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子看著我身旁的古弓,說:“接下來他將怎麼對付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不用自己動手。”

我陷入了一陣沉默。局已經成了,遭遇海難來到這座荒島上的人很多,隻要碰到一個瘋子就足夠我受的了。

李染染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對不起,我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我看了一眼李染染,說:“不關你的事。”

幸子拄著下巴,打量著李染染,說:“陸遠哥哥是一個值得依靠的人,你很幸運。”





我看了一眼幸子,心中無語。當我看向李染染的時候,她的臉頰緋紅,一副嬌艷欲滴的樣子,

我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唾沫,身下無恥的有了反應。林仙兒似乎是意識到我的不對勁,她狠狠的在我的腰間扭了一下,痛感沖擊著神經,讓我瞬間又恢復了冷靜。

我咬牙轉頭看著林仙兒,她如一個小女人一般的瞪著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裡竟然無比舒服。

林仙兒直接把我扯到一邊,自己卻是在李染染的身旁坐下了,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

水豚肉已經被山下君切好,我們分著吃了起來。





李染染一臉幸福的樣子,似乎她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肉了。吃著吃著,她的眼淚不爭氣的又開始落了下來,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傷心的事情。

林仙兒開始安慰她,她朝著身後望去,一臉的擔心。

“你哥哥這麼對你,為什麼你還這麼念著他?”我不解道。

李染染擦了擦眼淚,哽咽道:“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他身邊,我不習慣。”

“我會保護好你,不用擔心。”林仙兒說道。





我微微一愣,看向林仙兒。她一臉的認真,我看著莫名其妙的十分的不舒服。

“你知道,用木頭做的門是什麼門嗎?”林仙兒捋了捋頭發,問道。

李染染看著林仙兒,說:“當然是木門了。”

“那用鐵做的門呢?”林仙兒問。

李染染擦了擦眼淚,嘴角浮現起一絲微笑,說:“肯定是鐵門。”

“通往幸福的門呢?”林仙兒問。

李染染一臉不解的看著林仙兒,她問道:“不知道,是什麼?”

“我們”林仙兒抿嘴笑道。





我在一邊聽著,一塊水豚肉沒有咽好,劇烈的咳嗦起來。

我日!我的小仙女啊!你在乾什麼!

我看向李染染,她臉頰一片緋紅,很是羞澀的低下了頭。我心中幾乎有一億頭草泥馬在奔騰,肯定是蔣丹丹這個混蛋教的,我的小仙女不可能會這套路!

這幾天的好心情瞬間崩的稀碎,我的頭頂上像是飄來一烏雲,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放心。”林仙兒拍了拍李染染的肩膀。

李染染不自覺的便是投入到林仙兒的懷抱之中,她木訥的注視著火堆,若有所思。

幸子看了我一眼,一臉的不解。山下一次郎對於女人之間表現出如此親密的舉動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合適。





就在這個時候,王戈壁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問:“陸先生,您現在有時間嗎?”

我點了點頭,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和您私下裡談一談,關於趙闊海。”王戈壁說。

我站起身來,拍了拍屁股的上的沙土,跟著王戈壁朝著北麵的沙灘走去。

路過趙闊海邊上的時候,被我打傷的董建國並不在那裡,不知道他跑哪裡去了。

大約走到營地看不到的地方,我看到李成敏正蹲在海邊,將自己的胳膊沙灘上,海水一波又一波的湧上來,浸濕了繃帶。

我連忙走上前去,拿起了她的手臂,說:“不要命了嗎,這樣很容易感染!”

李成敏看著我,抿嘴笑了起來,說:“如果就這樣死去,倒也是不錯。”





我回頭看向王戈壁,他已經轉身走了,站在很遠的地方。

“是你找我?”我很是詫異道。

李成敏點了點頭,一臉漠然的望著大海,“我以為這一切隨著那場暴風雨的到來就此結束,可惜命運並不打算放過我們。”

我心中詫異,看著李成敏,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想和你做一場交易。”李成敏看著我,很認真的說道。

“什麼交易?”我問。

李成敏直接環抱住了我的脖子,朝我的嘴唇吻來。





她的嘴唇十分的柔軟,身上的香氣也是鉆入我的鼻孔中,我的心不知道為什麼軟了下來。

我回應著她,將舌頭探入她的口腔之中,她更加貪婪的緊緊抱住我,與我舌吻著,我的身下不自覺的便是硬挺了起來。

我看著她,她閉著眼,皺著眉頭,心事重重。

雖然她吻得十分的賣力,但是她卻是在想別的事情,一滴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下來。

我停止了親吻,她睜開眼睛看著我,說:“我給你我的身體,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我問道。

李成敏低垂著眼眸,說:“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我看了一眼她手臂上的傷,問:“到底是誰傷了你?”

李成敏似乎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又是朝我吻來,我拒絕了她。

“怎麼,難道你對我的身體不感興趣嗎?”李成敏問。

說實話,李成敏的身體猶如一條水蛇,如果和她做愛肯定有一種別樣的享受,任何男人都不會拒絕這種享受。

可是我現在關心的不是這些,她的表情告訴我事情不簡單,我不該和她做交易!

“不,你對任何男人都有著一種誘惑力。”我說,“想必不會有人會拒絕你。”

李成敏放開了我,她看著我,說:“你跟趙闊海不一樣,我寧願和你做!”

“如果我拒絕你,你會去找趙闊海嗎?”我問。

李成敏看著我,伸手解開了自己上衣的釦子,白嫩細致的麵板一點點展露在我眼前。

她將衣服都是脫下,身上隻剩下黑色的蕾絲文胸和內褲。

我看呆了,她的麵板白嫩細致,身體沒有一絲一毫的贅肉,纖細的小腰,渾圓飽滿的乳房,極具視覺沖擊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