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我叫阿ming。

我想同你分享呢段屬於我既經歷,不過如果你係比我浮誇既標題引左入黎,想黎我點樣FF,點樣打家劫舍,點樣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我要同你講聲sorry,我滿足唔到你,我唔會做呢d野。

不過你有興趣了解下我既,請慢慢睇落去。

我係一個大型連鎖賣衫鋪入面既一個普通既sales仔。

響做sales仔前我都只係一個普通既學生,考左個普通既中學會考,考出一個滿江紅。返學校拎cert番屋企果陣,個書包袋住張cert就好似袋住幾把AK-47咁,如果比差佬搜身搜到,會唔會告我藏械?



由於屋企老豆老母做盤生意仔,生活衣食無憂,屋企並唔等我錢洗,我就搵左一份唔洗學歷既工:某連鎖平民價位服裝店sales仔一名,一做,就做到而家。

而呢份工大大話話都做左三年,好難話我對份工仲有熱誠,但係出於我覺得收得人錢,做野點都唔可以太差,基本既serv客唔少得:歡迎光臨,隨便睇慢慢簡。

之不過個客都覺得摷亂你d衫係佢既義務。

即係好似一條女比人摷咁,我明白你有摷既需要,我唔會怪你唔會話你錯,但係我相信如果你比人摷,你都會有feel啦?

等個客摷完衫行開,自然係上前執好客人留下既殘骸。



放工。如常落巴士站等車。有謂好景不常,落到車站見到無人排緊隊,即係點?即係唔等番三五七個字都唔洗旨意有車。

我有一個小習慣。我既右手總係會不期然啪下手指。「啪!」

奇事就響呢一刻發生:周圍所有事物,包括準備飛站既85b,行緊埋黎排隊既靚女,對面街個識郁既沙爹王招牌,統統定格。

我定一定,左望望右望望...咩事?

響我仲未清楚咩事既時侯,周圍回復正常。



「整蠱節目?」我諗緊下一秒會唔會有電視台節目既人,拎支mic出黎話係街頭節目,然後問我感想。

不過係乜都無發生,而番我屋企架車到左,我將頭先既事拋諸腦後走上巴士。

巴士上面通常我會睇書或者聽歌消磨呢段30分鐘左右既車程,不過今日我只係純粹望出窗外面,睇住每日如是既走馬燈風景。

當然,我右手下意識又撻起手指。

「噠。」

突然成架巴士停低左...應該話定格比較貼切,正常巴士急煞會有作用力推你個人向前,但係呢一刻我覺得好似全世界禁左個pause制,望緊窗外風景既我覺得有d唔妥。

出於一個正常人既反應,我企起身望下後面。響後面我睇唔到任何原因可以解釋定格既現象。

只不過當我仲望緊後面既時侯,架車突然向前郁,我成個人仆左落後面個位度,好...撚...痛。條頸un親。



好死唔死,我仆落去個位隔離有人,而且係個女既。

「哈哈...哈哈...sorry,個人重心失衡,唔好意思。」 我好老尷咁笑。

「....你有無整親,洗唔洗幫手?」 佢個身有少少縮起,應該係比我嚇親。

「無事無事,嚇親你唔好意思。」我準備企番起身,想坐番去前面個位。

「點解前一秒你仲坐響個位度,下一秒已經仆緊落黎既?」

「係囉,真係好奇怪。」個小姐似乎有野想問,我坐番低表示可以傾兩句。

個姐姐仔五官端正,戴住頂普通既cap帽,化左少少淡妝,驟眼睇落去都算係個美人。



出於職業習慣,我好自然咁觀察人地衣著光唔光鮮,黎調整我應唔應該sale個客,應該用幾多力度sale個客,我好自然咁望到佢件有少許低胸既短袖tee裡面,隱約可以見到坐b望c既溝,係好自然望到,成件事都好自然姐,right?

佢側邊擺左個好大既長型黑袋,大脾有一部相機。雖然我對相機唔多熟,不過平時行街乜野鋪頭都會兜個圈望兩望,賣相機既鋪頭都唔例外。佢大脾上面部相機既型號我雖然嗡唔出,不過肯定係五千蚊以上既貴野。

「疑你做攝影架?」 隨口嗡同客人吹水係我既謀生技能之一。

「係呀,影下東影下西咁。」 我見到呢位小姐兩邊膊頭垂低,應該放鬆左,可以傾多兩句。

「咁你觀察能力咪好犀利?」

「哈哈...」佢垂頭笑左笑。

「都唔算好犀利,不過我見到你頭先由坐低突然就變左企響身,然後仲仆落黎添。」

「架巴士...定格呀麻,咁奇怪我企響身睇下發生咩事。」呢一刻我仲未發現d不尋常既地方。



「定格?」佢側頭望住我,「咩野定格?」

「頭先架巴士行行下定格唔郁喎!你感覺唔到?」

個姐姐仔用將信將疑既眼神打量我,「無。」

「.....」我對眼碌到大一大,心諗:唔係掛?咁邪?

「會唔會係你睇漏眼咋?」

「我諗就唔會喇。」

好猛,我背脊寒左寒。



「好啦,下次有機會再傾,我要落車喇。」佢放好部相機入個黑袋度,然後響個袋度拎左張卡片出黎。

「呢張係我卡片,有機會再見。」見到佢作勢要起身,於是我都起身,比個姐姐仔方便d拎佢個大黑袋出黎。

「bye。」個姐姐仔響我側邊擦過,離開,落車。

個站係『摩士公園泳池』,我響窗口見到個姐姐仔背個黑色長袋行遠。

我拎起張卡片望一望,寫住『攝影師-林清圓 Connie Lam』。再放左張卡片入銀包。

「幾靚女喎又。」然而呢個念頭,響走馬燈風景又開始轉動時順便轉走左。

而張卡片就咁比我質入銀包之後一直未郁過,再拎番出黎睇已經係一個月後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