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慢慢流逝,眾人終於來到了河流下游港口處,這是一處純商業港口,上上下下的全是商船,偶爾也有旅行船在這裡下人,但是要在這裡登上旅行船卻無疑是件有些困難的事情,當然了,那是相對於普通人而言。

鄭吒的金磚還有兩塊,金粒還有很多,他隨意拋了幾顆金粒就順利讓眾人登上了一艘旅行船,並且還挑了幾間豪華艙讓眾人住了進去,總之一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你錢再多些,讓磨推鬼都行。

順著河流逐漸向上,大約明天黃昏時眾人就將回到開羅,而在那裡,未知的命運和未知的敵人都在那裡等著他們……是生,是死,又或者是拼命的掙扎向希望?

鄭吒拿了瓶龍舌蘭酒躺在甲板上,來到這個神鬼傳奇一的世界里後,他少有像今天晚上這樣空閒平靜的時候,為了預防上一部恐怖片佛經事件的再現,亡靈聖經一直被他貼身收藏,即便是有人要看或者齊騰一為他翻譯文字,這也必須要在他身手能及的位置上,任何人,即便是零點和趙櫻空聯手也絕對無法在近處戰勝他,並且奪走亡靈聖經,這也算是他最大的自信吧。

“在喝酒嗎?”一個男聲從甲板另一端傳了過來,這是張傑的聲音。



鄭吒頭也不回,只是又從納戒裡取了一瓶龍舌蘭酒出來,張傑也不客氣,他自顧自的坐了下來打開了酒瓶,然後往著嘴裡就幾口灌了下去。

“已經……覺得累了嗎?”張傑一口氣喝了一半的龍舌蘭酒,他也順勢躺在了甲板上。

“呃?那麼……恩,是覺得累了。”鄭吒呼出一口氣,他也灌了一大口酒下去,這酒入喉嚨很快就化為了滾燙熱流,燙得整個身體都熱起來。

“是因為隨時會死掉?”張傑沉默片刻後問道。

鄭吒一口氣將手中龍舌蘭酒全部喝光,只見他輕輕一拋將酒瓶拋出了旅行船,然後淡淡的說道:“任何人都是隨時會死掉,實際上在死亡邊緣待久了,除了心裡因為一些羈絆而想要活下去以外,大多數時候對於生死反而看得淡了,比如以前的我就絕對無法想像可以那麼漠視別人的性命,可以輕易間就抹殺掉別人… …真正讓我累的是必須要一邊戰鬥,一邊防備著身邊的伙伴,如果連背後都無法安心交給夥伴,這才是讓我真正累的原因啊。”



“如果說……如果說……”張傑也是一口氣將瓶子裡的酒全部喝光,他接著喃喃的說道:“……兄弟,你不好奇為什麼印洲小隊會強過我們中洲小隊嗎?印洲是'主神'依照古代洲際來分配的名字,大約是現實世界印度與印度海群島,外加死海向印度方向的阿拉伯國家這一帶的統稱,而中洲則是從現實世界中國領地向北延伸出去的土地統稱,無論是土地大小,還是人口多少,能夠進入中洲小隊的人絕對是所有輪迴小隊裡最多的,那麼……為什麼我們中洲小隊卻會弱於印洲小隊呢?你真的不好奇嗎?”

鄭吒又從納戒裡拿了一瓶酒出來,他淡淡的說道:“所以了,我一直在等你的話啊……”

“如果說……給我一些時間吧,如果這一次對陣印洲小隊你能活下來,我一定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然後……不,沒有然後了,想要抽煙嗎?”

張傑斷斷續續的說完這段話,接著從懷裡掏出包香煙,他丟給鄭吒一根後,就自顧自的點燃抽了起來,鄭吒接住這根香煙,他只覺得有些恍惚,彷彿又回到了在生化危機一里時第一次遇到張傑時的情景,那個略顯冰冷的男人,那點燃的香煙……

開羅,眾人在離開之後再次回來,只是每個人心情都變得有些不一樣,既知道了印洲小隊的存在,也知道了他們比自己一方強大,但是自己一方卻要去殺掉對方至少一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亡靈聖經的存在又讓他們看到了希望,總之一句話,心情十分複雜啊。



眾人一下船,歐康諾就對鄭吒說道:“那麼依照我們的約定,我們去取木乃伊……而你們則負責幹掉那個鬼東西,當然了,復活真經會由我們來負責得到……但是這期間你們必須要保護我們的安全,如何?”

鄭吒點頭說道:“好,我們負責保護你們……在遠處保護你們,當你們取出木乃伊後,我們會來聯絡你們,對了,你們最好隨身帶著一隻貓,這樣會避免你們遭受到那木乃伊的攻擊……”

歐康諾三人愣愣的看著鄭吒幾人越去越遠,他連忙大聲說道:“你們去那裡?我們該怎麼聯絡你們?餵……”

“我們自然會來找你們,別離我們太近,會死人的……還有,歐康諾,這段時間以來多謝你們的照顧了,再會。”

此刻在開羅城內某處旅館內,數個人正靜靜的坐在一間大屋中,突然一個閉著眼睛的女孩微微一動,她輕輕說道:“中洲小隊回開羅了,現在位置大概在港口附近。”

這數個人都圍著一個小和尚盤腿坐著,那個小和尚說道:“誰離那裡最近?”

一個皮膚蒼白的高瘦男子,他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儀器看了看,接著說道:“伊瑪尼和穆罕默得約里夫離那裡最近……”

小和尚皺了皺眉道:“伊瑪尼的肌肉爆力太強,容易引起騷亂,穆罕默得約里夫的高科技武器也不適合在城裡交戰……總之讓他們依照慣例去試探一下中洲小隊吧,另外讓阿羅特也盡快趕過去,如果他們兩人受了傷,讓阿羅特保住他們的性命,以他的醫術而言,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就這樣吧,試試中洲小隊的實力,看看他們是獵物,還是能夠和我們平等對話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