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惡者在哪兒呢?」

「你還是警察嗎?」

「這似乎很棘手。」

在彌敦道的沙展和幫辦還在爭論不休。

「你們是垃圾嗎?」



「節哀順慄。」幫辦壓碎黑冰8克,把煙支丟進煙槽。

我替他們擔心,畢竟這一陣子逝去了多少警員。

我穿上Gucci白色西裝,戴上醫學手套,戴上超名貴的太陽眼鏡。

改為乘坐Taxi到達。

「想去哪兒?這位乘客。」



「彌…敦道。」我接著嚷道。

「給你三千元,趕快到達。」

「乘客…你有點面善。」

我開啟連接著警察專用的對講機,假裝沙展聲音。

「屠惡者即將到達,看見了嗎?」



我用S&W M100配槍抵著鄭司機頭部。

「你…是?」他戰戰兢兢。

「不想死就別開的士頻道。」我預測了他的動作。

「就在前面街口放低我。」

彈夾是空的。

根據心理學,較長的槍管較會令人震懾。

的士停下了,突然我被十多個沙展團團圍住!

這是一個圈套!糟糕!我被警隊內的麻醉科醫生刺下針藥,我一頭栽在地上。






我的閃電疤痕消退了嗎?演變成一個可靠的大男人。

有公司的夥伴,有朋友、女朋友。

街上的犯罪率減少了麼?

孤獨感揮之不去的,是否要鄙視上帝賜我殺意。

動物型麻醉針效漸漸消散。

我被警員給綁架了。



「可不可以說聲你們帶我來這了無人煙的地方做什麼呢?」我在茅屋大喊。

我裝著鬆開手扣,不時看一下人們。

發現我被綁在椅子上。

沙展A及B分別拿著一部電擊槍,觸及我右腳。

「啊…啊…」

我咬牙切齒,敝忍著痛。

「給我老實點!」其中的一位破口大罵。



「知不知道我的綽號是天殘腳呢?」朱Madam說道。

「放不放他走比較好呢?看他也是貧民區的一份子。」幫辦C說。

「屠惡者啊屠惡者,你當自己是救世主嗎?」

我嘗試遊說他們。

「你們沒必要這樣做的,這位應該是幫辦吧。我身家有萬億,夠你用一輩子…」

「拍!」我被警員用警棍一下子打在臉上。

「咳咳…」這種程度的痛苦我還撐得住。

「知不知道你有多麻煩!貧民區不需要有另一種英雄在社會遊街示眾!」



其實我深知他們不會輕易放過我。

我留了一手,Gucci手錶改造了。

我嘗試努力按下手錶的某個按鈕,小心免刺到脈搏,用中指按了按鐳射系統,成功切斷了手扣!

我雙手擺前,區區一副手扣如何能鎖住我!

麻醉藥未完全消退,我頓時感到四肢乏力。

我嘗試用雙手猛登身後,腿上被電擊槍電擊過。

我立正擺椿,沙展們應該不敢開槍,怕被法庭賦予殺人罪名。

綁架我的只有數名警員,我無力感。

警棍從右面襲來,我轉腰馬合一,躲過了,不使用指,我橫肘批他的頸部。

他頓然暈倒,一時心肌梗塞。

這時記起褲袋有一隻鋼筆,不用了!

用攤手線開該名沙展的警棍,斬頸他竟避開了!

我用腳踢的起勢,橫掃他的褲襠,他立即一頭敗北在地上。

我早前在酒店私人影院看過舞台劇,使出一式「野馬分送」,直接拉開兩邊人馬。

我拔腿就跑,他們追不了的。

幫辦C對著鏡子說:「我是一名臥底,來自S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