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可惡……」

湖月等人正一一擊敗著,這如此大批的敵人

隨處都有慘叫聲,每個人都快速的斬殺

「喔…不錯喔…這麼快就少了四分之一的人,看來我也差不多該上了」

紀島觀察了一下,便也準備加入戰場



這時依亞卻突然現身,出現在眾人面前

「嗨,我是來找樂子的,你們還好嗎?」

「喲!依亞,幸虧妳趕到了,靜庭人呢?」

「小孩子不該待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所幸你讓她來找我,我讓她休息去了」

「謝謝妳…依亞,幫了個大忙」



原來是靜庭找依亞來的,對話的同時

大家也是繼續努力的迎敵

「有意思…竟然連無限之刃都來了」

「姊…妳覺得打的贏嗎?如果是現在的話還……」

「你在說什麼……?」紀島突然打斷日鶴的話



「…………」日鶴選擇保持沈默,他知道他再說下去會有危險

-

「今日起,妳就是我們神風家的三代,好好表現吧」

神風家的第三代接班人,就是紀島

年紀輕輕的她,一直以來都是跟隨於父親的腳步

每天都是過著殺戮的生活

此刻的她,還並未滿足,渴望著更多的戰鬥

如今成為了家中的第三代的接班人



繼承了家業,那顆嗜血的心,才正開始蠢蠢欲動

「殺戮的感覺才是活著的真正意義」

但時間慢慢的過去,敵人一個比一個還要弱

紀島成為了當時最強的人,慢慢失去了興致

「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幾天後的晚上,一個刺客偷襲了她

那是一個可以讓紀島陷入苦戰的對手



戰鬥的過程中,紀島受到了重傷

頭部因受到強烈的撞擊而導致意識模糊

腹部也被捅了一刀,正流著大量的鮮血

但最終紀島還是成功擊敗了對手

「沒錯…就是這個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說完便拿起武器一直往屍體上刺

鮮血濺的到處都是……

-



「……怎麼這時候突然回想起這噁心的回憶」

雖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紀島仍然無法忘記那天晚上

那痛快的感覺,一股從未有過的爽感

完全無法停下來,甚至失去控制

一時意思回來,發覺自己似乎變成另一個人

「真的是很煩……」

殺戮的慾望總是在蠢蠢欲動



甚至連自己都無法控制,隨著時間也習慣了

就像吸毒的人一樣,時常殺人能得到強烈的快感

但不殺人就會感受到痛苦,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作

「該出場,準備結束這場戰鬥了」

紀島瞪著眼前的所有人,內心已經做好準備了

隨即舉起自己的劍,瞬間出現在湖月等人的背後

「湖月小心!你的後……」

零的話還沒說完,湖月身後的紀島就砍了下去

隨即出現撕裂聲以及湖月的慘叫

紀島的劍卡在湖月的左肩,鮮血不斷流出

將劍不停向下施力,並拉扯著湖月的左手

下一秒,湖月的左手就被硬深深的扯了下來

因為拉扯而斷的不齊的左手,可以看見慘陋在外的白骨

湖月因為失血過多,導致意識漸漸模糊

一瞬間,好像時間靜止了的感覺

眾人的耳朵只聽見一聲又一聲的撞擊聲

那是零和靜庭被紀島攻擊後甩到地面的聲音

而紀島跟禰隱似乎是在說什麼的樣子

然後湖月就失去了意識

-

「我說妳阿…怎麼還活著阿?」

「……」禰隱沈默不語,眼神還非常專注

「不說是嗎?還是妳想要再次被我砍到渾身是傷阿?」

「妳……有……種……」

「什麼阿?講話那麼小聲」紀島似乎快被激怒了

但說完話的同時,禰隱已經突然在紀島的面前,並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一股壓迫感瞬間強壓在紀島的身上

身體自然產生反應,往後退了好幾步

「呵…呵呵……」紀島低著頭冷笑了好幾秒

身體還不斷冒出冷汗,甚至顫抖著

「不是殺人,就是被殺…我怎麼現在才想起來呢?」

在說完話的同時,紀島已經出現在禰隱的背後

而禰隱則是不為所動,靜靜的待在原地

紀島的劍就這樣砍了下去,但禰隱卻化成了霧,消失在眼前

緊接著出現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動作真是粗魯呢」

「是阿,難道不能優雅點嗎?」

霧散開後,一男一女站在紀島面前

紀島的表情從笑慢慢轉為恐懼

「你…你們怎麼在這!?」




後記:
兩人究竟是誰呢?
下章即將揭曉
雖然我更新很慢就是了
已有 0 人追稿