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離後至需要妳
 
回家打給正在士多開工的阿心稟報,她聽到我找到暑期工,非常雀躍:「啊?有工開咪好囉,唔使成日遊手好閒,幾錢一個鐘話?等我計吓先~嘩,連埋夜晚泳會嗰份,一個月有成7500蚊喎,你唔好讀書喇,快啲出嚟做嘢算啦。」管家妹已經立即幫我計身家了。
 
那時候一般的出入口公司文員都是8K左右,日資百貨sales底薪約6K,所以以暑期工的兼職,不用天天上班(欵…習泳班+晚上泳會,變相其實都要日日開工的,不過就一早一夜梅花間竹),又每天只工作幾小時,換算月薪的比例來說是非常不錯了(Lulu屋企附近沙田中心,一個400尺單位,當時市價約90萬,我儲兩年錢就夠畀首期喇)。
 
「但要返工就無得去街囉…」我始終放不下之前盤算已久的「高級廢青」鴻圖大計。
 
「唓,我都要看舖啦,邊有咁多街去吖,你自己出街又亂使錢,有工返就最好嘞。呀,阿爸佢哋定咗7月17出發去旅行,我哋去英國三個星期順便探米伯。」管家妹繼續打擊我的大計。
 


「吓,三個星期?米…伯?」我語氣中不期然帶著一點失落。
 
「米伯咪米叔阿爸囉,佢移咗民喺英國住,今次米叔會同我哋一齊返去探佢,我哋都會住佢屋企。咪扭計啦,三個星期啫,我都要陪吓屋企人嘛。」她總是知道我心中所想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