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自我介紹的環節完畢。是時後把時間線回到現在,正式開始故事了。
 
今日是開學日,是一個學年的新開始,也是我這三個月來最緊張不自在的一天。

不同的同學 在這一天會訂立很多目標,包括能夠出Pool,爆 GPA,而我目標很簡單,就是做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有這緊張心情的是因為這是我失憶依賴第一次在沒有李倫的陪伴下與別人交際。在之前,每次出外,李倫也會伴在我身邊教我正確交流方式。但如今我要自己一個面對眾人。我深怕自己說了或做了一些奇怪的事,被當成怪人。那麼之後我的大學人生就玩完了。

「你可唔可以以同我去大學?我驚我一陣唔識行。」
 


「大佬,你幾大呀?二十歲人仲要人地陪返學?要唔要喂埋你吃飯呀?」李倫那傢伙說。
 
「大哥,你都知道我失憶咗嘛,我點知點行呀?」我抱怨著。
 
其實李倫之前也好幾次帶我去過大學。如無意外,我應該自己能順利去到大學,只是沒有李倫在旁,我真的很不放行,大概這就是依賴吧。
 
「上星期我咪帶你行咗幾次囉。咁快就唔記得?就是因為失咗憶先要學點樣照顧自己,自己解決問題。唔好成日依賴人地,咁先可以慢慢搵返記憶,過回正常嘅生活。」
 
「但係我一陣蕩失路點算呀?」



「依個世界有Google map架嘛,之前我咪教咗你點用囉。你跟住個導航,行到火車站,之後搭到大學站就得啦。之後迷路咪是旦搵個人問路囉。我就唔信你自己一個去唔到。」
 
 「求下你啦,一次咁多啦」我抓住他的手說到。
 
「唔使求啦,我係唔會陪你,我自己都要返學,你自己搞點自己啦。」李倫甩開我的手說道。
 
接著李倫便像是一支箭衝了出門口,留下我一個人在家中。

該死的李倫,還說自己是我的最好得朋友,在我苦苦哀求下仍不願意陪一陪我。看來我真的要靠自己了。



儘管記得路是怎樣走,但始終對自己不是太有信心。為了確定自己走對路,我找了幾個人問路和反覆調查手機地圖。最後終於成功到達課室,不過還是遲到了十分鐘。我衝進課室,只見那些同學已經組成「小圈子」坐在一起了。我只好找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單獨的坐了下來。

「之後來我要公布專題研習嘅分組名單。」站在台上的教授說道。

「吓······」台下似乎對沒有自由分組的安排有點不滿,不過這對我來收挺好的,至少我不用為找組員的事感到擔憂,而且我覺得要自己去問別人的組有沒有缺人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我看到自己的名字和幾個不認識名字拼一起,我左顧右盼,希望找到我的組員。只見有數個同學盯著我看,面上露著不善良的微笑,似是嘲笑著我。這使我非常不舒服,總感覺他們會加害於我。我只好望著教授,以避開他們的視線。

突然,一個男生向我走來,拍了拍我的脖子。我身體不自覺退後了幾步。

「你就係傳說中嘅趙子恆嗎?我叫楊得志,是你的組員 。」那男生說道。

眼前叫楊得志的男生大約高我半個頭,有著一個圓臉,感覺他是一個圓滑和善的人。

「我係,但點解係『傳說中』呢?」我問到。



「唔通你唔知自己在護士系入面出晒名咩?女裝大佬。」

女裝這件事果然是真的,而這件事也不是什麼秘密,而是「眾所周知」,想必剛才那些同學笑的就是這件事了。啊··········為何可以有這樣羞恥的事情的呢?

「哈哈········原來係講依件事啊,依啲喜好我早就冇玩嚕。現在想起來也覺得不好意思呢。」

「過咗一個暑假就唔再玩女裝?仲記得上年班友仔因為覺得你kam而蛤你,你仲堅持你女裝喔。人真係奇怪,一直堅持嘅嘢話變就變。如果真係咁,咁就太可惜啦,之前明明女裝得咁好看。」

「嘻嘻·········多謝讚賞。」

被霸凌?為啥沒聽李倫說過呢?不過算了,只要之後不做這些傻事,這些事情也不會再次發生在我身上。

「差啲唔記得添,今日中午得唔得閒呀?如果OK嘅話,今天我地不如同班組員一起吃啦,順便傾一下project嘅大綱。」



在飯堂裡,我和那些對我的組員一起吃飯。但比起討論習作,他們更熱衷討論我。

「喂!趙子恆,你之前在IG post 貼嗰啲女裝相,真心超似女人囉,如果唔同人同人講你係男仔,啲人一定覺得你係一個靚女呢。」一個女生說道。

「唔要再俾我睇趙子恆嘅相啦,再咁搞法我真係要有性衝動啦。」另一個男生笑道。

「好啦好啦,可唔可以唔好再笑我啦,我已經冇再女裝啦。」尷尬的場面真讓我想找個洞鑽進去。

「你們就放過佢啦,人家都冇再玩,你們就唔好再講人地啲黑歷史啦。係呢,你們有冇聽講過姚加奈的嗰單野?」楊得志說道

果然還是楊得志厲害,及時轉換話題。

「有啊有啊,真唔知點解成績咁好都要退學?」女生說道。

「香港島大學又少咗個女神嚕~」男的嘆息到。



「姚加奈?邊個嚟架?」我問道。

「趙子恆,你到底係咪係度讀書架?連姚加奈都唔識?」楊得志皺著眉頭不滿地說。

大哥!我是失憶的,如何知道學校裡有什麼名人啊?

「Sorry囉,我又唔係社交人士,無乜留意學校嘅是非,所以唔知道佢係邊個。」我尷尬的笑道。

「姚加奈係我地大學公認嘅女神啊,係醫科生。無論成績,個樣同運動,只要佢認第二,就冇人咁認第一。如果我有佢一半資質,一早就溝死仔啦。」那女的說道。

「咁佢一定有好多人追啦。」我說。

「咁就梗啦,不過凡係有人向她表白,佢都會婉拒囉,話咩係大學期間唔想拍拖,想專心拍拖當然傻仔都知係藉口啦。所以話依個世界有啲女仔就係可遇不可求。」楊得志說。



「原來係咁,咁佢最近咩事呀?」我問道。

「我都係聽人講渣,傳聞佢冇交到今個學期嘅學費,啫係話佢已經退咗學,聽聞係去咗外國讀書。」男的說道。

「唉,都唔明白啲學霸唸啲咩架,明明香港島大學都算一流嘅大學呀,點解仲要去外國讀呢?」女的說。

「就係因為佢是學霸,我們先唔會知道佢唸咩囉,話唔定定佢想係外國發展呢。唉,真係可惜,一個靚女就咁冇咗,可能因為佢走咗,我地香港島大學女仔嘅平均顏值又低咗幾個level。」男的說道。

「有冇咁誇張呀?有冇相?借嚟睇吓呀。」我說道。

楊得志拿出手機,並點開了一張照片給我看。

「依個咪係姚加奈囉,之前係大學裏撞到佢,所以偷影咗一張。」|

看著那張照片,我的眼睛不自覺的瞪大起來,不得不說,這女真的美得很誇張。
相中這個女生,單以一個「美」字形容實在對不起她了,我覺得應該用「仙女下凡」才叫合適。她身高一米七,擁有女孩們渴望的完美身材。眼睛水汪汪的,面上完美的輪廓彷彿不是生出來,而是被人畫出來的。儘管她沒有化妝,但她素顏也比那些花了一小時化妝的女生來的更漂亮。相片中的她,沒有任何表情,沒有任何特別的姿勢,但已經教人感到如痴如醉。看到她的樣子,你會不自覺有戀愛的感覺。到底她前世做了什麼好事,上帝才會給予這麼完美的外貌呢?

「點呀?是咪戀愛啦?」楊得志笑道。

「嗯,佢的確好靚。」

「就算佢冇退學,你都唔好要覺得自己有機會。佢對嗰啲法律系和醫科生都冇興趣,更加唔會對你依個護理系嘅女裝大佬有興趣。」那女的笑道。

「趙子恆,其實你女裝之後,話唔定個樣可以同姚加奈鬥一鬥喔。」

「哈哈哈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