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大概身體覺得累了,我衣服也沒換便躺了在沙發上,而李倫則在一旁看電視。
 
「第一天上學點呀?」李倫咬了一口薯片說道。
 
「好差囉。」我閉上眼睛,準備休養。
 
「點解呀?」
 
「原來我女裝依事係學校原來唔係咩秘密,全世界都知道我玩過女裝,搞到今日被同學笑了。」
 


「哈哈····原來係咁渣,仲以為咩事添。其實被人笑扮對女人對你嚟講都唔係咩新鮮事呀。你知唔知係你失憶之前,你日日都被人笑變態,但每日都堅持女裝,仲話咩自己嘅夢想係唔可以被他人動搖。」
 
「啊···········到底我以前唸啲咩架?我真係想殺死自己。」我大喊。
 
「我鬼知你在唸啲咩,當年你仲將一半嘅人工用嚟買女仔衫。唔係點解客廳嘅衣櫃會有咁多衫呀。」
            
「我發誓我以後打死都唔會再做埋啲咁嘅嘢。係呢,以前我是咪因爲女裝所以被人bully呀?」
 
 「係,的確有依件事。」
            


「咁點解你為之前唔同我講,咁之後蛤我嘅人之後點呀?」
 
「我唔同你講係因為我唔想你係開學前就留下陰影,搞到唔敢凡學。之後好似有人幫你出頭向學校告發佢地。之後佢地接受咗紀錄處分。」
 
「我覺得你應該早啲話話比我聽囉,咁我有心理準備會好啲呀嘛。係呢咁出頭人到底係邊個?」
 
「係嘅係嘅,我之後有咩事都同你講好冇。」李倫敷衍地說道。「我都唔清楚出頭人係邊個,不過你唔好理啦,以前嘅野就唔好總之就唔好再提。你唔再做埋啲奇奇怪怪嘅嘢就自然唔會搞你。」

「我當然死都唔會再做依啲野。啊,係呢,我以前有冇同你講過學校有一個女仔叫姚加奈。」
 


「唔知呢?」李倫奸笑道。
 
  他說不知道還好,他這樣說一定暗示我和姚加奈有過什麼過節。估計失憶前的我大概有暗戀過她,甚至有追求過她。
 
「你唔好賣關子好冇?你一定知道啲野。講啦,之前的我係咪有追過佢?」
 
「趙子恆,你唔好咁心急好冇?有些野自己體會咪仲好。話唔定之後你會撞到佢呢?」
 
「吓?你講啲咩呀?人地已經飛咗去外國。仲點會撞到佢呀?」我不解地問道。
 
「吓?你聽邊個講佢去咗外國呀?」李倫笑著反問道。
 
「啲·····啲同學話俾我知囉。點啫?你不如直接啲同我講好過啦。」我不滿地說道。
 
「我所以咪話啲謠言就係由你依啲愚者傳開囉。人地講你就信,完全冇求證過。我唔玩你啦,我同你講,你同嗰個叫姚加奈嘅女係識嘅。仲要係幾熟嗰隻。」


 
「真架?咁我同佢係咩關係,會唔會係男女朋友呀?」一知道原來自己失憶前和絕世大美女是認識的,內心不禁興奮起來。
 
「你都傻嘅,如果人地會揀你依個女裝大佬做男朋友,依個世界仲有天理架咩?你發少啲夢好過啦,至於你地嘅關係呢~依啲野就咁講就唔好玩嘅,不如你搵到佢問吓佢咪知道囉。」
 
「搵佢,我點樣搵佢呀。」我完全摸不著頭腦。
 
「我唔知呀,話唔定佢住係你隔離呢?你唔走出去屋門前睇吓?話唔定佢住係我地隔離呢」李倫笑道。
 
在外面?姚加奈在外面?那個傳說中的女神是我鄰居?想到這裡我的內心突然興奮到一片空白。
 
「多謝你呀,果然你先係我好兄弟。」我上前抱了抱李倫以表示感激,轉身走去廚房旁的垃圾桶說道「我依家出去掉一掉啲垃圾。」
 
「睇吓你自己,一講到女孩子就起晒勁咁,估唔到你同失憶前嘅你都係一樣。一樣咁鹹濕。」



我拿著兩袋垃圾送到後樓梯的垃圾桶,期間腳步故意放慢了兩。我期望如李倫所説,發現到什麼有關姚加奈的東西,最好當然是見到姚。加奈然而儘管我左顧右盼,單位外的走廊依舊和平時一樣,空無一人。
 
正所謂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的理智開始清醒起來。對了,如果姚加奈正的住在我隔離的話,我為何在這三個月裡完全見不到她的身影。是否因為這三個月來我只專注讀書,沒有留意到自己的鄰居是什麼人。或者是,根本姚加奈根本就不在這裡,只是李倫在玩弄我。
            
也是呢,到底我在期待什麼呢?一個大名鼎鼎的大學女神那會和我這個女裝怪人有關係呢。就算有,這也僅止於我暗戀她的關係。再者,人人都說她移民了,為何我卻要相信李倫單方面的話,以為她真的在我屋外面呢?其實姚加奈著在這裡的機率大概比中六合彩頭獎更低。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我想多了。剛才只是我精蟲上身,過度興奮。才會被李倫玩弄。姚加奈不會出現在這些地方,更不會跟我有任何關係。我還是踏踏實實做回一個正常人,找回一個正常的女朋友就好了。
 
正當我返回自己的單位,打算向李倫抱怨。一個熟識又陌生的身影卻站在了我的面前。
 
那人和我一樣,也是去扔垃圾,那人穿著睡衣,踢著「人字拖」,頭髮也完全沒有打理過。不過著好不重要,因為那傢伙一看就是美人,完全不用其他裝扮來襯托。
 
那人不是別人,而是傳說中的姚加奈。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原來這的沒有去外國,而她真的還在香港,而且還得我身邊


 
很多的問號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有很多關於姚加奈的事情,我想高清楚。
 
「趙子恆,你呆係到做咩呀?」面前的女生說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