把木乃伊變成骨灰吧?”

鄭吒看著三個人同時異口同聲的說話,他心裡覺得好笑,嘴裡連忙說道:“是的是的,伊芙你是在博物館工作吧?從那裡偷一兩具木乃伊應該沒問題的吧?實在不行,代我們向館長買取一兩具木乃伊如何?”

伊芙連忙大聲說道:“怎麼可能?那可是文物啊,你知道那些木乃伊的價值嗎?它們每一具都代表了一個故事,總之……”



強納森這個財迷連忙一把摀住他妹妹的嘴巴,他近乎討好的笑道:“你們打算出多少錢來買木乃伊呢?如果是直接用整塊金磚買的話,我可以負責給你們'借'些木乃伊出來,怎麼樣,我們來商量一下價格吧。”

鄭吒和歐康諾都苦笑著微微搖了搖頭,歐康諾咳了一聲道:“我,咳,我們可以負責給你們弄些木乃伊出來,但是我們也有相應的條件……黃金什麼的就免了,但是你們必須幫我們幹掉那個窮追不似的不死木乃伊,我想擁有了亡靈聖經的你們,想要幹掉那個不死木乃伊也應該不是件難事吧?”

鄭吒認真的說道:“不論你信不信,我們本來就打算幹掉他,但是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比如……要幹掉他就必須要用到復活真經,那本金色的古書……我需要你們幫我們找到那本古書。”

歐康諾看了看伊芙和強納森,這兩個人不停對他使著眼色,當然了,一個是希望他拒絕偷出木乃伊,而另一個則是希望他提出黃金的要求,這個男人頓時苦笑了起來,他騎著駱駝來到了鄭吒身邊,然後伸出手來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要求,我們負責幫你們搞出複活真經,而你們則負責將那個不死木乃伊埋葬! ”

“恩!我們一定做到……如果我們沒死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